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狠狠打脸(1/2)

加入书签

  (19-)

  “陈俊阳,你是活腻歪了吗,怎么跟清妍说话的?她是你能随便教训的吗?”

  燕晨作为慕容清妍的护花使者,自然不能看着陈俊阳一个大一学生对着慕容清妍不敬。

  要知道在整个宁海大学里,慕容清妍每天都犹如女王般高高在上,何曾被一个大一学生这样数落过?

  陈俊阳是第一个敢用这种态度对慕容清妍说话的人。

  耳畔响起燕晨的咋呼声,陈俊阳眯了眯黑眸,嫌弃他话多,如果他再不识好歹地继续瞎哔哔,陈俊阳不介意直接给他一记耳光。

  望着陈俊阳目光里那犹如野兽般的冷酷光芒,燕晨吓得缩缩脖子,不敢再多哔哔一句。

  慕容清妍有些不忿,就像燕晨所说,在整个宁海大学里,陈俊阳是第一个敢用这种语气跟她讲话的男生。

  “真是气死人了,这个陈俊阳,有点太目中无人了!”

  慕容清妍被气得奶疼,却也未再说啥,站在旁边观望陈俊阳为苏映雪治病。

  掀开苏映雪的上衣,露出那白皙、光滑的小腹,甚至那可爱的小肚脐都暴露在空气中,陈俊阳眼神清澈,没有丝毫的杂念,仿佛面对苏映雪这种国色生香的极品女人,他也没有任何的其他想法。

  捏着金针的右手,异常平稳,试着找到苏映雪的神庭穴和六尾穴,猛地将金针扎了进去。

  利用归元金针里含带的元气,逼出苏映雪体内的蛊毒。

  这招陈俊阳以前从未用过,管不管用,他自己也不怎么清楚,权当死马当活马医了,总比看着苏映雪变成一个哑巴要好得多。

  因为陈俊阳知道,黑弥撒组织内部的蛊术,去医院里治疗没有任何作用,相反还会耽误最佳的治疗时间。

  归元金针是一种带有灵性的金针,它和普通的金针、银针大相径庭。

  归元金针最大的作用,便是能够增强病人的体质,抗击那些有毒的细胞。

  扎进神庭穴、六尾穴的瞬间,陈俊阳将金针倾斜,然后顺着倾斜的弧度,往两处穴位里输送少量灵力!

  大约输送了一分钟,他将归元金针从穴位中拔出来。

  此时可以看到金针上黏着一层黑色的小颗粒,那些小颗粒全是蛊毒。

  马路上臭气熏天,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在空气中环绕。

  “哎呀,什么鬼东西?怎么那么臭?”

  王魁和曹兵急忙跑向别处,受不了蛊毒的巨臭味。

  慕容清妍原本还看得起劲,后来蛊毒黏在金针上,一股臭气直冲天际,也把她给熏跑了。

  连续三次的反复治疗,方圆百米内的空气简直都不能吸收了,令人作呕的味道越来越浓郁。

  陈俊阳一直屏住呼吸,这大半天里,他始终没有去呼吸空气。

  作为三军上下唯一的龙魂,他的憋气大约能维持将近五分钟,这简直世上少有,他的肺活量比普通人的要强大n倍不止!

  三次针灸治疗,金针上黏着的黑色小颗粒变得越来越少了,昭示着苏映雪体内的蛊毒也在随之减少。

  陈俊阳把金针用矿泉水清洗完收好,待到萧秋风的赶来,把那几样碾碎的草药喂服给苏映雪生吃,苏映雪差不多就能开口讲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