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血色怜衣显狰狞(1/2)

加入书签

  夏荣琪阴厉的笑声在地宫中响彻,嘴角的一丝邪笑,伴着沉闷的嗓音出了声:“我想做什么,是你们想做什么才对吧!”凌厉目光扫视四周,众人皆是心中陡生寒意。

  “我的身后,躺着的,可是你们当初无比敬重的王,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对她呢,当初她还是个孩童的时候,众人尚且可以包容她,为什么现在连短短的三天都等不了!”夏荣琪的声音几乎是嘶吼着出声的,他就是觉得怜衣委屈,太委屈了,为了这样的家族,怜衣放弃了属于自己的生活,来完成这个使命,连夏荣琪都开始问自己,怜衣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之前为首的那个族老看到众人都是被夏荣琪喝住的时候,皱了皱眉,虽然心中也是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在人群中扬声开口道:“她活着,她就是我们的王,可是她死了,就是一具尸体,对我们而言,没有任何价值。”

  同样的一番话,刚才他已经对洛尔佳韵晨说过一次,夏荣琪也已经听过了一次,可是再一次听到这话,心中却是波澜万千,之前夏荣琪以为他们是因为想要用夫人和默颜心换取奎沐于氏的信任,所以说的这些话,现在看来,他们的心里,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任何有碍于家族自己前景的人,都是可以任意牺牲的,活着,就有价值,死了,就是一具尸体,对,死了,不就是一具尸体吗!

  夏荣琪的嘴角勾起一丝邪笑,手中长剑的鲜血已经滴落完毕,还原了那凌厉的光芒,夏荣琪提着剑,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诡异的是,他走一步,众人就退一步,始终和夏荣琪保持着之前的距离,都是怕他手中长剑一挥,自己人头落地。

  “你们躲什么?”夏荣琪微笑着,抬眼问道,那意思,就像是在问着众人,你今天吃饭了吗?其间的随意,不言而喻。

  为首的族老看着夏荣琪一步步的靠近,自己等人也是一步步的后退,皱眉沉声开口道:“你要做什么?”只是口中的声音,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已经多了些颤抖的意味。

  夏荣琪抬眼一笑,声音幽幽传出:“不是你们说的吗,死了,就是一具尸体了,我看你们,活着,还不如死了呢,对吧!”

  其中一个族老似乎还没有看清此时的情况,又或者说是,已经被夏荣琪此时的样子吓得有些疯魔,不禁是脱口而出:“一派胡言!”

  “一派胡言?”夏荣琪重复着那个族老的话,眉眼轻挑,笑容玩味的说道:“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胡言!”随即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夏荣琪手中长剑脱手而出,就在此时,一道声音清丽传出:“等等!”

  在声音出现的一瞬间,那个族老已经是惊出了一身冷汗,那把长剑已经是刺在了他的眉心,一滴鲜血缓缓从眉间滴落,若是在深入一寸,想来那个族老是再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滴答!”是夏荣琪手上长剑剑尖鲜血滴落的声音,众人这才看到,此时的夏荣琪已经回收长剑身侧,静立在了怜衣所处的玉台旁边,而玉台之上,本是平躺悄无声息的女子,此时却是已经清醒过来,只扫视四周一眼,众人惊觉似坠入无边炼狱,永世不得超生。

  一抹白纱裙,纯色无暇,黑色发丝席间而垂,眉如画,眼如诗,依旧是琼鼻玉脂肤,玲珑娇俏嘴,可是,从怜衣清醒过来的那一刻,众人明显感觉到,这个怜衣,不一样了,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分明眼前的人还是当初的模样,可就是给人一种完全陌生的感觉。

  未曾理会众人的惊诧,怜衣轻展身躯,从玉台之上下来,琼脂玉足就那么赤果果的落在地上,却丝毫不显突兀,纯色玉地,和纯色玉足,不禁是多了些相互辉映的感觉,众人心中不禁是多了些九天玄女下凡的错觉。

  莲步轻移,一步一步往前踏着,落脚之处轻微的响声,像是落在众人的心上,无一人敢在怜衣此时的气压中多停留一步,怜衣前进一步,众人后退一步,诡异的场景,竟然和刚才众人面对夏荣琪时一模一样。

  眼见后方的众人已经快要退到地宫外面,怜衣突兀的停了步子,众人的脚步也随之停下,气氛有些凝重,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白衣仙子身后跟着一个侍卫,面对着一群看似凶恶之人,却在气势上完全的压倒了对方。

  就在此时,之前那个为首要将怜衣俘虏的族老,对着怜衣率先一跪,口中高呼:“洛尔佳氏族老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