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幽幽涟漪惹情殇(1/2)

加入书签

  夏荣霄觉得,他自己都被这个假夏荣琪的演技所折服,摁住他摇晃的手臂,声音低沉道:“母后就在里面,你去看看吧!”

  夏荣霄还未说完,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霍城已经一个箭步就跑了进去,旻一时着急,也想要跟进去,却被夏荣霄一个斜眼看去,冷声喝道:“里面是皇妃娘娘静养之地,你们不能进去。”

  心中虽然有些担忧里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看着夏荣霄的神色,旻还是忍了下来,她不想因为这件小事坏了奎梦影的大事,若是那样,自己此次回去,恐怕只能是自裁谢罪了!

  “奴婢只是担心,既然里面是皇妃静养之处,那我们就不进去了,我们在此处等着就好。”旻声音柔柔的回声道,夏荣霄却只是冷哼了一声,然后拂袖进去了内间,一旁的老四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若非是旻将她拉着,此时铁定是冲进去了。

  “旻!”

  “稍安勿躁,别坏了大事!”

  “你!好,听你的,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旻嘴角勾起一丝冷戾的微笑,声音低低传出:“以后你会有机会的。”

  比起老四,旻可以说是每日都呆在奎梦影身边的,自然是和奎梦影的气质相差无几,虽然在自己看来好像不察觉,但是在旁人眼中,旻和奎梦影一样,都是那黑夜中的修罗,这也是为什么一群姐妹会以旻为尊的原因,除却武功,还有就是旻这一身跟着奎梦影练出来的铁血修罗之气。

  外间的旻和老四静静守在门口,没有的旁的动作,此时,夏荣霄进入内间,看到的却是和刚才截然不同的一个人,清清淡淡,一身武者气息显露无疑,自有一派天然的气度,眉眼一挑,似乎事情,越来越好玩了!

  也是提防外面的两人,夏荣霄的声音明显压低了些:“你到底是谁?”既然敢在自己面前露出真面目,自然是不惧自己的,夏荣霄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随意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开口问道。

  霍城没有说话,对于夏荣霄,带上了一丝欣赏的意味,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递给了夏荣霄,夏荣霄略一瞥封皮,是怜衣的字迹,心中现出一丝涟漪,他真的是怜衣的人吗,为什么,会和那些看似监视者的人一起来这里,而且,她们似乎并不知道荣琪已经到了皇宫。

  接过信件,轻展信纸,纸上娟秀字迹映入眼帘,一种熟悉之意蔓延在夏荣霄的心间,看到这封信,夏荣霄就知道,这定然是怜衣亲笔所写,怜衣的字迹,他再熟悉不过了。

  “荣霄亲启:

  他是霍城,是我派到奎沐于氏假扮荣琪之人,计划霍城是已经知道的,荣琪已经先行去了,想来等你见到霍城,并且愿意见霍城时,荣琪已经是成功了的,很高兴,我们能够有再见到的时刻。

  希望,你能够帮我一个忙,假意投诚奎沐于氏,我需要大夏皇朝的帮忙,然后才能吞掉奎沐于氏,如果你同意,那么就将信纸留下,如果你不同意,就将信还给霍城,他会告诉我消息的。

  怜衣?字?”?

  看信之时,夏荣霄的嘴角一直挂着一丝微笑,直到信看完了,面上也是微笑不减,让一旁的霍城,看得有些莫名其妙,这封信可是他看着怜衣写的,里面也没写什么呀,这个大夏皇朝圣上的神色,诚然就跟看一封情书一样,让霍城一阵无语。

  夏荣霄就这么看着信已经足足半刻钟了,霍城终于忍不住,将手在他眼前晃了一晃,夏荣霄这才回神过来,轻咳了两声,想要掩饰自己的尴尬,可是看到霍城一脸认真似乎已经全然明了了什么的神色,也就懒得解释了,顺手将信小心翼翼的放在怀中,然后开口问道:“怜衣想让我怎么做!”

  霍城一脸白目的看着夏荣霄,真不知道他刚才是只顾着看怜衣信上的字,还是什么的,反正他肯定是没看上面的字组合在一起的意思,瞬间多出一种无奈的感觉,还是耐着性子给他又重新说了一遍,这恐怕是霍城接这个任务之前再没说过这么多的话,大是一种遇人不淑的感觉。

  连霍城这种平日里冷冰冰的暗影,都已经无法忍受夏荣霄这种白痴般的行为,可见夏荣霄是真的没救了,所幸,某人终于在霍城忍无可忍之际,恢复了正常:“那就是说,我要假意投诚,然后再临场倒戈,对吗?”

  霍城欣喜的点点头,这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