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地宫传承的开始(1/2)

加入书签

  怜衣有些楞,过了半晌,才呆呆的答道:“我明白了,其实是因为现在的自己太过弱小,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他们并非是利用我,而是,我们本来就站在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原来一切只是我多想了。”

  将怜衣再次拥了一下,夏荣琪的声音在怜衣耳边轻声言道:“怜儿,你是因为对于未知世界的恐惧,对于传承之后的担忧,所以才会胡思乱想的,现在想清楚了,一切就没事了,你要相信国师和夫人,她们其实都很关心你,并不仅仅因为你是王,还因为你们是亲人,是共患难之人,懂吗?”

  怜衣伏在夏荣琪怀中,轻轻点了点头,言道:“我明白了,爷,你放心吧,今后我不会再胡思乱想了,我会让自己的目标实现的,以前是你保护我,现在让我拥有足够的力量之后,来保护你。”

  怜衣的头深深的埋在夏荣琪的怀中,她自顾自的说着,却并没有注意到夏荣琪神色间的变化,他的神色在听到怜衣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略微有些苦涩,但怜衣,却并没有看到,或者说,是夏荣琪不想让怜衣看到才是。

  怜衣胡思乱想造成的困扰在夏荣琪的开导下,完全的消影无踪,夜里夏荣琪并没有离开,明日就是怜衣进行传承之日,夏荣琪不想离开,他也知道,在这种时刻,怜衣是需要他的,他也不能离开,就这样,两人相拥靠在一起,坐了一夜,直到第二日天空微露鱼肚白,夏荣琪才和怜衣相视一眼,对方一个微笑,已经让怜衣明白了夏荣琪的心意。

  “你先梳洗下,我去给你做早餐,好吗?”夏荣琪的声音温柔传来,让怜衣恍惚是在梦中,只顾看着夏荣琪的脸微笑,就好像是怎么样看不够一般,伸手轻轻抚上夏荣琪的脸颊,怜衣柔声开口:“爷,有你真好。”

  夏荣琪朗声大笑,眸中是掩饰不住的喜悦,甚至眼角已经浸上了丝丝泪意,拥着怜衣的双手再次紧了紧,似乎是想要将怜衣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面,空气似乎已经静止了,空间中只剩下这对仅仅拥抱的男女。

  “主子,该起来了,夫人和国师到了!”一道声音从门外传来,惊醒了窗边的两人,认出是紫儿的声音,夏荣琪轻声言道:“我先上去了,你快些熟悉吧!”

  “好。”怜衣顺从的点点头,目送着夏荣琪的身子从屋中消失,自己站起了身来,走到了门口开门。

  “主子,容奴婢来帮您洗漱吧,夫人和国师已经在等着了!”紫儿看到怜衣开门,赶忙是开口说话,平日里怜衣这时候是已经起来了的,今日是紫儿已经做好早饭,看到怜衣还没起,所以才来此看看的,心想着是主子睡过头了而已,自从有夏荣琪在主子隔壁的房间,紫儿进屋都是先敲门的,她也怕撞见些不该看见的事情,到时候让主子难堪。

  怜衣点点头,示意紫儿进来,一边由着紫儿梳头,一边随意问着:“刚到一会儿,因为主子还没起来,所以我让她们先到正厅了,顺便把早餐多做了几份,给她们送了两份过去,看到主子还没起,所以我才来叫主子的。”

  “哦。”怜衣无意识的回了一句,又没了声音,紫儿感觉主子似乎有些累的样子,想着她应该是在为家族传承的事情担忧,而自己又并不清楚其中的秘辛,想要劝慰都不知道从何开始,也就没有再说话,只是手中动作加快了几分,她也知道,让夫人和国师久等,似乎不太好。

  ……

  正厅之中,洛尔佳韵晨正在和默颜心闲聊,今日她们来得并不是很早,平日里这时候怜衣是已经起来的,唯独今日,却还没有现身,再看看夏荣琪,似乎也是不在,心中已经是觉得,自己是不是快要抱孙子了,一时间因为传承之事烦躁的心情竟是恢复了许多,只是说出此话时,默颜心的神色略微有些不对劲。

  “你怎么了?”洛尔佳韵晨正一脸笑意的和默颜心谈论着心中的猜想,却见到默颜心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禁疑惑的开口问道。

  默颜心听到洛尔佳韵晨的问话,猛然清醒过来,急忙开口答道:“没有,没有,只是这几日因为传承之事,心神有些疲惫而已。”

  洛尔佳韵晨看了默颜心一眼,也没有深究,她也是知道这次传承的重要性,而且整个传承都是由默颜心主导,她压力大也是正常的,所以并没有什么怀疑,也是出口安慰道:“等怜儿接受完传承,你就轻松多了,传承之事,族中没有人能够像你这样掌控全局,只有你来,我才放心,所以只能暂时辛苦你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