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塞顿开姐妹情(1/2)

加入书签

  默颜心的话,算是有些点醒了怜衣,如今的自己,不是为了自己而存在的,自己的身后,有家族,有亲人,还有琪爷,或许一直是自己太过拘泥于这个问题,反倒让自己有些陷入其中的味道,或许就像颜心所说,家族若是存在,那自己就是家族的一员,若是家族不在了,那么,其实自己还是属于自己的,就看自己如何选择了。

  转头对着默颜心微微一笑,怜衣轻声开口道:“颜心,谢谢你,我想,以后我不会再纠结这个问题了,我已经找到答案了。”

  默颜心有些惊异于怜衣的转变,不过,她还是很乐意看到怜衣的如此转变,嘴角一丝微笑,尽显心中愉悦,轻声开口道:“王,你能这样想,我很开心。”

  怜衣轻抚着默颜心的手,开口言道:“其实,我还是希望你继续叫我怜儿,就和当初一样,这声王,硬生生的将我们之间的关系疏远了。”

  “可是……”默颜心有些踌躇。

  怜衣坚定的说道:“在人前你可以继续叫我王,不过,在人后,你和母亲她们一样,叫我怜儿,这样可以吧!”

  怜衣这折中的法子,让默颜心略带迟疑的点了点头,也算是同意了,看到怜衣灿烂的笑脸,默颜心也是忍不住高兴起来,拉着怜衣的手,两人一路往小院中走去,全无之前的隔阂,就像是真的两姐妹一般,谁也不知道,这份友谊,到底是来得有多难的,曾经因为一个男人,一个家族,走在一起的两个女子,此时能够真心的作为朋友,作为知己,实在是不容易的。

  ……

  极目远眺中,今日是夏荣琪离开的第三日,一路行来,晃晃悠悠,就像是一个游山玩水的浪荡公子,当然,这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再说了,若是一个人从洛尔佳氏族一路疾驰往大夏皇朝的方向,任是谁,都会有所怀疑吧,所以夏荣琪选择了反其道而行之,所以整整花了三天时间才走到当初怜衣和影子中箭的那个土坡之上。

  从这里,可以依稀看到前方的巍峨建筑,不禁有些感触,离开了几月的地方,此时又再次回来,却已然是一种不一样的心境,轻叹口气,这才赶着马儿,往前走去,离得越近,心越荡。

  “什么人?”守城的侍卫拦住了夏荣琪的马,高声问道,虽然看得出这个公子似乎是不一般的人物,可是,如今圣上交代每一个进城之人都要严加查探,务必登记在册,以防万一,所以他也只得壮着胆子问眼前这个秀丽青年。

  夏荣琪摇摇头,心中自嘲的想着:“看来自己这张脸,也有不管用的时候。”想了想,这才开口说道:“我是刺史大人涵空堰的外侄,还请大人通融,这是我的家族信物。”随后将身上一块玉佩掏了出来,递给那个军士。

  军士虽然只是一个守城的,可是好货次货还是分辨的出的,入眼处这个玉佩,凝脂青白,上方牡丹栩栩如生,再附一个琪字于上,可谓是大师级的雕工,才能够有如此巧物,赶忙是将这玉佩还给了夏荣琪,然后询问道:“公子见谅,容小的斗胆,除了刺史大人,您可否说出涵家旁人的名字呢?”这个军士也是聪明,若是外面来人的,一般是不会太了解皇都里面的事物,若这个青年能够说出一二,再加上这枚玉佩,军士将他放进去,也是不为过的。

  夏荣琪心中轻笑,他知道,其实军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相信了他的身份,只是想要再行证实下而已,于是洋洋洒洒将涵家的一众老小关系全都说了个明明白白,那个军士越听越是心惊,赶忙是说道:“好了好了,公子,小的这厢给您赔不是了,您老请往里面走!”

  夏荣琪强忍住心中的笑意,轻咳了两声,这才赶着马儿,悠悠的往城里行去,其实,夏荣琪刚才说的那些话中,也是真假参半的,虽然他是圣上,可是对于官员家中的人物却并不是很清楚,不过,只要是在职者,夏荣琪都是说对了的,其余的,也就是随便说说了,他笃定了那个军士并不知道自己所说是真是假,毕竟,他只是一个守城的军士而已,还有那枚玉佩,其实是当初他离开时,林若云给他的,说是让他带在身上,他和夏荣霄一人一个。

  行进在浣城的街道上,这里还是如之前一般的热闹,毕竟是边关之城,确实是一个交易繁华之地,行路两旁都是小贩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