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豹爷的陈哥(1/2)

加入书签

  (19-)

  眸子里映照出这样一副残暴画面,在场之人纷纷吓傻,陈俊阳不出手则以,一出手,便让他们感到无比的胆寒!

  兹嘎一声,门被打开了,两个穿着讲究的中年人迈步走了进来。

  一男一女,女的是个贵太太,穿金戴银,男的则是一派成功人士的高贵范。

  他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给人一股儒雅气质,腋窝里夹着一款价值不菲的公文包,西装革履,皮鞋也是擦得锃亮。

  这两个穿着讲究的中年男女,恰是郑飞的父亲和母亲。

  中年男人名叫郑兴,中年妇女叫廖文丹。

  廖文丹、郑兴刚才接到小儿子郑飞的电话,说是在皇后酒吧里看到了害死郑景天的凶手,让他俩赶紧过来,因为待会雷豹会亲自出面打断陈俊阳的双腿!

  自从郑景天离奇死亡,廖文丹与郑兴便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也没有吃下过一顿饱饭,他俩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替大儿子报仇,结果来到皇后酒吧,却又看到小儿子郑飞躺在地板上龇牙咧嘴,造型像一只大虾米似的。

  “小飞,你怎么了?”

  廖文丹爱子心切,急忙去搀扶躺在地板上身躯蜷缩的郑飞。

  “伯母,都是因为他,都是他干的好事!”

  那几个散打社的成员,惊魂未定地指向打人的陈俊阳。

  陈俊阳实在太恐怖了,一巴掌抽得魏涛皮开肉绽,令他们的小心肝突突跳个不停,身躯也有些痉挛。

  “妈,我没事,雷豹呢?”

  郑飞咬紧牙关从地板上爬起来,嘶哑着声音对廖文丹说道。

  “雷豹他在酒吧门口,马上就过来!”

  廖文丹心疼地看着儿子,然后又把目光投向陈俊阳。

  郑飞不失时机地插言一句:“妈,还有爸,就是这个杂种害死了哥,刚才他又打了我!”

  “小杂种,你不得好死,害死景天的人,就是你对不对?”

  郑兴作为宁海市知名的企业家,他手底下有人脉、有财力,并且还认识雷豹那个扛把子。

  大儿子郑景天已经被陈俊阳害死,今晚又打伤他的小儿子,这笔账,要让陈俊阳双倍还给他们郑家。

  “嘴巴里放干净一点,什么俊阳害死了你儿子,那是你儿子自己驾车不小心跌入悬崖的,和俊阳有什么关系?”

  曹兵、王魁、萧秋风已经在新闻里得悉郑景天跌入悬崖之事,在他们看来,郑景天驾车跌入悬崖,真的不能怪陈俊阳,那是他咎由自取罢了。

  “萧家小子,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如果惹恼了我,你们萧家的生意将在江南这一带维持不下去!”

  郑兴认识萧秋风,出声威胁道:“还有,雷豹马上就过来,今晚那个挨千刀的混蛋,害死我儿子,我要让他下十八层地狱忏悔!”

  “雷豹?”

  听到这个名字,萧秋风、易浩博、夏婉晴几人感到一阵胆寒,由于他们是宁海本地人,深谙雷豹在宁海是个怎样的存在!

  “俊阳,大事不妙了,郑兴找来雷豹对付你,趁着现在雷豹还没有过来,你赶紧跑吧,不要逞能,雷豹不是你能对付了的,虽然你的功夫很厉害,但是雷豹那个人,通吃黑白两道,绝非一个善茬!”

  萧秋风满脸担忧地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