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二十七章贝雷帽对决虎啸(1)(1/2)

加入书签

  1

  李建一见来了支援,顿时心里有了底,诸葛春阳驾驶的这辆最新型的悍马战车,肯定是在半路上缴获的,绝对不是诸葛春阳一个人。

  李建掉转车头,趁着所有的人还在惊愕中的那一刹那,穿甲瞄准了恐怖分子那辆悍马轮式装甲战车,按下了发射按钮。

  穿甲弹发出撕裂空气的怪啸,拖着一道白烟,旋转着高速扑来。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闷响,穿甲从悍马的尾部,打了进去。

  车内的三个恐怖分子,猛然看到一颗穿甲弹打到自己的面前,半声凄厉的惨叫刚从嘴里叫出,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来,只觉得眼前烈焰一闪,热浪扑面,刹那间就失去了意识,穿甲爆炸了。

  “轰!”

  一声爆响,天崩地裂。

  整个悍马装甲车,炸成一团烈焰,四分五裂。

  正在这时,恐怖分子一阵大乱,一大两小的三辆越野车,如同旋风一般驰来,每辆车上的两挺链条关炮,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狂风一般的子弹,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倾泄到恐怖分子的人群中,成片的恐怖分子根本来不及惨叫,直接被127毫米的子弹打碎。

  其中那辆大型越野车的天窗打开,白衣如雪的小白,黑发狂舞,两只眼睛杀意烈烈,两挥舞着两把粗大的榴弹发射器,如同一尊杀神,左右开弓,一枪打爆一辆悍马车上的高射枪,又一枪直接掀翻一辆吉普车。

  李建看着极其张狂的小白,一丝暖意在心头升起,每次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刻,都是自己的师弟小白,最先赶来。

  车内的狙击王光全,持着李建的远程怪兽狙击步枪,连续两枪,直接穿透两辆悍马车的轻质装甲,把127毫米的子弹,射进司的心脏。

  兵败如山倒。

  一辆辆悍马,在几辆越野车和诸葛春阳的装甲车的恐怖攻击下,炸得粉碎。

  50公里之外的一座沙丘旁,两辆悍马两轮装甲战车,在冰冷的月光下,顺着沙丘的沟壑,快速地穿行。

  第一辆装甲战车里,一位头戴贝雷帽,身材高大的金发中年人全副武装,一双鹰隼一般的眼睛,寒芒闪烁,透出一股浓烈的杀,鹰钩鼻子,刀削一般的嘴唇,喃喃地道:“就在这里。”

  电子地图上,一个红点闪烁不停,那个闪烁的红点,竟然就是恐怖分子的所在地。

  约翰队长伸一点那个位置,那个地方,快速地放大,整个地形地貌,出现在电子屏幕上。

  “莱斯特,还有多少时间达到这个位置?”

  约翰看着旁边的莱斯特。

  莱斯特,赫然就是和萧春秋交的那个狂妄的家伙,萧春秋的拐弯狙击步枪,就是从他的里缴获的,上次在北京,萧春秋饶过他一次,这家伙今天再次潜入,难道也是为了那个密码箱?

  贝雷帽,m国最精锐的特战部队之一,所有的队员以一当十,是部队中精英中的精英,任务就是深入各个国家,刺杀政要人物,盗取科技情报,拯救被绑架的人员。

  现在这两辆悍马战车,高速地接近那个地方,目的显而易见,最终目标,就是苏卫城和那个密码箱。

  他们好快的消息呀。

  小白和诸葛春阳干掉的那辆悍马战车,应该就属于这个小队。

  莱斯特看着电子地图上的恐怖分子所在地,轻声道:“2个小时后到达。”

  约翰的双眼死死地盯着电子地图,沉声道:“我们的一号战车,失去联系已经一天了,我查过那个区域,刚刚经历过一场龙卷风暴的袭击,难道他们已经遇难?凯斯特、杰瑞他们可是我们特战队的精英呀,不知道他们到底和这些沙漠里的人联系上了吗?如果没联系上,就不要联系了,直接秘密抢人,快速撤退,一定要赶在中国人的前面。”

  莱斯特道:“中国人没有这么快的速度,那个秘密居所,已经成功地存活近十年,一直没被中国人发现,他们劫持人质和密码箱,才十几个小时,中国人绝对想不到,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还有这样一个秘密地方。”

  “好,到达后,立刻发动突袭,抢到人质和密码箱后,快速撤退。”

  一个特战队员叽咕道:“我们和他们不是朋友吗?为什么不直接向他们要人?”

  约翰两眼闪烁着暴戾的寒芒,死死地盯住那位队员的眼睛,恶狠狠地道:“你给我记住,你这个蠢货,给你说过多少次,我们没有朋友,只有国家利益,如果向恐怖分子要人的话,他们绝对会再上报,太啰唆了,更会狮子大开口地要这要那,到那时,狡猾的中国人,早已打过来了,所以,我们直接突袭,记住了吗?你个蠢驴,大声回答我!”

  那位队员连忙站起,大声道:“记住了,长官。”

  “全体注意,检查装备,随时准备发动进攻。”

  “是,长官。”

  当天快黑的时候,战斗结束了。

  这群恐怖分子和j国人一样,没有人投降,全部被消灭。

  李建带领着众人,来到恐怖分子头目

  阿克松的办公室,诸葛春阳,马震天、李特立,快速地搜索一切情报之后,开始审问那个叫杰瑞的m国人。

  小白看着面前瘦多了的李建,轻声道:“李建,你瘦多了。”

  李建嘿嘿笑道:“没有呀?今天在大沙漠里,赶了一天的路,晒得。”

  “李建,你受伤了?”

  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李建的云梅,猛然发现李建胳膊上面包扎着急救包,大吃一惊。

  “嘿嘿,没事的,擦破了点皮。”

  诗雅大声道:“李建哥哥是为了救我们,才受伤的,流了好多的血。”

  云梅脸色一变,拉着李建来到一张桌子前,双快速地剪开仓促包扎的急救包和苏诗雅的那个内衣布条,露出那道十公分左右红肿的伤口,云梅眼睛闪着泪花,连忙用药水把伤口仔细地清洗一遍,快速地消毒。

  旁边的小白,冷酷的脸色,慢慢消失,眼里露出一丝担心,快速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瓷瓶,在伤口上倒出一些白色的粉末。

  白色的粉末快速地融化,眨眼间融进伤口之内,眼见着伤口慢慢地消肿,快速地愈合。

  众人顿时露出惊奇的神情,这是什么神奇的药物,效果这么显著?

  云梅掏出自己的急救包,快速地给李建重新包扎好。

  旁边的李战天,看着这位白衣飘飘、长得俊美干净的男子,给李建上药,内心极其奇怪,心道,小白不是有洁癖吗?连自己的都不握一下,现在不害洁癖了吗?

  李建看着小白和云梅道:“郑卫国的胳膊也受伤了,给他重新包扎一下。”

  东方云梅和云琪,连忙剪开郑卫国的急救包,郑卫国的伤口,要比李建重得多,竟然被打个对穿,还好,没伤到骨头,云梅快速地清洗着伤口,消毒,小白迟疑了一下后,把药瓶递给了云梅,云梅倒出了一些白色的药粉。

  小白的嘴角,微微地抽搐着。

  这种药粉是师傅专门给自己调配的,功能是生肌解毒,能快速地消肿止疼,还有一个奇特的疗效,就是能促使伤口快速地愈合。

  这种药比金子还要贵重,里面有一种药物叫促生素,需要到深海捕捉一种十分凶猛的剧毒海蟹,来提取这种药物,而这种剧毒海蟹,几乎绝种了,师傅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捉到了一只。

  伤口的愈合,主要靠促生素来完成,所以这种药,用完以后,很难配制。师傅只配制了一瓶,送给了自己。

  小白匀出了半瓶,一直藏在怀里,准备送给李建,现在用的这瓶,是自己的半瓶。

  看着还剩下一点的药粉,小白把药瓶擦干净后,连忙藏进怀里。

  小白走到李建身旁,伸握住李建的,一个白色瓷瓶塞到李建的里,小白轻声道:“快收好,这半瓶是我专门留给你的,有一个条件,就是只能自己用,绝不能给别人用,世界上只有这半瓶了,明白吗?”

  李建看了一眼小白,心道,不就是半瓶药粉吗?还这么神秘,但看到小白那关切的眼神,微微一笑,把那半瓶药粉,贴身藏好。

  小白的脸色再次恢复冷酷的表情,迅速把在路上活捉到这个叫杰瑞的m国特战队员的经过,给李建讲了一遍。

  李建一听,内心一惊,m国人的特战部队潜进来干吗?难道他们也是为了苏卫城和密码箱而来?

  天一亮,要尽快把苏卫城和密码箱送走,不能停留一会儿。

  “马震天!”

  李建大声喊道。

  “到!”

  李建看着马震天道:“从现在起,你和李特立轮流值班,带着你的虎啸分队,专门保护苏卫城、苏诗雅和密码箱,记住,一步都不能离开,我估计,m国的特战队潜伏进来的目的,就是苏卫城和密码箱,记住了吗。”

  “记住了!”

  杰瑞的嘴很硬,到现在什么都没说,诸葛春阳没有办法,只能给他注射催眠制剂。

  当药效起了作用的时候,杰瑞说出了m国人的飓风行动计划。

  所有的人听到后都大吃一惊。

  小白快速地给国家安全部汇报获得的情报,而李建连忙向酒泉军区的领导汇报已经救出了苏卫城和密码箱,连同m国特战队的人已经进来的消息都报告给了李司令。

  李司令听后微微一惊,这种事情已经发生多次了,m国人每次到来,都被我们的特种部队干净彻底地干掉,特别是前年的那次海底较量,我们的特战队,直接把对方包了饺子。

  m国人亡我之心不死呀。

  李司令告诉李建,已经派出了三架武装直升,前来支援,虎啸特战队的另外三个小分队,会很快赶到。

  又是一场龙虎之斗在等着他们。

  就在李建和李司令刚刚通完话的时候,m国人的特战队到了。

  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约翰的两辆悍马战车,如同两条毒蛇,悄悄地潜到。

  派出的两个侦察兵回来报告,恐怖分子住所里刚刚发生过激烈的战斗,并且发现中国士兵在巡逻。

  “混蛋,中国人的行动好快呀。”

  约翰倒吸了一口冷气,看来中国人已经得了,但他们还没来得及撤退,战斗刚刚结束,人质和那个密码箱,肯定还在这里。

  只要人质和密码箱还在,自己就一定能抢到这两样东西。

  浓烈血腥的杀意,从约翰的眼里透出。

  “莱斯特带领第一小组,在前面佯攻,海威斯带领第二小组在左边骚扰接应,我带领第三小组,在后面插进他们的心脏,抢到人之后,以信号弹为准,快速撤退,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

  说话间,约翰带领四个人,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黑夜之中。

  莱斯特一挥,带着六个特战队员,悄然无声地扑向前面,剩下的四人,由海威斯带领进行骚扰。

  莱斯特带领的六个队员,身矫健,动作干净利索,如同毒蛇一般,快速地扑向最前面的两个站岗的特战队员。

  周海涛是虎啸特战队第四小队的特战队员,搏击高,而且还有一套百发百中的绝顶枪法,他的位置,就在两位明哨的左侧20米,静静地潜伏在几颗茂密的沙柳丛中,周海涛是暗哨。

  周海涛灵的大眼睛,仔细地搜索着一切可能的情况。

  猛然,前方正在鸣叫的秋虫,哑然无声,这一情况,瞬间引起了周海涛的注意,枯草中,一条鬼魅一般的人影一闪。

  周海涛静静地伏在地上一动不动,训练有素的他没有大声喝问,快速地打开95狙击步枪的保险,还没来得及上子弹,背后一道寒芒直射他的后颈。

  又快又狠,悄然无声,如同眼镜蛇一般。

  前面的人影吸引他的注意,后面的人偷袭,好毒辣快捷的段。

  从敌人袭击暗哨的战术,和闪电一般的诡异速度,周海涛知道,袭击自己的敌人,绝对不是一般的恐怖分子,这种毒辣的战术,好像是m国的贝雷帽特战队最擅长的段。

  不容周海涛多想,一个闪电一般的规避。

  “噗!”

  凌厉的刀芒,擦着周海涛的耳门飞过,射进沙土之中,连刀柄都没有露出来。好恐怖的力度,这要是射进自己的后颈,绝对能贯穿自己的脖子。

  发射飞刀的波特,根本没想到周海涛能躲过自己百发百中的飞刀,不禁一愣,周海涛抓住了这个绝好的会,他抓起95狙击步枪的后柄狠狠地砸向对方的脑门。

  波特一声闷哼,快速地低头,铁枪柄擦着自己的耳朵扫过,半个耳朵竟然被砸掉,钻心的剧痛让波特差一点叫出声来,污血狂涌。

  但他不能发出声音,中的另一把军刀,寒芒一闪,只插周海涛的心脏。

  2

  但周海涛根本不理会波特的刀芒,枪柄一收,95狙击步枪的枪刺顺势一挑,由下而上,寒芒一闪,直挑波特的咽喉。

  天哪,这是什么打法?难道要和这个恐怖的家伙同归于尽吗?

  波特哪里知道,中国特种部队的每一位队员的脑子里,深深地烙进一句话:“狭路相逢,勇者胜。”

  如果你抱着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想法去战斗,敌人就会被吓破胆,你的强大气势,就会让敌人腿脚酥软。

  波特连忙一侧脖子,让过周海涛的枪刺。

  周海涛笑了,兰州军区的步枪格斗等于最厉害的绝招,就是这一招三式的砸、挑、扫三式。

  这一招,周海涛每天要练上几千遍。

  波特刚刚躲过周海涛的上挑,还没来得及行动,周海涛的左胳膊猛带枪身一扫,尖利的枪刺,带着一溜寒芒,扫过波特的咽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