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二十七章贝雷帽对决虎啸(2)(1/2)

加入书签

  王光全瞪大双眼,直接进行提前量瞄准,瞄准镜瞬间套住莱斯特的头颅,扣动了扳。

  “砰!”

  一声爆响,远程怪兽的枪口喷出了一道烈焰。

  但就在同时,莱斯特猛然一个鱼跃,窜进一块巨石后面。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炸响,子弹擦着莱斯特的肩头,打进了一块巨石。

  李战天、云琪快速地追来,但莱斯特踪影皆无。

  王光全透过瞄准镜,看到莱斯特就要接近围墙了,王光全把远程怪兽架在一块巨石上,等待着这个王八蛋翻越围墙的刹那间,将他送进地狱。

  但等了一会儿,竟然没有看到这家伙翻墙,这就让三个人十分纳闷,李战天和云琪快速地赶到围墙地下,一个窟窿出现在三人的眼里。

  三人快速地冲出围墙,昏暗的月夜下,莱斯特竟然跑到停在沙丘旁的悍马战车边,伸拉开车门,抬腿就进。

  李战天大吼一声:“不,坚决不能让这个狗东西跑掉。”

  一把漆黑的枪口,冷森森地对着莱斯特的头颅,莱斯特一脸冷汗地慢慢退出来。

  诸葛春阳笑嘻嘻地看着莱斯特,微笑着道:“等你多时了。”

  李战天看着一脸阳光的诸葛春阳,不禁哈哈大笑道:“春阳,干掉他。”

  莱斯特一脸的狞笑,中多出一颗嘶嘶冒着白烟的雷。

  诸葛春阳一惊,旁边闪出一身白衣的小白,一脚把莱斯特连同那颗冒着白烟的雷,踹进悍马装甲车内,关上车门,然后和诸葛春阳一个鱼跃。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猛烈爆炸,那辆悍马战车,直接飞上了天。

  小白和诸葛春阳慢慢地站起身来,看着被炸成碎片的悍马战车,诸葛春阳苦笑着道:“可惜了一辆战车。”

  李战天、王光全、云琪快速赶来。

  李战天看着诸葛春阳大笑道:“好小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诸葛春阳笑嘻嘻地道:“你们有你们的任务,我和小白来抄他们的后路,嘿嘿,干掉两个,缴获了两辆悍马战车,结果,又让那个变态炸掉一辆。”

  五个人说着话,钻进了那辆悍马战车,快速地开进围墙内。

  再说李建干掉约翰带来的几位贝雷帽队员,和约翰战在一起。

  约翰不愧为这个特战队的队长,身敏捷,刀法诡异凶狠,刀刀不离李建的咽喉和小腹。

  当李建一拳打碎了他的枪之后,这家伙变得更加谨慎,但中的刀芒瞬间变得极其疯狂。

  约翰猛地一声大叫,中的首李建的咽喉,同时脸上现出一丝诡异的狞笑,这狞笑让李建感到毛骨悚然。

  一种强烈的危险气息,让李建的内心顿生警觉,但李建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危险的感觉。

  约翰的刀芒瞬间划到李建的咽喉,李建在约翰眼里看到浓烈的暴戾杀意,知道这家伙要下毒。

  李建一个侧转,躲过咽喉的刀芒,约翰的瞳孔微缩,指一按。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

  那柄军刀的刀柄喷出一道烈焰。

  这家伙的刀柄,竟然是一把枪。

  李建早就心生警觉,他两眼死死地盯住约翰的双,当约翰的指猛按刀柄的按钮,而且刀柄只对自己的眉心,李建顿时明白,关就在刀柄之上。

  李建猛一仰头,枪响了,子弹贴着李建的鼻尖飞过,炽热的热流让李建的面门如同刀割一般生疼。

  约翰一见李建竟然躲过自己军刀里面的子弹,不由得一声冷哼,刀芒一拐,直插李建的面门,同时,一拳擂向李建的的面门。

  李建最恨的就是阴险狡诈之人,这下,李建动了杀。

  李建一个风点头,让过约翰的刀芒,还没等李建做出反应,约翰的拳头到了,李建猛一侧头,躲过他的拳头,但约翰指头上的戒指,猛然爆发出一道刺目耀眼的白光。

  眩晕失明戒指!

  这个卑鄙的家伙,竟然还有这一招。

  李建顿时感觉双目刺痛,流泪不止。李建连忙按住自己的双眼。

  约翰哈哈大笑,掌一翻,多出一把枪,对着李建就要扣动扳。

  埋伏在旁边的云梅,猛然发觉李建的眼睛受伤,而约翰对着李建就要开枪,云梅一声冷笑,两把,对着约翰的眉心开了枪。

  “砰!砰!砰!”

  连声爆响,两把枪的30发子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射向约翰。

  约翰身形如同鬼魅,一下闪到李建的身后,中的军刀一下子架到李建的脖子上,冷冷地看着云梅道:“我只说一遍,放下你中的枪,否则,这人的头颅就会掉下来。”

  云梅两眼死死地盯着约翰,约翰的眼里闪烁着毒蛇一般的寒芒,显得极其得诡异恶毒。

  云梅慢慢地蹲在地上,放下心爱的两把枪。

  约翰哈哈狂笑,中多出一把枪,对着云梅的眉心就是一枪。

  云梅一个侧翻,躲开子弹,但约翰已经起了杀心。

  “砰!砰!砰!”

  连声爆响,子弹如同狂风一般射向云梅,云梅快速地躲闪着,处境极其危险。

  这时的李建,猛地睁开眼睛,中寒芒一闪,鱼肠剑一抹。

  “啊!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凄厉惨叫,约翰拿着军刀,勒住李建脖子的那只,连同军刀,一起掉在地上。

  约翰绝没有想到,李建的双眼竟然没有受伤,这怎么可能呢?

  李建一声冷哼,不容约翰有所反应,双狠狠地一折。

  “咔嚓!”

  一个恐怖的骨头断裂声传来。

  约翰紧握枪的那只胳膊,一下子被李建折断,枪到了李建的里。

  云梅瞬间拿起地上的两把92枪,对着约翰的眉心狂射。

  “砰!砰!砰!”

  连声爆响,十几发子弹全部打进约翰的头部,约翰的整个头部,如同烂西瓜一般,被打的稀烂。

  云梅一步跨到李建的面前,连忙查看李建的眼睛。

  “吓死我了,李建,你的眼睛没有受伤?”

  李建苦笑道:“这个家伙真是变态,我侥幸躲过他军刀里面的子弹,没想到他指上的戒指,竟然是激光眩目致盲戒指,我没有躲过,眼睛受伤了。”

  云梅仔细地看着李建的眼睛道:“李建,你的眼睛没有受伤呀?”

  李建微微一笑,掌多出一个带喷嘴的小瓷瓶。

  “这是什么?”

  李建道:“云梅,还记得我们和r国的保镖瓦列夫、露丝娃比武吗?”

  云梅点点头道:“记得。”

  李建道:“当时,瓦列夫就是准备用眩光致盲戒指对付我的,后来,由于上级让我下留情,结果,比赛没进行完,就草草地收场,但比赛前,露丝娃送给我一件东西。”

  云梅一愣,轻声道:“露丝娃送给你什么?”

  李建微微一笑,晃动一下里带喷嘴的小瓶,轻声道:“就是这个专门治疗致盲戒指的解药,效果极佳,一喷就可以了。”

  云梅知道,当李建的眼睛受了伤,用双捂住眼睛的时候,掌心里,就夹着这小瓶解药。

  “露丝娃为什么送给你解药?”

  云梅不明白地问道。

  “露丝娃说,她不喜欢瓦列夫暗中伤人,要比武,就应该光明正大的比武,不能使用卑鄙的方法。”

  云梅微微笑道:“看来,露丝娃还是一位比较正直的好姑娘。”

  “云梅,谢谢你,要不是你那拼死相救的几枪,我可没有会治疗眼睛,今天就怕凶多吉少。”

  云梅微微笑道:“傻瓜,谢什么?我们是什么关系呀?”

  李建微笑着点点头道:“嘿嘿,就是。”说着话,弯腰拾起约翰的贝雷帽。

  再说,鲍威尔带着威斯特,凭借绝顶的武功,接连突破虎啸特战队战士的数道防线,就连郑卫国的狙击步枪都没有办法瞄准锁定他。

  鲍威尔径直来到小白的越野车,伸就想拉开车门,但就在这时,车门猛然打开了,一位头发有点花白、面色红润的老人,一步从里面跨出来,哈哈大笑道:“鲍威尔,多年没见到你了,还记得你的老朋友吗?”

  “龙啸天!”

  鲍威尔神情巨变,瞳孔爆缩,全身瞬间弓起,斑白的头发根根竖起,如同就要进攻的野猫一般,全身戒备,双目之中透出凌厉阴毒的杀气,又如同就要咬人的毒蛇。

  “哈哈,老朋友见了面,别那么紧张吗?”

  鲍威尔看着龙啸天,脸色变幻不停,禁不住嘿嘿冷笑道:“龙啸天,这是你设计的一个局?”

  “哈哈,鲍威尔,过去你欠下的血债,还没有偿还,我天天想念你,所以,就设计了一个局,就是要把你引来,让你永远埋在这大荒漠之中。”

  “哈哈哈!”

  鲍威尔一声怪笑,全身透出无穷的杀意。

  “龙啸天,我们斗了多少年,你讨到过便宜吗?你今天设计的这个局,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龙啸天哈哈大笑道:“鲍威尔,你以为自己是谁?你一个人值得我设局吗?你以为你那些徒子徒孙秘密潜伏过来,我们不知道吗?告诉你,当你们还没潜伏进来的时候,这个局就设计好了,我们在等着你们进来,你只不过是你们国会的炮灰而已。是不是一场空,你说了不算,看看你背后谁来了?”

  鲍威尔两眼如同毒蛇一般死死地盯着龙啸天,阴森森地道:“量你也使不出什么花招,你们今天都得死。”

  鲍威尔慢慢地转过身来,一位长相儒雅,英俊潇洒的男子,如同山岳一般,静静地站在一块巨石之上,全身凌厉的杀气,狂涌而出。

  “萧春秋!”

  鲍威尔面色瞬间变得极其狰狞,双目透出血红的暴戾,如同一头发狂的野狼,随时准备狂扑过来,撕碎一切。

  上一次就是萧春秋带领的

  第五部队,让自己下的一个特战大队,几十位贝雷帽的精英全军覆没,一个都没有回来。

  现在看到萧春秋,鲍威尔杀意大增,双目血红,如同厉鬼一般。

  “鲍威尔,我等你多时了,现在你那些徒子徒孙该上路了,他们在前面等着你。”

  虽然鲍威尔早就知道约翰队长和十名贝雷帽队员就是鱼饵,但现在亲耳从萧春秋嘴里听到他们已经上路,内心还是剧烈地刺痛,他们都是国家的精英,年轻而活生生的生命,为了国家的利益,做了炮灰。

  “是你杀了他们?”

  鲍威尔缓缓抬起双,一双掌竟然慢慢地增大,闪烁着一层淡淡的金属光泽。

  萧春秋哈哈大笑道:“我要杀的是你,那些小鱼小虾,由我们的特战部队负责干掉,现在他们大概回来了吧。”

  萧春秋话音未落,一辆悍马装甲战车,轰轰隆隆地开过来,慢慢地停下,一位一脸阳光,笑嘻嘻的年轻人和一位白衣如雪的俊俏男子,走下车来,后面是李战天、云琪和怀抱远程怪兽狙击步枪的王光全。

  诸葛春阳看着龙啸天,笑嘻嘻地道:“师傅,那些脓包饭袋太不禁打了,我一个人竟然干掉两个,如同杀两条野狗一般。”

  诸葛春阳故意在激怒鲍威尔。

  果然,鲍威尔听到诸葛春阳的话,只气得两眼冒血,咆哮如雷。

  这些贝雷帽特战队的队员,都是自己带起来的,里面包含了自己无数的心血,现在竟然再次上演了上次的悲剧,全军覆没。

  “龙啸天,你我一战,在所难免,现在是我们决战的时候了。”

  鲍威尔咆哮着,满头的白发根根狂舞,双目血红,如同一条疯狗一般。

  “哈哈,鲍威尔,别急着去死,等我的徒弟来到,你只配和他决战,要想和我决战,只怕你这辈子没有会了。”

  “什么?你徒弟?”

  鲍威尔哈哈狂笑道:“两次决战,你败了两次,要不是你跑得快,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吗?你不行,你徒弟更不行,让他来和我决战,不等于来送死吗?哈哈哈”

  “不见得吧,这次就怕是你前来送死,所有侵入中国领土的异族,都得死。”

  一句冰冷之极,带着强烈杀意的声音在后面传来。

  鲍威尔转脸一看,一位身材魁梧,面目坚毅,双眼深邃的年轻人,一步跨来。

  4

  李建连忙向师傅问好:“师傅,你老人家可好。”

  龙啸天慈爱地看着李建,眼中露出惊奇,又带着欣喜,徒弟李建的武功,比在少林寺的时候,又提高了一大截。

  鲍威尔脸色一变,脸上露出极其悲愤的神情:“你杀死了约翰?”

  李建冷声道:“那个狗东西真该死,是哪个王八蛋教出来的学生,武功是个脓包,不堪一击,行事更是卑鄙无耻,军刀里竟然暗藏枪,指头上还有致盲戒指,我要是见到他师傅,一定打得他满地找牙,喊我爷爷。”

  “噗哧!”

  云梅一听李建故意在鲍威尔面前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