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恶主纵娇徒(1/2)

加入书签

  那一刻,夏荣霄的身影照亮了整个夜空,刀光剑影间,收割着闯入者的生命,沐汶看呆了,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前的危险。

  当炙热的鲜血喷溅到脸上时,沐汶才是陡然清醒过来,却是见到自己身前的那个黑衣人胸口上插着一把剑,而剑的另一边是一张刀削般的面庞,冷峻异常,犹如寒冬。

  从那一刻起,沐汶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是忘不了这个男子了,那张脸已经深深的融进了自己的心里,融进了自己的灵魂。

  直到他离开,沐汶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她说,她要嫁给他;他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将她带回了这座王府,就像是在这里多养了一个宠物而已。

  就算是如此,沐汶也不在乎,只要能够待在这个男子的身边,自己就已经知足了,就算是他从来没有进过这后院,这个地方有着他的气息,也是让沐汶安心的。

  “沐家之事暂且不提,今日我们只是说说,为何慧姨娘要来搜搜我这院子,不知道我沐汶到底是犯了什么错,值得慧姨娘这般侮辱!”

  或许是车慧刚才的话,深深地触及了沐汶的心,此时的沐汶强忍了眼泪,目光直直的看着车慧,颇是锐利模样,本是贤淑的模样,多了些凌厉,与之平日里大相径庭。

  倒是没被沐汶吓到,车慧连声冷笑一番,尖声开口道:“我那屋子里丢了个翡翠墨玉镯,那可是千金难买的东西,想来妹妹也曾是沐家之人,也是知道这东西的贵重的吧?”

  翡翠墨玉镯,沐汶自然是知道,这个镯子当初自己尚为沐家大小姐时,都仅仅只是见过而已,但宫里的贵妃姨母倒是有着一对,像是圣上专门为其寻的,因为此事,还平白遭了不少人的恨呢?

  如今这个慧姨娘的翡翠墨玉镯,沐汶倒是知道来历,似乎是当时车慧进入王府时,王爷赏的,不过,似乎是她看到了王爷此物,然后硬是去要过来的,最后是因为她碰过了,王爷才赏给她的,不,或者说是丢给她的,但是,毕竟王爷是将那镯子给了她,前几日还见她带着招摇过市,可今日却说是丢了,实在是惹人怀疑。

  “慧姨娘在自己屋里丢了东西,干嘛到我这里来找,难不成还是我偷的吗?”沐汶此语倒是说得畅快,本来也就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说得心安理得。

  车慧见到沐汶这般理直气壮的模样,低眉掩嘴笑了好一会儿,听得沐汶心中实在瘆的慌,就在其想要开口说话时,车慧却开口了:

  “我的好妹妹,若是没有半分证据,姐姐怎么敢来打扰妹妹呢,妹妹可是沐家的大小姐啊,来人啊,给我搜!”

  “住手!”一道轻呵声从沐汶身后传来,沐汶一听就知道不好,这声音不是怜衣还能有谁,罢了,此时也是无法了。

  “你怎么出来了呢?”沐汶眼中颇是焦急,若是今日里怜衣有个三长两短,这诗友会将近,所有的一切都是泡汤了!

  怜衣对着沐汶淡淡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若是我不出来,姐姐还不知道要受多大的委屈。”末了又对着慧姨娘说道:“想必这位慧姐姐定然是来找我的吧,又何必劳师动众,若是伤了您身边的丫鬟,可是不美了!”

  “丫鬟?”沐汶有些奇怪,这个节骨眼上,怜衣提她的丫鬟做什么,可是,更让她奇怪的是,车慧身边那个丫鬟听到怜衣的话之后,忽是觉得她眼神闪烁,似乎是将右手又缩进去了一分。

  此时的车慧似乎是有什么心中之事被怜衣说中了一般,神色颇是有些紧张起来,但口中却是不依不饶,扬声说道:

  “丫鬟,我的丫鬟有什么,伤了便是伤了,为着主子伤,是她们的福气!”

  “喔,原来慧姨娘竟是这般对待下人的,真是叫人寒心啊,那若是您的丫鬟犯了错,是不是得严惩不贷呢?”

  对于怜衣此语,车慧虽是觉得有些不对,但是有找不出反驳得理由,尤其是在看到怜衣一副淡漠的样子,更是有些气急。

  “那是自然,我的丫鬟,怎么可以犯错?”

  此时的怜衣扑哧笑了起来,口中厉声喝道:“来人,把那个手脚不干净的丫头给我抓起来!”

  汶姨娘这边的人听到,忙是上前准备动手,他们的任务不是问,而是听从主子的安排,在之前,他们便是得到汶姨娘的话,要把怜衣当成自己的主子一样对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