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五章是男人,都想战胜对手(1/2)

加入书签

  1

  “第五部队?你是第五部队的特种兵?”

  李建一听这个独特的名字,内心狂跳,一丝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第五特种部队,那可是在整个军界赫赫有名,威震八方的特种部队,李战天竟然来自那支部队,太让人感到意外了。

  李战天感到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

  他在第五部队干得好好的,上面一个领导找他谈话说a首长的四位特级警卫就要退役,一时找不到各方面都合格的警卫,上面有人想到了第五部队的神枪李战天。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所以,李战天来到了中央特卫团。

  按规定,李战天虽然是一位神枪,但还要接受特卫团的各种特殊的技能训练。

  作为一名特级警卫,不光要是一个神枪和搏击高,更要有一双火眼金睛,能在成千上万的人群中,快速发现对首长不利的因素,而且警卫的身体,应始终有着挡住高速奔来子弹的准备。

  这一切都必须加强训练。

  生性好强倔强的李建,这次真正地感觉到李战天对自己的威胁,队长这个位置,对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遇到李战天这样的高,这让李建内心产生一种强烈的打败李战天的。

  是男人,都想战胜自己的对。

  打败了李战天,不论自己的射击、搏击和各种境界,都会上升一个新的层次。

  看着李战天脸上露出的那一抹胜利在望的笑意,李建内心燃烧起熊熊的战意。

  打败他,一定要打败他。

  李建看着李战天微微笑道:“在我李建眼里,没有突破不了的极限,你等着瞧吧。”

  说着话,快步来到射击线,双快速平稳地取过弹匣,上子弹。

  李建没有任何顾虑,更没有一丝的心理压力。

  他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冷傲的李战天,多好的一位对,这可是现实之中,很久没有遇到过的了。

  一丝兴奋在李建的眼里一闪,高寂寞呀。

  李战天同时感到李建的熊熊战意,两人的眼光狠狠地撞在一起,火星四溅。

  看着李建眼里爆射的战意,李战天感觉到,这将是一位可怕的对。

  关键的一局呀。

  人头靶快速飞到空中。

  李建的眼中只有在做不规则蛇形运动的人头靶。

  挥枪射击。

  “砰!砰!砰!”

  连声爆响,枪声之间几乎没有停顿的间隙。

  四枪。

  35秒。

  李战天狂喜之极,一丝不可压抑的笑意从脸上显出。他知道自己赢了,李建开了四枪,用了35秒,但第五枪竟然没开。

  五发弹为什么只开了四枪?

  欧阳剑和东方云梅都疑惑不解地看着面带微笑的李建。

  如果李建再继续开第五枪,时间绝对会超过5秒。

  战士们也都感到纳闷,李建为什么只打了四枪?难道枪出现故障?

  一个新战士猛然看到大屏幕上的五个人头靶的眉心全部被子弹击穿。

  “看那五个人头靶!”

  所有的人都盯着大屏幕上面的人头靶。

  天哪,不会吧,四枪竟然击穿五个人头靶的眉心,不可能吧?

  难道其中的一枪贯穿了一个人头靶,然后再击中另一个人头靶的眉心?

  一枪双靶?这样也行?

  如果一枪贯穿两个人头靶,同时击中人头靶的眉心,两个人头靶的眉心必须和枪口在同一条直线上。

  而在同一条直线上的几率极低,而且人头靶还在做蛇形运动。

  李建竟然创造了一个奇迹。

  欧阳剑和东方云梅看着大屏幕上面的特写镜头,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小子,一枪击穿两个人头靶的眉心,这在他们几年的执教生涯中,还是第一次。看来,两个月之后的全区大比武,李建绝对有望问鼎射击冠军。

  欧阳剑和东方云梅两人互相点了点头,强忍内心的激动,李战天正队长的位置,是争不过李建了。

  这下很难办了,上面的意思要让李战天担任队长,但李战天的射击成绩比李建还是差了一点。

  李战天一脸阴沉地看着大屏幕上面的图像,眼里闪烁着一丝寒芒。

  自己确实输了,射击两场,自己输了两场。

  一丝冷笑在李战天的脸上露出。

  李建只打了四枪,但比赛是打五发弹。

  很明显,虽然李建用四枪击穿了五个人头靶,但李建没有打完五发弹,按比赛规定,李建输了。

  毕竟还年轻呀。

  李战天看着李建,冷冷地道:“你输了。”

  李建慢慢地退出那发子弹,验完枪后,似笑非笑道:“按比赛规则我输了,射击比赛我们平,但自由搏击,你输定了,你没有任何会。”

  2

  李战天瞳孔微缩,知道

  这家伙说的是什么意思,看着李建那充满自信的眼神和散发出的强烈战意,一丝杀意在眼角一闪,一字一句地道:“李建,搏击场上见吧,在整个军区,还没有谁敢和我说这种话。”

  欧阳剑看着两人针锋相对的目光,一丝担心在心中升起,李战天身后的背景很深,欧阳剑不明白上面到底是什么意思?李战天在第五特种部队的霹雳小队任队长,为什么来争这个新兵训练第一大队的队长?

  现在两人的射击比赛战个平,如果李战天在搏击散打比赛中赢了李建还好,但李建的身,自己早已领教过了,如果真正打起来,自己可能不是他的对,而李战天的自由搏击,和自己在伯仲之间。

  听云梅说,自从李建来到新兵连,每天跑到训练场上,死命地练习戳心脚和双互搏术,但不知这小子的进度如何?

  趁着20名新战士进入搏击训练场,欧阳剑叫过来李建。

  欧阳剑看着战气正浓的李建,拍了拍李建的肩膀道:“李建,准备好了吗?”

  “是!”

  李建说完,看也不看欧阳剑,快速地走向比赛场地。

  好倔强的小子!

  东方云梅看着李建那倔强的脸色,微微笑道:“李建,我支持你,希望第一训练大队,在你的带领下,全部通过考核,一个不落。”

  李建听到云梅的鼓励,内心一阵激动,心中更加坚定打败李战天的决心。

  早已站在比赛台子上面的李战天,看着李建一脸战意地快速走来,脑海里想起临来前,自己爷爷的话。

  战天,你带领第五特种部队的霹雳小队,立下赫赫战功,已经到了军人生涯的巅峰,要想再进一步的发展,你可以到中央特卫团历练一番。

  是呀,自己一定要取得第一训练大队长的位置,打败这个乡下佬。

  李建看着李战天那张英俊儒雅的面孔,透出股股强烈的杀意和一种破釜沉舟的决心,微微笑道:“李战天,你输了。”

  李建故意这么说,是打击他的信心。

  李战天微微一愣,冷森森地道:“李建,输的是你,我要打得你四脚朝天,乡巴佬。”

  乡巴佬!这三个字让李建怒火中烧。

  没有任何人生下来就是贵族。

  看不起人是吗?你的祖先难道不是乡下人?

  但李建又是一愣,好熟悉这句话,自己在哪里经常听到这句话?

  猛然,一丝笑意在李建的嘴角露出,李建终于想起这句话是谁说的,难道眼前的李战天是他?不会吧,这也太巧了吧。

  看来,只要自己说出谜底,李战天连出的信心都会没有。

  因为,李建已经在某个地方,已经多次打败李战天,最后,在李战天的多次请求下,收了李战天当小弟。

  李建微笑着看着战气冲天的李战天道:“李战天,我说你输了,你还不相信,你现在心理压力太大,虽然有种破釜沉舟的决心,但却违背了咏春拳的拳意,影响你的寸劲爆发,说你输了,你就输了。”

  李战天一听,连忙收敛心神,咏春拳的龙筋虎骨功快速地在全身运转,内心变得如同一泓湖水,波澜不惊。

  李建微微一笑,看着李战天摆了一个二字钳羊马起式。

  他一声冷哼,两一晃,闪电一般的三星锤,直接砸向李建的胸口,整个臂的寸劲猛然爆发,带动拳头,如同弹簧一般高速地震动,发出尖利的破空长啸。

  李建知道咏春拳里的三星锤十分厉害,霸道之极,可以开石裂碑,但也知道他的弱点在哪里。

  他可不敢硬接,身形一闪,两化做武当太极的如封似闭,钳向李战天的三星锤。

  李建小看了李战天自小就练得出神入化的三星锤,双刚一钳住三星锤,李战天的双臂一抖,一股磅礴如同钱塘大潮一般的滔天大力,猛烈爆发,李建的身形如同一颗炮弹一般,被轰出数米开外,落向搏击台的外面。

  3

  如果李建飞出搏击台,李建就输了。

  “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