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心中忧虑终解除(1/2)

加入书签

  “对了,你们来这里是有何事呢?”终于说到了正题之上,洛尔佳韵晨和默颜心相视一眼,之后说道:“其实我们来此,本来是来找你爷爷的,也就是上一任的巫师大人,因为之前我家女儿的封印是由巫师大人亲自主封的,如今我们已经破除了封印,发现我家女儿的情况和之前完全不同,害怕有什么问题,所以来请教巫师大人,是否上一任的巫师大人有所交代。”

  寰呈想了想说道:“是因为您的女儿解除封印之后的情况您并不了解是不是,所以想要知道您的女儿此时的种种表现,是否属于正常范围,对吗?”

  “是的,还请巫师大人帮忙!”洛尔佳韵晨的神色已经有些急切。

  寰呈微微一笑说道:“不忙,先让我看看之前的情况,是洛尔佳氏族吧!”

  “是的。”洛尔佳韵晨点点头。

  寰呈起身站起,走到了旁边的一排架子边上,拉起一根引线,架子从侧方移开,里面的东西显露出来,依旧是一排架子,只是比外面的要小上许多,外面的架子上摆满了药书和典籍,而里面的架子,似乎是一些手稿和杂记,听寰呈刚才的话,这里面应该就是以往老巫医看过的人留下的记录了。

  内里架子洛尔佳韵晨两人看不出是按照什么分类的,这里面的的玄机应该只有寰呈才清楚的,但见其在里面看了看,走到了架子的右边,在右上角的位置拿出了一本手稿,隔得有些远,两人还是看清了,上面写的是洛尔佳氏族。

  手稿大约有上百页的样子,看起来似乎是从巫师府存在,洛尔佳氏族在此看病的记录都是在这里,寰呈一页一页翻着,也不急,似乎是总会翻到洛怜衣那一页似的,如此这不急不缓的样子,倒是让洛尔佳韵晨一阵着急,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洛尔佳氏族洛怜衣是家族最后一个来找巫师大人的,之后我们再没有来过,所以怜衣的那一页病历应该是在最后几页。”

  寰呈头也未抬,手中依旧缓缓翻着,口中答道:“这本病历是从巫师府开始传承,洛尔佳氏族开始建立的时候就存在的,所以我想看看之前有没有关于怜衣姑娘类似的记录,或许会对我有帮助。”

  寰呈一句话,就让洛尔佳韵晨和默颜心只能安静的等候,就算心中再急,也是不敢表露,刚才洛尔佳韵晨的话已经是逾越了,幸得寰呈没有怪罪,若是依着以前那位老巫师,怕是两人此时已经被赶出巫师府外面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寰呈手上翻书的动作依旧是不急不缓,一道阳光轻洒在他身上,一身轻衫的寰呈好似沐浴在阳光中的天神,温文尔雅,敦儒静谧,书卷之气更加浓厚,却带上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好似神祗降落凡间,看似平易近人,却不由人亵渎。

  太阳逐渐偏西落下,天色渐渐阴暗了些,有将士进来为此处掌了灯,四处逐渐亮了起来此时寰呈手中的手稿只剩下了几页的样子,看其无比专注的模样,让洛尔佳韵晨和默颜心两人都是不忍打扰,只能继续等寰呈看完。

  终于,夜幕时分,寰呈合上了手中的手稿,微笑的开口说道:“此处记载,怜衣姑娘被封印之前,是受到血魇之气的困扰,通过封印可以让血魇之气通过其体内的乾坤盘融合在一起,然后以乾坤盘压制,乾坤盘的作用就是逐渐的将血魇之气净化,让它其中的血腥之气逐渐不再对人体太大伤害,其害处是会将被封印者截止封印之前的记忆一起封印住,当初这种封印术为上古阵法,依照爷爷的说法是,他也是第一次做这种封印,根据记载,若是解除封印之后,被封印者体内的血腥之气会变成粉末潜伏在其脑海意识空间中,这部分会一点一点左右被封印者的思想,让她逐渐的将血腥之气融合成为自己的意识,只是这需要一个过程。”

  洛尔佳韵晨面上神色多了些惊喜,不禁开口问道:“意思是说,怜衣此时的情况是正常的,因为血腥之气是逐渐融合的,对吗?”

  “是的。”寰呈点点头,继续说道:“但是血腥之气主宰一个人意识内的杀伐,血腥之气逐渐融合,融合者身上的杀伐之气也会逐渐变得越来越重,但是因为封印已经将血腥之气净化,所以不会再有血腥之气反噬的情况出现,怜衣姑娘作为将来的上位者,杀伐之气是必须的,所以,此场封印已经不足以影响怜衣姑娘了,你们可以放心了。”

  长舒口气的神色在洛尔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