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七章靶场的意外比赛(1/2)

加入书签

  1

  李建的枪法,更是快捷之极,甩就击发,根本不用瞄准。

  他的武当绵掌和少林金刚掌,让所有的战士感到毛骨悚然。

  武当绵掌,一掌拍下,战士中的木板完好无损,但木板后面坚硬的青砖,竟然被拍得四分五裂,用一碰,全部化为粉末。

  这种极其阴柔的劲气,让所有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少林金刚掌更是凶猛无比,一尺厚的青石板,在李建的掌下,如同西瓜一般。

  戳心脚更是让人防不胜防,出脚的角度,极其的刁钻。

  李建凭借自己顽强的毅力,终于学会了在整个军界最强悍的咏春拳。

  咏春拳里面的五种绝世锤法、伏虎,让李建真正认识到为什么整个军区的将军战士都在练习这种拳法。

  招式快如闪电,防护更是密不透风,拳法里面的圈步,更是神奇之极。

  随着军区大比武的临近,所有的战士都玩命的训练,这天,第一训练大队的20名战士在山区室外靶场实弹训练,其中有一项最考验战士的体能、眼力、枪法以及应变能力的项目,就是高速奔跑30米,五发弹射击五十米开外的活动靶,必须在八秒钟完成。

  队长楚恒,身高185公分,体重95公斤,长得人高马大,但行动敏捷,枪法弹无虚发,是位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

  楚恒在训练新战士的时候,有一个让新兵心服口服的口头禅,就是:“兄弟们,跟我做。”

  这一点不光赢得了战士们的尊重,更让欧阳剑和东方云梅大为赞赏,也让李建在心里逐渐认可楚恒。

  身先士卒呀。

  为什么国民党的100万军队打不过我们的小米加步枪?

  国民党部队在进攻的时候,当官的挥舞着枪,在后面叫喊的是:“给我冲。”

  而我们的口号是:“兄弟们,跟我冲。”

  楚恒大队长第一个出场。

  高大的身形如同一头敏捷的豹子,快速地奔跑,停在射击线,中的九五自动步枪连续开火,枪口烈焰抖动,五发弹全部击中五十米开外,不断上下起伏的靶子。

  72秒,五发弹全中,五十环。

  战士们一片欢呼。

  “哈哈,72秒,慢得和蜗牛一样,枪法更是白痴,居然没有一枪击中十环的中心,楚恒楚大队长,看来你们第一训练大队的新兵,在这次全军大比武中,要排到我们第二训练大队的后面去了,最后的淘汰考核,就怕你们没有一名正式进入特卫团了。”

  一个尖刻的声音,在众人身后传来。

  第二训练大队的20名新战士,在李战天的带领下,慢慢地走向旁边的靶场。

  说话的是第二训练大队的副队长孙连明。

  李战天阴沉着脸,死死地盯了李建一眼,一丝杀在眼里一闪,并没有制止副队长孙连明阴阳怪气的讽刺言语。

  “李大哥,你好。”

  云琪看着李战天,连忙打招呼。

  李战天看到云琪的长发已经剪掉,心中不禁一愣,那头长发可是这丫头的,现在竟然剪掉了。

  李战天点点头道:“云琪,你好。”

  楚恒看着有点放任纵容下的李战天,冷冷地道:“孙连明,是汉子的话,过来比试一下,说怪话有用吗?”

  原来楚恒在第二训练大队的时候,孙连明就有点不服楚恒,因为当时本来让楚恒担任第二训练大队的队长的,这让孙连明很是不服气,但后来,他惹不起的李战天,当了大队长,他只有点头哈腰的顺从,但骨子里的怨恨和不服气,全都发泄在新战士身上,现在看到楚恒,他当然不会放过说风凉话的会。再说,孙连明知道李战天和第一训练大队的李建有过节,两人的关系如同火药桶一般,一点就炸,他是故意挑起事端,想看看李建和李战天的成绩,到底恐怖到什么程度。

  如果两人火拼,出现点什么事情,自己就会有出头的日子了。

  这是一个极其阴险的小人。

  “比就比,谁怕谁呀。”

  孙连明一步跨到起跑线上,开始检查枪支弹药,他心里知道,李战天绝对会出头的。

  李战天当然不会让孙连明和楚恒比赛,一步跨了过来,冷冷地道:“兵对兵,将对将,咱们比。”

  李战天眼里闪烁着一丝冷芒和不屑,死死地盯着楚恒道。

  他知道自己的30米跑、五发弹射击的时间是7秒,绝对能轻松赢楚恒。

  李建还没等楚恒搭话,挎着九五自动步枪,快步走了过来,盯了一眼李战天道:“杀鸡焉用宰牛刀,让我李建领教一下李队长的速度和枪法吧,不知道李战天队长有没有胆子迎战?”

  李建的眼里闪烁着强烈的战意。

  一丝诡异的笑意在孙连明眼中一闪,这下有热闹看了。

  李战天嘴角急剧地抽搐一下,这两个月的训练,他请教了整个军区的所有神枪。爷爷李长征,又把当年朝鲜战场上几位还活着的

  狙击英雄,请到部队,把的校正自己孙子的枪法。

  李战天感到自己的枪法,不论在速度上和精度上,又提高了一大截,而且不用瞄准的甩击发,已经做到百发百中。

  现在到了检验他这两个月玩命训练枪法的时间。

  李建和李战天,检验完自己的九五自动步枪,坐好一切准备。

  孙连明打开计时器,举起中的小红旗。

  “预备,开始。”

  李建和李战天两人如同两只高速奔跑的猎豹,30米的距离,两人几乎同时到达,李战天举枪就射。

  “砰!”

  但就在李战天刚举起中的自动步枪的时候,李建的枪一抖,已经打出第一枪。

  2

  子弹发出尖利的破空长啸,直接穿过十环的靶心,打进深厚的黄土之中,激起一股烟尘。

  李建跑到射击线前面的两米开外,开始扣动扳,等到身子到达射击线,枪响了。

  “砰!砰!砰!”

  顷刻间,李建就完成击发,五发子弹全部打进靶心五厘米之内,按规定,打进靶心五厘米之内,加一环,李建打了个满分,五十五环,时间为68秒。

  李建明显比李战天提前开枪,完成五发弹的射击。

  李战天的五发弹,也是瞬间完成击发。

  五十三环,69秒。

  当李建中的九五自动步枪刚一响起,李战天就知道自己输了,李建身子还没有到达射击线,就开始平稳扣动扳,等到身体来到射击线,枪响了。

  这种射击方法,需要极强的精确计算能力,枪声要在身体到达射击线的同时响起。

  响早了,犯规,响晚了,就输了。

  自己在拼命的努力,李建同样在努力,难道自己永远赶不上李建了吗?

  提前扣动扳,自己为什么就没有想起来呢?如果自己也这样做,自己的成绩绝对不比李建差。

  李战天极其懊恼。

  所有的战士,都被两人的神奇枪法和速度惊呆了,掌声欢呼声响成一片。

  “李大哥,好样的。”

  云琪里拿着一块洁白的毛巾,跑了过来。

  李战天看着跑来的云琪,失败的心情升起一丝暖意,云琪毕竟是自己从小在一起的邻居呀,跑过来,给自己送毛巾。

  但下面看到的,让李战天怒火中烧,强烈的妒忌差一点让李战天的情绪失去控制。

  云琪拿着中的毛巾,竟然在给李建擦汗。

  难道那声李大哥是叫李建的吗?

  看样子,云琪这丫头已经开始喜欢这小子了。

  一丝寒芒在李战天的眼里闪出,部队是绝不允许谈恋爱的,否则,将受到严厉的制裁。

  李战天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李建道:“李建,军区大比武上见。”

  李建一声冷哼道:“李战天军区比武场上,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我要让你输得口服心服,在我面前,你永远没有会称第一。”

  李战天咆哮着道:“走着瞧!”

  孙连明看着两人的成绩,内心狂跳不止,他妈的,一个五十五环,另一个五十三环,而时间一个68秒,一个69秒,太变态了吧,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赶上这两个家伙。

  这一次靶场的意外比赛,让李建的战意,如同火山一般猛烈爆发,彻底击垮李战天的信念,更加坚定。

  李建要证明的是,自己没有深厚的背景,但凭借自己的能力,顺利进入中央特卫团。

  整个军区大比武的时间,转眼就到,经过层层选拔,李建以绝对的优势,进入特卫局十五名参赛名额之中。

  中央特卫团的警卫队,是整个特卫团的核心,所有中央首长的贴身警卫,全部由警卫团负责,里面藏龙卧虎,身怀绝技的大有人在。

  特别是警卫队的大队长郑剑雄,武功高绝,七十二路少林擒拿,神出鬼没,当年陪同a首长出访m国,在和对方长得人高马大的总统保镖莱斯特交流武功的时候,一个金丝缠腕和旋转肘,就把对方的胳膊卸掉,制得对方服服帖帖,没有一点反抗余地。

  东方云梅和云琪,经过顽强的拼搏,闯进女子组五位名额之中。

  原来的中央特卫团里面没有女战士,首长们身边的女警卫,都是由另外一个部门负责,但这样管理很不方便,因此,近两年全部由某局统一管理。

  整个某局的女警卫战士,要参加射击、搏击和救护的项目比赛。

  李建再次进入某局领导们的视线之中。

  某局的周局长,仔细地看着李建的档案和各种比赛视频。

  省武警自由搏击冠军,金牌狙击,多次在解救人质、消灭罪犯的过程中一枪毙敌,从来没有出现过失误。

  周局长看着李建战胜李战天的视频,不由得发出赞叹。

  “好小子,好犀利的拳法,看来,今年是我们某局出头的日子了。”

  “王秘书。”

  “到。”

  “警卫队训练馆。”

  “是!”

  周局长和王秘书驱车直奔警卫队的训练馆。

  3

  15名代表特卫团参加军事大比武的选,已经被集中在一起,正在馆内玩命的训练自由搏击。

  自由搏击格斗,也叫散打,在整个军队比武中,和射击一样占着重要的地位。

  警卫队队长郑建国看着李建双臂如同弹簧一般剧烈抖动,咏春拳狠狠地打在人形拳击靶上,整个人形靶剧烈地晃动,好像随时就要散架。

  郑建国练的是少林七十二路擒拿和三十六路打穴指,也练习咏春拳。

  小伙子不简单呀,在比赛中,他难免和李建放一战,从李建的资料来看,自己不一定是他的敌。

  从李建干净利索的打败李战天的视频中,郑建国看到自己的危。

  他和李战天在以前的比赛中交过,两人互有胜负,那是在他的三十六路打穴指没有练成前的战况。

  现在他的打穴指更加成熟,再厉害的硬气功,在他的打穴指下,都会受制。一年前,随着a首长出访m国,在和那个国家总统警卫莱斯特交流的时候,他就是凭借打穴指,拿住莱斯特的脉门,再以缠丝和旋转肘,卸掉对方的一条胳膊,使他无力再战的。

  但那一战极为凶险,莱斯特长得人高马大,爆发力极强,自己在卸掉对方的胳膊的同时,也中了莱斯特一记直拳,正打在胸部。

  外国警卫和中国警卫人员交流的时候,始终有个吃亏点,就是他们不会硬气功,在受到同等力度的打击时,首先倒下的是他们。

  但这些外国警卫的身也是十分凶悍的,拳头的速度和力量极其的变态,一拳就打爆一头野牛的头颅。

  正是硬气功这门绝学,让郑建国在莱斯特这一拳下,没有当场倒下。

  凭借顽强的意志力,强忍剧痛,面带微笑,在交流台上,看着莱斯特倒在看台上,坚持到最后的胜利。

  事后回来,在x光的照射下,郑建国的两根胸骨,出现裂缝。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呀。

  他参加完这次大赛,就要退役了,看来,中央特卫团的天下,是李建他们的了。

  这次,特卫团为了取得更好的成绩,竟然把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