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针锋相对两相争(1/2)

加入书签

  此时,古铜和奎梦影面上的神色,已经是全然看到了胜利的光影,殊不知,她们算计着旁人,其实,她们早就被人算计了进去,从她们的第一步计划开始,她们就已经在怜衣的掌控之中,所有所有的一切,她们能够看到的一切,都是怜衣想让她们看到的。

  从一开始,她们就已经被注定了结局,因为,她们只算错了一点,就导致了全盘皆输,夏荣霄,就是她们计划失败的唯一变数,又有谁知道,冷漠绝情,弑弟杀母的夏荣霄,早早的已经在心里种下了一个人,而那个人,足以影响他所有的一切。

  有一种爱,是深爱而不纠缠,说得,或许就是他吧!

  ……

  次日清晨,黎明的曙光照在了怜衣的小院中,点点光芒洒在树下,地上是斑驳的光影,像是夜晚的星空,房门开了,一袭淡蓝衣衫,繁复宫装,发丝束尾,一颗蓝宝石低低垂于眉间,精雕细琢,熠熠生辉,面上略施粉黛,明眸皓齿,耀眼夺目。

  抬首看去,身旁站着一个男子,白衣素素,剑眉星目,嘴角一丝微笑,带着些许邪气,看向女子的目光,却是温柔如水。

  “今次,我还是不能陪在你身边,我希望,下一次,我能够正大光明的站在你的身畔。”男子没有出院子,目送着女子离去的背影,口中喃喃说道,站在光影暗处,似是被黑暗笼罩。

  “王,马车已经等在外面了,可以出发了!”默颜心等在门口,看着怜衣过来,开口说道。

  “嗯。”怜衣点头,回身看了看小院的门口,却没有任何的身影,突然明悟,他此时是不能出现的,也就释然了,就着默颜心的手,上了马车。

  依旧是和当初一样的马车疾行,可是怜衣心中却是不一样的心境,比较当初的未知,现在的怜衣,可以说是胸有成竹,此时,她的手上,还有着一个木盒,依旧是用龙纹布包裹着,就和昨日里的,一模一样,下马车时,怜衣就那样将它拿在手中,似乎并不避讳被人看到。

  奎梦影下马车时,第一眼并没有去看怜衣,而是落在怜衣手中那个龙纹布木盒之上,自然是一种熟悉的感觉由心而生,微皱了眉头,心中震惊连连,可是见怜衣看到自己并没有什么旁的神色,也是只能压住心中的疑惑,和怜衣一道跟在引领公公身后进去了。

  其实,昨日去到洛尔佳氏族的那些所谓王上派的人,确实是奎沐于氏的人假扮的,只是,他们的行动是在王上之前,王上派人去取计划,是在奎梦影之后,于是乎,在使者刚到奎沐于氏的时候,奎梦影就将两道计划一起给了使者,美名曰,免得使者再跑一趟,使者也是乐得自在,再加上奎梦影是奎沐于氏族,当今王上也是奎沐于氏族,所以对于奎梦影的作为,使者也是没有反对的。

  只走到大殿门前的时候,奎梦影突然发现,怜衣手中的木盒不见了,四处看了看,也没发现,此时,她的心中,疑惑已经更甚,到底这洛怜衣,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怎么自己有些看不明白了呢?

  殊不知,奎梦影这副神色,却是正好中了怜衣的下怀,她之前并不确定到底这个计划圣上到底看没看到,如今,她确定了,计划圣上是肯定看到了的,只是,并不是从自己手中拿走的,而是从奎梦影那里拿去的,不过,怜衣也不怕她动手脚,毕竟,那本来也不是自己真正的计划,虽然那个计划,已经可以说是完美无缺。

  于是乎,恍若没有看到奎梦影眼中的疑惑,怜衣依旧是一副平静的样子,等着王上的召见,没有丝毫旁的神色,就这样,一个是平静自如,淡然自若,一个是心中惊诧,疑惑连连,等来了引领公公的一句话:

  “宣洛尔佳氏怜衣,奎沐于氏梦影,觐见!”

  一语话毕,两人并肩齐驱,此时的奎梦影也是收起了心中的那些莫名的疑惑,整了整思绪,准备迎接下来的事情,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场面功夫,却是不能输的,计划可以输,气势,不能输。

  “洛尔佳氏怜衣(奎沐于氏梦影)参见王上,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盈盈一拜间,两道声音同时传出,一道清丽可人,软软糯糯,一道巾帼不让须眉,凌厉生气,各有千秋,此局,不分胜负。

  “平身!”依旧是威严声音,只是此时但看这个男子,怜衣心中多了些敬畏,任何一个时代,靠着自己能力上位的铁血君主,是怜衣最为欣赏的,恰巧,奎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