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六章李战天的爷爷(1/2)

加入书签

  1

  云琪连忙跑过来,查看李战天的伤势。

  但李战天猛一甩,快步走出了新兵训练营。

  李建下留了余地,这毕竟是战友之间互相交流比武,绝不能下重,李建留在李战天体内的二重劲,只有极少一点,李战天只是内腑受到二重劲的震动,经过李建银针的治疗,已无大碍。

  李建的绝世枪法和神奇的武功,以及一神秘的针灸,使李建的威望在新兵连竖立起来,所有的新战士在一片欢呼声中,默认了李建队长的职位。

  但李建深深地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背景,队长的职位,自己还是不要想,他的目标,就是进入中央特卫团,做一名合格的警卫战士。

  云琪在尖叫欢呼之后,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远远看着李建,心道,这真是一位让人感兴趣的家伙,竟然打败了几乎无人能敌的李战天,太让人兴奋了。

  这家伙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竟然能破掉李战天绝霸天下的红砂掌和伏虎,太强悍了吧。

  绚丽的夕阳照在部队大院里,一座爬满蔷薇的两层将军楼,静静沐浴在繁花似锦的花海之中。

  李战天的爷爷李长征,坐在阳台上,看着慢慢下沉的火红夕阳,脑海里不断闪烁着炮火连天的艰苦岁月。

  老了,岁月无痕,时光如同白驹过隙呀。

  打鬼子的时候,自己单薄的身子还没有鬼子的三八大盖高,记得自己第一次用一杆老土枪,打碎一个胖得如同肥猪一般的鬼子脑壳的时候,缴获了一杆三八大盖,他握着枪柄,想用去卸下枪刺,竟然没有卸掉,惹得周围的战士哈哈大笑,那年只有十二岁。

  解放战争、朝鲜战争,自己身边的兄弟战友,一个一个倒下,半夜里,多少次梦里的嘹亮冲锋号,把他惊醒。

  逝者如斯夫呀。

  自己真的老了,新的时代要交给现代的年轻人了。

  警卫员小王悄悄走进来,轻声道:“首长,战天大哥到了。”

  李长征点点头道:“让他进来。”

  “好的,首长。”

  李长征在阳台上,看着自己的孙子——身材高大魁梧的李战天快步从院子里穿过,一丝暖意在心头升起。

  这小子,继承了自己从小敢打硬拼的倔强性格,从一个士兵做起,凭借自己绝顶的武功心智和百步穿杨的枪法,竟然混到国内最强悍的第五特种部队,担任了特种部队的霹雳小队队长。

  霹雳小队可是第五部队的尖刀小队,精英之中的精英呀。

  但这还不够,李家的子孙绝对不能仰着脸看人,要让战天和自己一样,在整个军界,俯视一切苍生。

  所以,李长征让战天到中央特卫团锻炼一段时间,如果能在这些老家伙们面前立下战功,这对战天以后的发展,绝对有很大的帮助。

  未来第五特种部队的天下,应该是李战天的。

  正巧,前段时间上面传来消息,a首长的四位特级警卫早已过了退役期了,特卫团正在招收新的护卫,来补充特卫团的兵源。

  李长征给上面打了一个招呼,李战天就到了中央特卫队的新兵连。

  李长征虽然退居二线,但在军界的影响,无人能敌,多少将军都是李长征当年的下。

  中央特卫团可是藏龙卧虎之地呀,如果说,第五特种部队是整个部队的精英,那中央特卫团就是精英之中的精英。

  果然不假,今天中央特卫团的新兵连,第一训练大队的队长职位之争,自己的孙子就败下阵来。

  好事呀,这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战天的成绩,虽然是他经过刻苦训练,拼打出来的,但他的道路太顺了,毕竟还没有脱出自己光环的照耀,其中有一点成分,还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实现的。

  现在终于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不经历风雨,哪里能见彩虹?

  要让战天知道失败的滋味。

  不过,那个能打败自己孙子的小家伙,自己还是很感兴趣的。

  李战天刚一进入大厅,就看到爷爷站在阳台上,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爷爷,您身体还好吧,好长时间没能来看您了。”

  战天连忙搀住爷爷,坐在阳台的藤木沙发上。

  “伤着了吗?”

  李长征轻轻地拍了拍自己孙子的脑袋。

  一丝暖意在李战天的心里升起。

  “没有,还没有人能伤到您的孙子。”

  一丝苦涩,在李战天的眼里一闪。

  李长征轻声道:“你现在知道下面该怎么办吗?”

  “六个训练大队长的职位,肯定有我一个,李建虽然打败了我,但他绝对不可能担任第一训练大队的队长,李建事件,只是个很小的插曲,微不足道的,两个月之后,全军的军事大比武就要到了,我会全力以赴地准备这次大比武,争取夺取散打和射击两个项目的冠军。”

  李战天的回答让李长征很满意,孙子长大了

  到了他大展雄风的时候了。

  如果这两个冠军被自己的孙子摘取,李战天的前途,将是一片光明。

  “你加紧训练,提高你的散打搏击技能,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李长征看着自己的孙子,威严之中带着慈爱。

  “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爷爷。”

  2

  新兵连的宿舍即宽敞又明亮,排排叠得如同豆腐块一般的被子,纵横成行。

  一身崭新军装的东方云梅,走在新兵连宿舍的走廊,身材修长挺拔,英气逼人。

  云梅看着整齐的宿舍,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李建端着脸盆,头发湿漉漉的,抬头看到东方云梅正看着自己。

  “东方教官好!”

  李建连忙打招呼。

  “李建你好,叫我梅姐吧。”

  李建微微笑道:“私下里再叫梅姐吧。”

  东方云梅看着李建道:“出去走走,我有问题要问你。”

  一条清澈的小河,围着军营,舒展着身子,缓缓流淌着,青翠欲滴的小树林,随风摇曳。

  “李建,新兵连的生活还过得惯吧?”

  “很好呀,梅姐。”

  东方云梅看着朝气蓬勃的李建,一抹笑意在嘴角升起。

  “李建,下一阶段,你打算怎么办?你想怎样带着自己的训练大队,冲过最后的考核?”

  李建微微沉思一下,看着东方云梅那张精致得如同玉雕一般的面容,脸色微红,转脸看着空中一只鹞子在快速地追逐一只惊慌失措的小鸟,轻轻地道:“梅姐,我不打算接受队长一职,虽然我打败了李战天,我,只是一个来自小地方、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士兵,我只想做一名合格的警卫。”

  东方云梅微微一愣,没想到李建竟然对这个队长的位子不感兴趣,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很感意外。

  现在有多少人正在军区活动,眼睛死死地盯着六个大队长的位子,李建这家伙竟然不感兴趣,太让人感到意外了。

  东方云梅很想让李建帮助自己把这队新兵带好,争取一个不少的全部通过三个月之后的最后考核,自己必须让李建接下这个位置。

  东方云梅看着李建道:“李建,你知道a首长的四位特级警卫,就要退役了,而新的特级警卫队员,在哪里推选吗?”

  李建一听,心里顿时一紧,连忙问道:“难道要在我们新兵连里推选?”

  云梅微微点头道:“是的,新的特级警卫人员,就要在新兵连推选,而且,六个训练大队的正副队长,就是首选人员,你不想当第一大队的队长,就是把这个会让给了别人。”

  李建一听东方云梅这样说,顿时急了,一把拉住东方云梅的胳膊,急速地道:“梅姐,你怎么不早说。”

  自从李建被中央特卫团录取,李建的最大愿望,就是成为一名合格的特级警卫,给a首长做警卫,而现在自己竟然把这个会推给别人,自己太有点那个了吧。

  不行,绝不能丢掉这个会。

  东方云梅看着李建那着急的样子,知道这家伙动心了,不由得一乐,心道,我还要再加一把火,非得让你牢牢地钉在队长这个位置上不可。

  一丝笑意在云梅的嘴角翘起。

  “明年的世界警卫大赛,你想参加吗?参赛的名额可都是各国总统的特级警卫,而我国参赛的名额,可都是a首长的特级警卫参加的,所以,你只有成为a首长的警卫,才有资格参加。”

  李建一听更急了,内心激动极了,大声说道:“第一训练大队长的位子,我要定了。”

  说着话,双不觉地一用力,正在得意的东方云梅的娇躯一下子被李建拉在怀里,来个温香软玉满怀。

  李建可是天生的神力。

  两人顿时被这个意外惊呆了。

  一股强烈的好闻男人气息,让东方云梅大脑一片空白,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馨,让云梅面红心跳,好温暖的怀抱呀。

  李建更是被自己无意识的动作吓住了,两只僵硬的胳膊,直接搂着云梅柔软的腰肢,股股淡雅兰花一般的少女幽香,让李建深深地迷醉,这种迷醉让李建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觉。

  上次在火车站的那次拥抱和不得已的假装亲吻,多少次在李建的梦里反复重复出现,但那毕竟是梦,无数次,李建在梦里醒来,自己内心却没有一丝的快感和喜悦,而是多出来一种发自内心的焦躁不安和自鄙。

  东方云梅是什么地位?自己敢想吗?

  时间停顿了数秒之后,东方云梅一下清醒过来,脸色顿时红到脖颈,双掌连忙一推,脱出李建的怀抱。

  李建顿时尴尬之极,冷汗唰的一下从脸上流下,看看自己都干了什么?连忙道歉道:“对不起梅姐,我不是故意的……”

  东方云梅狠狠地瞪了李建一眼道:“这次不是故意的,上次在火车站可是故意的,到现在还没有向我道歉吧?”

  “火车站?”

  李建顿时响起火车站救人时的情景,不由得结结巴巴地道:“对不……起,梅姐,上次……真是为了救人,不得已而为之,请您原谅。”

  东方云梅看着满脸冒汗,结结巴巴的李建,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这一笑,如同三月里的鲜花一般,瞬间绽放,美得让人窒息。

  3

  李建一下子看得呆了。

  东方云梅看着李建发呆的样子,脸色微红,连忙转移话题道:“李建,你的双互搏术练得怎么样了?”

  李建一听自己的教官提起双互搏术,顿时来了兴致,连忙道:“梅姐,我的左画圆还很流畅,但右画方,却有点呆滞,不知为什么?”

  “你练习一下我看看。”

  东方云梅一直认为李建在练武方面,绝对很有天赋,现在她想看看李建练习到什么程度了,但双互搏技术,并不是你刻苦修炼就能炼成的,这必须有很强的悟性,而且要求一个人的左右大脑的细胞都极为活跃。

  李建连忙静下心来,双由慢到快,顷刻间,两掌快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