第一百三十三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1/2)

加入书签

  一阵笑声传出,可是瞥见怜衣和默颜心都是没有笑,而且是黑脸看着自己,夏荣琪一阵尴尬,摸了摸鼻子,这才有些没底气的开口道:“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就当没看见我。”

  怜衣白了他一眼,转头说道:“我们本来就没看见你。”复是继续对默颜心说话,连插嘴的机会都不给我夏荣琪留,夏荣琪无奈,也是只能默默呆在一旁生闷气,一脸的郁闷无处抒发。

  默颜心看着这两人逗趣,也是无奈,就着手中信纸,开口说道:“看她们这个计划,是想让夏荣霄一起包抄我们的,依着这两百多万的兵马,若真是被她们实现了,我们可还有些难以对付呢!”

  怜衣也是微微一笑道:“确实如此,只是,她们已经是一步错,步步错,现在,该到我们收网的时候了。”

  看着怜衣面上的笑容,默颜心亦是一抹浅笑流出,开口问道:“王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环顾四周,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微微一笑,展颜道:“既然她们选择三日后动手,那我,就选择在两日后动手,怎么样,人手能够安排好吗?”

  默颜心点头答道:“有着寰统领的帮忙,两日时间完全足够,至多一日半的时间,就能够完全准备好,尚且还能剩下半日。”

  “好,那就这么定了,我们不适合去找寰闵,你去通知一下寰闵,两日后的行动,记住,告诉他,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抬首见到帐篷中就只有加上自己的三人,自己和默颜心都不适合在此时出现在寰闵那里,所以只有换装过后的夏荣琪,才是最适合的人选,只是,某人似乎并不习惯被怜衣用如此安排的口气说话,一时间有些发愣,被怜衣盯了半晌,这才确定怜衣是在和自己说话,随即是一脸无奈的点头出去了。

  默颜心有些轻笑,开口道:“圣上似乎并不习惯王用如此语气和他说话,颇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怜衣眉眼轻沉,低声言道:“我是为了保护他,现在的他,不是大夏皇朝的王,只是我的近身侍卫,若是在人前,我与他太过亲密,会遭人非议,到时候,我怕我会身不由己,现在的我,或许爱情已经不是全部了。”

  “王,你变了,以前的你,不会对你和圣上的爱情产生怀疑的。”默颜心有些愣愣的,她之前以为怜衣是在和夏荣琪开玩笑,可是现在看来,似乎里面另有隐情。

  “变了吗?”喃喃一句话,从怜衣口中浅出,眸中多了些不确定的味道,忽然,她的脸上多了一抹轻笑,口中声音缓缓传出:“或许吧,在琪爷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其实想了很多,我已经明白我的责任,我的使命,可是我却突然发现,我的世界,已经不是全都被爱情占据,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太多,太多……”

  “所以,你是要放弃了吗?”默颜心眸中闪过一丝痛意,是为夏荣琪而心痛,怜衣的变化,让她始料未及,当初这对海誓山盟的爱人,现在为何会出现裂痕,默颜心觉得难以置信,而且,此时的夏荣琪,似乎还被蒙在鼓里,并不自知,并不知道,他在怜衣心中的位置,已经开始逐渐偏移。

  怜衣看着默颜心的神色,只是淡然摇头,轻声开口道:“我怎么会放弃,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我怎么能够放弃呢?”听着怜衣的话,默颜心疑惑了,此时,她并不是作为属下和自己的王对话,而是作为一个当初和怜衣共患难的朋友,知己,来说的。

  “那你,为何会产生这种想法,让我觉得,好像你和圣上之间,出现了裂痕,好像,你们之间就会这样结束了一样,这种感觉,让我觉得,你们之前所有的付出,都是化作了泡影,你们所有的一切,都是即将消逝一般!”

  怜衣没想到,自己只是随意的一句话,却给了默颜心如此大的影响,摇摇头,轻声言道:“我想,你多虑了,我和琪爷,如今我只是在寻找一个在王朝和爱情之间折中的办法,我不能让爱情影响了王朝,也不会让王朝影响了爱情,相信我,我可以的,我不会轻易放弃琪爷的,就像当初千里逃亡之路,你从没有放弃我一样。”

  怜衣话语中的坚定,让默颜心多了些安定,只是,听到怜衣此时这句话,心中却是惊觉,自己当初到底是为了王朝保护怜衣,还是为了夏荣琪,所以才那么奋力的保护怜衣呢,或许,连自己都没有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