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八章遥远的故人(1/2)

加入书签

  1

  “谢谢云梅姐。”

  李建看着东方云梅娇红的脸颊,内心也是怦怦直跳。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沉醉在这美丽的夕阳之中,听着彼此的心跳。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云梅轻轻抽出自己的小道:“李建,你的两互搏练习得怎么样了?”

  李建一下子回过神来,两眼神采奕奕,挥舞着双道:“太神妙了,云梅姐,不知是哪位天才,创造了这种神奇的互搏技术,两竟然能一起发出两种不同的拳法,感觉太妙了。”

  李建说着话,左掌诡异的一划,一式武当的隔山打牛,几乎同时,右掌发出少林的怒目金刚,快如闪电,直线拍出,劈向旁边的一棵碗口粗细的树木。

  “咔嚓!”

  一声闷响,碗口粗细的树木,断为两截,巨大的树冠飞出三米开外,狠狠地砸在地上。

  “什么?不可能吧?你竟然在两个月之内,把互搏术练成?”

  东方云梅看着大树那恐怖的断茬,内心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自己练习互搏术,用了多年的时间才连成,李建竟然只用了两个月。

  李建看着东方云梅吃惊的样子,微微笑道:“还没有融会贯通,只是能做到一心二用,如果能达到三心二意,互搏术才算真正的成功。”

  东方云梅不由得变色道:“李建,你真的达到一心二用的境界了?”

  李建点点头,在认真地查看断树的茬口。

  少林的大力金刚掌的掌力还可以,但武当的绵掌——隔山打牛,还差火候呀,着掌之处,完好无缺,但树干的背面,却透出一个清晰的掌印。

  这是强烈的内劲,透过树身,直接打在树干的背面的结果。

  如果李建的武当绵掌,练到极处,树身背后,就不会出现掌印,而整个树身的内部,早已化为碎屑。

  李建看着东方云梅道:“互搏术,如果能把至刚至强的少林金刚掌和至柔至阴的武当绵掌,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我就有信心战胜萧春秋。”

  东方云梅道:“萧春秋已经把太极五大门派的精髓,融会贯通,自创出一种刚柔相济,攻防兼备的拳法——大道无边,在过去所有散打比赛中,所向披靡,没有对,已经蝉联两届散打冠军了。”

  李建心里一惊,萧春秋竟然能自创拳法,把五大太极拳的精髓融会贯通,好厉害的对,十天,还有十天,自己一定要全力以赴呀。

  “李建,为了你能更好的掌握互搏术,体会互搏术的精义,咱们在这十天之内,用互搏术互相进攻,肯定能提高你的搏击水平。”

  李建顿时眼睛一亮,这是个好主意。

  东方云梅秀挺的鼻子一皱道:“李建,做好准备,可别让我把你打趴下了,看拳。”

  夕阳之下,小河边,两道身影如同车轮一般战在一起。

  京城郊外,风景秀丽的香山脚下,红砖绿瓦,小溪潺潺,山崖前面有一座爬满碧绿常春藤的小院。

  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身着雪白的唐装,如山岳般站在小院之内。

  猛然,老人身形一动,一个咏春起式,脚下圈步,身形快如闪电,双臂急速地挥动,幻出一片相互重叠的臂残影。

  招法快如闪电,防护密不透风。

  伏虎,铁臂桥,子午锤,拉箭锤,让人眼花缭乱。

  远处,一辆高级防弹轿车,划过晨雾,无声地停在小院门口。

  老人一个干净利索的收势,停下拳法。

  “哈哈,老伙计,你的咏春五大锤,威风不减当年,又到了一个高深的层次了。”

  一身唐装的李长征走下轿车,哈哈笑着大声道。

  咏春拳第五代传人唐漠然老人,微笑着迎了上来道:“李大将军到了,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好金沙铺地迎接呀,哈哈……”

  说着话,老人狠狠地一拳打在李长征的肩膀上。

  李长征身形一晃,反一拳,打在唐漠然的胸口。

  唐漠然纹丝不动。

  “哈哈,老家伙的身体还硬朗得很。”

  “老啦,哪里比得上当年呀,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唐漠然看着李长征身后的李战天道。

  李战天连忙恭恭敬敬地叫道:“唐爷爷,您好。”

  李战天望着眼前神采奕奕的老人,一种悠然而生的敬意,在心头升起。

  这位老人就是当年和自己爷爷一起出生入死,一把大刀,连砍18名鬼子头颅的大刀唐吗?

  爷爷在他面前多次提到过这位传奇的老军人,抗日战争时期,爷爷任八路军侦察连的连长,唐老任指导员,两人历经无数次生死,带领侦察连,多次干掉敌人的指挥所。

  朝鲜战争,李长征已经是一个集团军的军长了,唐老爷子做参谋长。

  唐漠然看着李战天,微微笑道:“老家伙,不错,有点你当年的威风。”

  “威风个啥?就要被人家打趴下了,这不,我把

  咱们的孙子带了来你就看着办吧。”

  三人说话间,来到老人干净明亮的客厅。

  老人的老伴早已去世,孩子都在市里工作,身旁只有几个徒弟。

  唐老爷子看着李长征道:“碰到难题了?”

  2

  “现在,咱们的孙子要进入中央特卫团,做a首长的贴身警卫,但他前面有两个小家伙的武功极高,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绝不打无把握之战,你要把你的五绝锤交给你的孙子——李战天。”

  唐漠然一愣道:“你上次来的时候,不是说,战天的五绝锤练得很好吗?”

  李长征微微皱眉头道:“我教给他的五绝锤,能跟你比吗?”

  唐漠然看着李长征发怒的样子,微微一笑,想起年轻时候的情景。

  是的,这个老家伙在年轻的时候,只要一有空,就拼着命找自己比武,但从来没有赢过一次,就是他做到集团军长,还是被自己整天揍得鼻青脸肿。

  说着话,李长征一摆,跟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