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花魁大选惹风华(1/2)

加入书签

  风兮云娆,这几日的大夏皇都有着些不一样的热闹,其缘由,仅仅是因为一场三日之前的花魁大赛而已。

  倾城绝色,我见犹怜,皇都第一青楼霓裳苑的清倌人,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这等女子,谁人不爱呢?

  ……

  三日前霓裳苑

  “姑娘,这是明日里舞赛的衣服,已经给您准备好了!”霓裳苑中一处居所内,一个华衣妇人手持托盘,正扬声说道。

  “薇儿,接下吧!”其后传出的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慵懒柔媚,有着一种摄人心魄的味道。

  “是,姑娘!”房内幕帐之后,应声走出一个小丫头。

  薇儿走近,接过妇人手上的托盘,缓步退至了帐后,本来是应该离去的妇人,脚步却是迟迟未曾移动,眼神轻瞟向了那幕帐之内。

  “妈妈可是还有什么事情吗?”对于外间妇人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内里的女子淡淡问了一句。

  沁娘似乎是心中所言极是难以启齿,眉间皱起,口中有些支支吾吾,半天没说清楚,让内里的女子颇是恼火。

  “妈妈若是再不说清楚,怜衣也只能不敬了!”

  听见女子的声音有了些火气,沁娘也只能是壮着胆子说道:“姑娘应该知道自己如今的名气,这场花魁大赛的花魁定然是您的,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这,姑娘一直是我霓裳苑的清倌人,但这次花魁大赛,姑娘的名头太大了,有好些达官贵人们都是想要与姑娘相会,这怕是得姑娘您拿个主意。”

  断断续续间,沁娘还是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个通透,怜衣也是明白了,原来是有人看上自己这副身子了。

  “妈妈无需担忧,此次花魁大选之后,怜衣自有决断。”怜衣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知道怜衣的性子,沁娘也就不再多言,当初怜衣来此时,年龄都还是尚小,自己一步步琴棋书画将之培养出来,是真的当她如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的。

  如今这次花魁大选,就是为了让怜衣的名头能够再响亮一点,一是为了给霓裳苑再创些收入,二也是想要给怜衣谋一个人家的,毕竟,女子青春有限,若是负了昭华,岂非可惜。

  听到沁娘离去关门的声音,怜衣起了身来,缓步走至窗边坐定,外间日光柔和,倾洒在怜衣身上,倒是有些朦胧的美感。

  如今已经是来到这里的第八个年头了,当年那个小丫头也是初初长成了个俏佳人,也是这副美貌,让之在这霓裳苑中就算是卖艺不卖身,也能是站住脚跟。

  “姑娘要不要试试衣服!”薇儿在一旁轻柔说道。

  “试吧!”随意站起身来,任由薇儿将那套刚才拿来的舞服套在自己的身上。

  上次试的时候,腰有身些大了,是特意让师傅带去改的,如今改好之后穿起来,倒是显得极为合身了。

  镜中女子肤色透白,眉眼娇俏,一根玉簪斜飞入髻,垂下流苏在耳畔飘荡,一席红衣倒是将本来的纯美衬出了几分妖娆。

  “姑娘,您真好看!”薇儿看着面前的怜衣,不由得赞叹出声道。

  “好看吗?”似乎是在问自己,又似乎是在回答着薇儿的话,怜衣的声音多了些飘渺的味道。

  “当然好看。”薇儿性子单纯,听不出怜衣言语间的落寞,直直便是说道。

  怜衣对着镜中的自己粲然一笑道:“好看便是好看吧,换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一旁的薇儿看着笑容满面的怜衣,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疼在里面,看着她是在笑,可是,那眉眼间的悲伤却是掩藏不住。

  薇儿虽然不是特别明白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可是,在这霓裳苑里呆了些年头,也是看了些的,姑娘日后怕是没有那么清净了。

  此然也是在这苑里必然会发生的事情,薇儿也是无法开口,或者说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也便只能由着怜衣的性子了,默默抱着衣衫,悄然出去了。

  感觉到薇儿的离去,怜衣静静的蜷坐在了靠椅之上,眸中不自觉的流下两行清泪,人人都道自己是倾国之貌,殊不知,自己只是想要一分安静而已,带上这副面皮,谈何安静。

  从八年前自己来到这里,失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醒来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沁娘,那时候,觉得沁娘好美,觉得霓裳苑好美。

  因为不记得了以前的事情,而且沁娘也见我是模样标致,便将我留了下来,对我亦是极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