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真假夏荣琪(1/2)

加入书签

  这边的夏荣霄,看到夏荣琪顺利离去,面上神色突然变得着急起来,急声呼唤外面的小恒子和小陆子,让他们快进来,说是皇妃娘娘晕倒了,小陆子进来,看到情况不对,赶忙是去请太医,小恒子将夏荣霄扶到一旁做下,让他先不要急,太医马上就到了,看到情况和自己预想中的一样,一丝微笑在夏荣霄的嘴角悄然隐去,似乎从未出现过一般。

  不多时间,就见到小陆子领着一群太医到了这御书房,身后还跟着雨卉苑的露儿,之前林若云本来是听到说今日早间朝上有些事情,心中不放心,所以来看看夏荣霄,结果却撞见了那一幕,当时林若云并没有让人跟着,露儿也是听到小陆子的传话,这才急急忙忙赶来,眼中一片担心神色。

  “微臣参见圣上,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为首的袁太医略显得有些惶恐,之前那些附属在欧家的太医都被杀光了,自己也是才刚刚才从太医院中提起来的,虽然知道这次是一个证明自己医术的机会,但是,给这位皇妃娘娘看病,依旧是让袁太医有些不知所措,生怕是惹了不高兴,把自己也一起给做掉了。

  夏荣琪一双悲伤的眸子微微抬起,扫了袁路一眼,轻皱了眉头,无力的开口道:“还拜什么拜,进去看看皇妃啊,一群饭桶!”任谁都看得出,此时的圣上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袁路也不敢再说话,急忙是招呼着一起来的太医往内间进去,一个个怯生生的,都不敢在此时招惹夏荣霄。

  看到太医们进去,夏荣霄也是黑着脸,拖着一副看似疲惫的身子跟着进去了,旁人都以为他是担忧皇妃,其实,他是怕那些该死的太医发现了银针,若是那样,岂非是前功尽弃了,所以,他要进去盯着点才行。

  一群太医唯唯诺诺的将林若云围在中间,袁路正在给她把脉,一边把脉,一边在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说什么奇怪,什么不可能的话,尚且还没有注意到夏荣霄的进来,直到夏荣霄走到他身后开口时,他才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

  “皇妃娘娘这是怎么了,刚才突然就晕倒了!”

  袁路瞥了一眼夏荣霄的脸,惊出一身冷汗,赶忙是低头答道:“皇妃娘娘的脉象很奇怪,看似正常,而且脉搏有力,但是又有一股莫名力量好像将娘娘的所有感官都全部封闭了,所以娘娘才会昏迷不醒。”

  “莫名的力量?”夏荣霄的眉头紧紧皱起,口中压抑出声,声音中听不出旁的情绪,袁路不知道夏荣霄是什么意思,也只得壮着胆子开口道:“是的,那股力量很奇怪,封住了娘娘的筋脉,但却没有伤及娘娘的性命,只是,微臣学识浅薄,尚且不能知晓这是什么缘由。”

  “不知道什么缘由。”夏荣霄面上现出的是一种哭笑不得的神色,随即压着嗓子怒吼出声:“连你们都不知道是什么缘由,那我要你们还有什么用!”夏荣霄一句话吼出,所有的太医全都乌压压跪倒在地,一个个俯首低眉,不敢抬头看人。

  看着这群太医如此模样,夏荣霄紧皱着眉头没有一丝松懈的,沉着脸开口道:“滚出去,都别在我面前出现了!”

  一个个太医忙不迭的退了出去,没有一个敢在内间停留的,露儿此时正在皇妃身边伺候,看到如此情景,忍不住眼眸含泪,怯怯说道:“圣上,您要为皇妃娘娘做主啊,娘娘如此,定然是被人害了的。”

  看着露儿如此模样,夏荣霄轻叹了口气,眼中隐隐现出悲色,低沉声音说道:“母后遭此厄运,我作为圣上,定然会严查找出凶手的,你也累了,先出去吧,我想单独陪陪母后。”

  露儿看到夏荣霄的神色,也很是理解,对其俯首行礼之后,也就退了出去,只是她不敢抬头,不然,定会看到此时夏荣霄脸上的另一种神色,嘴角一丝邪笑,冷黑的气质再次显现出来,挥手对着房梁之上一勾,一道黑影从其上飘然而下,俯身道:“主上!”

  “去把她带走吧,她不用出现了,你安排人来这里守着,不准任何人靠近。”夏荣霄冷峻的声音在屋中回响,黑影领命之后,隐身离去,似乎从未出现过一般。

  屋中只剩下夏荣霄一人,静静看着床榻上躺着的女人,心中有些莫名感触,她从来没有对自己和荣琪尽过母亲的责任,就算是后来,扶持自己当上圣上,让荣琪去追寻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