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荣琪寰闵初相遇(1/2)

加入书签

  看着眼前紧紧拥抱的两人,寰闵完全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无奈的叹了口气,最后只能是默默回屋了,一路走,还一路叹息:“感叹遇人不淑,老天不公啊!”

  其实,从第一眼看到怜衣,再联想到之前寰呈说过的话,寰闵一直就觉得,怜衣应该是自己的女人才对,所以,从和怜衣达成共识之后,寰闵对于怜衣可谓是尽心尽力,竭尽自己的全力帮她成事,在他看来,要趁着夏荣琪不在身边的时候,把怜衣抢过来,是最佳机会。

  可是,直到今天,他看到真正的夏荣琪之后,这才惊觉,自己之前的想法,是有多么的无力,看着怜衣瞬间把自己丢下,寰闵顿时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使劲儿摇摇头,才把心里的烦恼抛开而去,罢了,回去找那几个兄弟喝酒吧,一醉解千愁啊!

  再说院中的怜衣两人,抽抽泣泣半晌,怜衣这才想起,似乎边上还有一人的,若让他看到,还不笑死自己,赶忙转头间,却已经不见人影,夏荣琪自然是知道她在找谁的,柔声开口道:“他早走了,被你的哭声给吓跑的。”

  怜衣俏眉微皱,明眸圆瞪,嗔怪开口:“哪有,分明是你把他吓走了的!”

  “好好好,是我,是我,行了吧!”看着怜衣这可爱模样,夏荣琪瞬间败下阵来,口中不住开口道,如此一来,怜衣才笑将起来,面上眸子似弯月,纯美动人。

  轻轻将手拥在怜衣的腰间,夏荣琪低声开口道:“怜儿,有没有想我啊!”

  怜衣一脸娇嗔,羞怯的从他怀中缩了出来,那模样,俨然是一个新嫁娘见到久别丈夫的模样,跳到一旁的秋千上,眼神只是微微瞥了一瞥夏荣琪,面上却是通红了起来,眼神望天,不可置否的说道:“才没有呢!”

  夏荣琪轻轻走到她身后,给她摇起秋千,似风拂过,浅色青紫衣衫随风而飘,身后男子一身白衣,面上是挂着俊朗笑容,眼神柔柔的看着女子,远远望去,似是一幅暖意浓浓的画卷。

  或许这一刻,他们都是希望时间就此停留的吧,只现实,似乎并不打算让他们这短暂的相聚得到片刻的安宁,而此时的时刻,也让他们得不到片刻的安宁。

  “王。”一道声音从院门外传来,只是进来的步子在看到内里之人后,却是停了下来,眸中闪出些惊异的神色,似乎很惊讶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似的,不过,见到两人都是看着自己,默颜心也是收起心中惊异,抬步走了进来,虽觉不合时宜,但是已经来了,没道理再退回去吧!

  “参见王,夏先生,你也回来了吗?”作为朋友,默颜心还是打了个招呼的,只是这声夏先生,却不是她心中想要给的称呼,她想和怜衣一样,叫他琪爷的,只可惜,是不可能的。

  “嗯,大夏皇朝的事情解决了,我也就快点回来了!”夏荣琪如此说着,说这话时,眼神却是看了怜衣一眼,眸中的柔意,任谁都是看得出来,这刺眼的一幕,让默颜心微微侧过了头,随后对着怜衣说道:“王上传令过来,让把计划呈入宫中,先行查看。”

  “嗯。”怜衣点头,忽然开口问道:“是圣上派的使者来取吗?”

  似乎有些奇怪怜衣为何会这么问,但默颜心还是开口答道:“是的,现在使者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你认识那些使者吗?他们是王上的人吗?”怜衣这句话是将夏荣琪和默颜心两人都问醒悟了过来,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怜衣会问出那么奇怪的问题,原来,她是担心这使者是旁人假扮的,目的,就是想要套取洛尔佳氏族的作战计划。

  默颜心也是意识到了怜衣话中的意思,踌躇了片刻,还是说道:“我们的人,都不认识这些人,而且,我观这些人,脚下步履凝实,都是练家子,本来我以为是王上对我们家族的重视,现在看来,似乎是有心人,故意为之的。”

  “让我一起去吧!”怜衣还未开口,院中已经过来一道身影开口,青衣素服,却有一种凛然霸气凝于眉间,正是寰闵。

  怜衣看了一眼寰闵,没有说话,反而是夏荣琪开了口:“她们既然敢派人来,而且派来的人都不一般,已经证明她们早有准备,就是等着我们上钩的,若是我们真的派你去,我想,你是回不来的。”

  “回不来,也好比在这里当懦夫强!”寰闵话中透着一丝冷意,眼神看着夏荣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