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游戏,已经开始了(1/2)

加入书签

  看到夏荣琪还愣在原地,默颜心白了他一眼,言道:“你怎么还在这里,怜衣至少要十五日之后才能醒来,你现在可以去看看她!”

  “嗯,好,谢谢你!”一句话说完,夏荣琪的身影已经飘飞不见,余下默颜心一人在房中,盯着刚才夏荣琪站过的地方出神,口中喃喃说道:“原来,我在你心里的位置,从来都只是妹妹。”

  “滴答!”是眼泪落地的声音,在静谧的房间之中,清晰可闻,只可惜,没有人能够读懂,这眼泪之中的含义。

  就当是自己最后的自尊心作祟吧,终究还是不愿意在他面前承认自己的懦弱,更不愿意,让他为难,就让他,继续去为了他的所爱而奋斗吧!

  “夏荣琪,你可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帮着怜衣吗,除了她是我们的王,还因为,她是你最爱的女人。”

  ……

  一场谈话在夏荣琪看来,有些无疾而终的意思,可是怜衣此时的情况,更加让夏荣琪牵挂,所以,权衡之下,夏荣琪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怜衣,而放弃了默颜心,就当,那场风雨,真的是一场考验吧!

  疾步行至地宫门口,正巧碰到从里面出来的洛尔佳韵晨,随即停了步子,躬身行了一礼:“夫人!”

  “你来了,进去看看吧,不过不要出声,此时怜衣正在关键的时刻,万万不可被人打扰。”洛尔佳韵晨抬首示意他进去,却也是叮嘱了一番,生怕夏荣琪打扰了怜衣的传承。

  夏荣琪点了点头,示意知道,在洛尔佳韵晨离去之后,轻着步子走进了地宫之中,还是上次的模样,只是这次的怜衣,眉间并没有那难忍的皱眉,显得平和自然,就像是,睡着了一般,看到怜衣如此模样,夏荣琪才真正放下了心,面上带着柔柔的笑容,轻看着怜衣,脸上的幸福,任谁,都看得出来。

  十五日里,每日间,夏荣琪都会来到地宫陪着怜衣,动作及其轻微,生怕影响了怜衣的传承,他也在一日日间,看着玉珠的逐渐变小,知道怜衣的进展顺利,昨日里默颜心才来看过,她说,或许是加入了药物的原因,怜衣传承的时间还要增加,因为现在玉珠尚且才炼化了一半左右,若是全部炼化,至少还需要十五日,众人也就慢慢等了。

  ……

  奎沐于氏

  这几日里的奎沐于氏中,正在将准备了许久的传承之物一一请点,只待十五日后的血月之夜,到时候用血月的气息来压制体内翻涌的血腥之气,从而顺利度过传承,否则,怕是会被血腥之气反噬,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旻,洛怜衣那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奎梦影正在亲自监督着所有的准备,旻在一旁帮忙,听到奎梦影的问话,旻急忙答道:“十五日前,洛怜衣已经开始进行家族传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直到今日都还没有出来。”

  “十五日前?”这时间的跨度,让奎梦影竟是多了些调笑的意味,她甚至已经觉得洛怜衣因为传承之力,早早是死了,不然怎么会拖这么长的时间呢?

  旻未敢抬头,继续说道:“确实是在十五日前就已经进入了地宫之中,每日里那个叫做夏荣琪的都会去地宫,而且并没有见到洛怜衣出来,所以,属下确定,那传承还并没有完毕,不然夏荣琪不会每日出现的。”

  “嗯。”奎梦影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主意,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阵阵笑声传出,听在旻的耳中,好似魔音穿耳,让人不由得心生恐惧。

  笑了好半晌,奎梦影的眼神陡然变得凌厉起来,眼眉一挑,对着旻勾了勾手,对她附耳说了句话,随后就见到旻疾步走了出去,余下奎梦影一人在屋内,眼神略带调笑的看着门外阳光明媚,心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王,族老已经到了!”虽然在奎梦影的面前,旻似乎是会随时丢掉性命,可是在奎沐于氏家族之中,旻可就是代表着奎梦影,由旻亲自来请的人,对于族中任何人来说,都是荣幸之至,因为,在他们看来,能够得到旻的相请,定然是得到了王的青睐,日后自然是平步青云,扶摇直上了。

  自己要走运了,这是奎宏升此时唯一的想法,一见到旻的到来,听到是王相请自己,奎宏升赶忙是换了件衣服,就跟着旻一道过来,生怕是让王久等,害其不高兴了,一路上也不敢说话,都知道旻大人的脾气,若是一言不合,怕是会直接血溅当场的。

  他其实不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