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二十六章深入敌穴(2)(1/2)

加入书签

  阿克松点点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我给你打开密码箱!”

  阿克松狞笑着看着苏卫城。

  苏卫城搂住神情坚定的苏诗雅,快速地输进爆炸毁灭密码。

  诗雅微微地闭上眼睛,把头靠在爸爸的胸前,轻声道:“妈妈,亲爱的妈妈,女儿来找你了,李建哥哥再见。”

  两滴清泪从诗雅的眼角滑出。

  苏卫城的指刚想去按确定码。

  “砰!”

  一声震天的暴响,李建一枪打在阿克松的眉心,阿克松下半截脸上顿时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头盖骨和脑浆直接高高地飞起,砸在后面的墙上。

  “砰!砰!砰!”

  李建里的两把,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喷出烈焰,七、八个恐怖分子,根本没来得及反映,全部被的子弹掀起,整个脑袋被打得稀烂。

  李建快速地冲进屋子,看着苏卫城和诗雅道:“我是李建,快跟我走。”

  苏卫城大吃一惊,失声叫道:“什么?你是李建?”

  虽然,李建的外貌是个恐怖分子,但李建的声音,苏卫城和诗雅终生难忘。

  “李建哥哥!真的是你吗?”

  “诗雅,真的是李建哥哥,快走!”

  诗雅一声大叫,喜极而泣,一下扑进李建的怀里,呜呜地哭个不停。

  诗雅本来绝望的眼睛里,再次现出生命的色彩。

  李建弯腰拾起一把枪塞到诗雅的里,大声道:“会用吗?”

  诗雅一把攥住那把枪,眼里再也不是那种柔弱的神情,一种不屈的倔强在眼里透出。

  “我会,爸爸已经教过我。”

  诗雅说着话,熟练地拉套筒上子弹。

  “苏总,快跟我走。”

  苏卫城捡起一把枪,一把提起密码箱,大声道:“好的。”

  郑卫国和王光全快速地冲了进来。

  诗雅举枪就射。

  两人一个翻滚,躲过子弹,大声叫道:“自己人!”

  说话间,两人露出本来的面目,这一下,只惊得诗雅和苏卫城目瞪口呆。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顿时大笑不止。

  “快冲出去,有车接应我们!”

  李建一拉诗雅,刚要冲出去,一股滔天的恐怖威压,如同狂暴的龙卷风暴,疯狂地压来,好大的恐怖威压,这绝对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杀。

  阿史那思山如同一尊杀神,冷森森地站在院子中间,衣带和头发胡子,迎风狂舞,血红的眼睛透出浓烈而血腥的杀意,中的加利尔狙击步枪死死地瞄准李建。

  但几乎同时,李建的两把,死死地瞄准阿史那思山的眉心。

  狭路相逢勇者胜。

  两位世界级的顶级枪王,碰到一起,强大的精神压力和俾倪天下的绝霸气势,如同两条蛟龙,猛烈地纠缠在一起,相互挤压,相互撞击、相互纠缠。

  两人几乎同时,扣动了扳。

  但李建的子弹快了一点,就是这一点,救了李建自己的宝贵生命。

  李建的两发子弹,同时打进了阿史那思山的眉心,阿史那思山的整个头颅被两发子弹炸去了半截,无头的尸体如同一杆标枪,死死地钉在院子的中心。

  就是快了那么一点,阿史那思山的枪口发生了偏移,子弹擦着李建的肩头,打在后墙之上。

  “砰!”

  一声沉闷的爆炸,整个后墙被炸出一个巨大的黑洞。

  李建的肩头,鲜血狂喷。

  诗雅一声大叫:“李建哥哥受伤了!”

  “嘶!”

  一声撕裂衣服的声音传来,诗雅撕下自己的衣服,紧紧地抱住李建的肩头。

  郑卫国掏出急救包,快速地给李建止住流血。

  “轰轰轰!”

  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传来,一辆外加装甲的悍马车,疯狂地扑来,又是一个阿史那思山模样的家伙,冷酷地坐在悍马车上,乱发狂舞,肩头上的火箭筒,死死地瞄准李建几个人,瞳孔微缩,扣动了扳。

  4

  装甲悍马车上,肩扛火箭筒的杀,正是阿史那思山的弟弟阿史那思地,当他远远地看到自己的大哥被对方两枪打掉半截脑袋的时候,不禁目眦欲裂,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厉吼。

  亲眼看着自己的哥哥被打掉半截脑袋,早已红了眼睛的阿史那思地,猛踩油门,嚎叫着,开着装甲悍马车,疯狂扑来。

  郑卫国怀里抱着巴雷特m82a1,身形急速地翻滚,跃到一块巨石之后,枪管一伸,m82a1喷出了烈焰。

  “砰!”

  一声震天的炸响,126毫米的子弹,直接打在阿史那思地的头颅。

  “噗!”

  失去头颅的尸体,竟然抱住高射枪不丢,指继续扣动着扳。

  王光全里的v96狙击步枪喷出了烈焰。

  “轰!”

  一声天

  崩地裂的爆炸,悍马车在烈焰中飞上了天空,炸为碎片,阿史那思地去见他的上帝了。

  几个人快速地躲到废墟的后面,大批的恐怖分子,哇哇暴叫着,持ak47,疯狂地冲来。

  现在,几个人的处境极其不妙,恐怖分子如同狼群一般,人太多了。

  负责接应的云梅,为什么还没来到?难道云梅遇到什么危险?

  云梅看着李建三人快速地扑向西北角,自己的心已经跟着李建去了,看着车内,没有斯捷奇金枪,上帝的审判也不在,知道这两把枪,李建带在身上,云梅放下心来,有了这两把枪,李建应该对付得了一切危险。

  云梅伸取下挂在车上的ppa公司生产的远程怪兽狙击步枪,枪身发出幽蓝的光芒,好枪呀,真是一把好枪。

  云梅正在欣赏着这支好枪,远处猛然传来一阵轰鸣声,就连地面,都有点震动。

  这是什么车辆?地面的震动这么大?难道是装甲车不成?不会吧,不可能是装甲车,这个恐怖分子的住所虽然隐秘,但也不可能运来装甲车呀?

  云梅看着那辆装甲车,刚想发动越野车离开这里,两条人影如同鬼魅一般站在云梅的车前,吓了云梅一跳。

  借着昏暗的灯光,云梅看到,这两人都是一头的金发,蓝色的眼睛,竟然是两个西方人?

  “下来,老子借你的车用一下。”

  麦克看着车内瘦小的云梅,不屑地大声喝道。

  云梅现在还是化装成那个矮个子酒鬼。

  她要随时准备接应李建他们,越野车绝对不能借给别人,这两个狗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麦克一见对方竟然没有理会自己,不由得勃然大怒,在这里,所有的人见到自己,都是点头哈腰,没有人敢违背他的意志,就是强奸他们的妻子,他们都不敢反抗,没想到这个瘦弱的家伙,竟然不理睬自己。

  麦克愤怒了,快速地冲过来,伸掏出自己的枪,冷森森的枪口对着云梅的头颅。

  云梅知道,现在有麻烦了,如果不干掉这两个外国人,势必影响自己的任务,但又不能有枪声。

  想到这里,云梅一声冷笑,猛地打开车灯。

  耀眼刺目的灯光照在麦克的脸上,麦克双眼的焦距来不及调节,眼前一片漆黑,云梅猛地打开车门。

  “砰!”

  一声闷响,硬质合金板做成的防弹门,狠狠地撞在麦克的身上,直接把麦克撞飞两米开外,几乎同时,云梅中多出一把装有的枪,对着翻滚在地的麦克开了枪。

  “噗!噗!噗!”

  连声轻微的闷响,子弹高速地射向倒在地上的麦克。

  但麦克的身极其敏捷,快速地躲闪着云梅的子弹,身形如同弹簧一般,射进黑暗之中。

  云梅砰的一声,快速地关上车门,猛然发动越野车,撞向前面的迈尔。

  迈尔看到云梅竟然用向麦克射击,就知道车上这人有问题,但明明是这里的人呀?怎么会向麦克开枪?

  当他看到越野车高速地撞向自己的时候,迈尔瞳孔微缩,伸掏出一把枪,对着云梅连续开枪。

  “砰!砰!砰!”

  连声爆响,子弹打在越野车的防弹玻璃上,弹出老远,玻璃完好无缺。

  “防弹车?”

  迈尔一声惊叫,身形一个鱼跃,躲过云梅的越野车。

  就在迈尔的枪声响起的时候,西北脚地牢的方向,传来爆豆一般的枪声。

  云梅知道李建那里打起来了,连忙猛踩油门,越野车如同脱缰的野马,冲向西北角。

  李建借着爆炸的烈焰,看着近百名的恐怖分子,嗷嗷叫着冲过来,暴风雨一般的子弹,压得几个人根本抬不起头来。

  自己的左臂受伤,已经不能开枪,右还要抱着诗雅,快速地躲避着恐怖分子的子弹。

  郑卫国和王光全的两支狙击步枪,快速喷射着烈焰,每一颗子弹都把对方打得断为两截,鲜血横飞。

  但对方人太多,特别是几辆外挂装甲的悍马,火力十分凶猛,车上全是双轮双管的高射枪,又粗又长、156毫米的枪子弹,高速地射击着,如同暴风骤雨一般密集,一般的砖墙,竟然直接打穿。

  悍马车高速地逼近,恐怖分子嚣张地咆哮着压来。

  危险,情况十分危险。

  李建连忙把诗雅放在几块巨石的后面,快速地道:“别动,好好地待在这里,我去干掉那几辆悍马。”

  诗雅看着李建,双猛地搂住李建的脖子,红润的小嘴,亲在李建的脸颊上,轻声道:“李建哥哥,小心。”

  李建嘿嘿笑道:“调皮的小丫头。”

  李建快速地翻滚着,匍匐着,伸掏出怀里的上帝的审判黄金枪,甩就是一枪。

  “砰!”

  一声沉闷的爆响,一颗粗大的子弹,发出撕裂空气的怪啸,直接打在冲在最前面的一辆悍马车上。

  “轰!”

  子母窒息,直接让那

  辆悍马,变成一团耀眼的烈焰,车上的弹药箱瞬间爆炸,悍马车被炸得腾空而起,四分五裂。

  另外几辆悍马,立刻发现李建的位置,所有的高射枪子弹,如同瓢泼大雨,对着李建狂泻。

  “啊!”

  不远处的诗雅,看到李建极其危险的处境,不由得一声惊叫。

  李建知道高射枪子弹的恐怖,连忙一个快速地鱼跃,身形扑在一堆废墟之后。狂泻而至的高射枪子弹,打在那堆废墟之上,只打得火星四溅,烟尘乱飞,整个废墟的前半部,瞬间被数挺高射枪的子弹夷为平地。

  废墟在快速地减少,高速地向李建推进。

  危险,现在李建的位置极其危险,当所有的废墟被子弹夷为平地的时候,李建的身形,就会暴露无遗。

  远处的苏卫城、诗雅,看着李建,极为担心。

  郑卫国、王光全看到李建的处境极其危险,一声怒吼,猛然跃起,怀里的狙击步枪喷出了烈焰。

  “砰!砰!”

  两颗狙击步枪的子弹,直接打在两辆悍马枪的胸口。

  “轰!轰!”

  两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闷响,两个枪射的尸体,夹杂着破碎的内脏,飞到空中。

  “嗖!”

  郑卫国只觉得自己的右臂一麻一凉,鲜血狂涌,巴雷特狙击步枪,已经抱不住了。

  一颗子弹,直接贯穿了郑卫国的右臂。

  还好,不是高射枪的子弹,如果是高射枪的子弹,郑卫国这条胳膊,就保不住了。

  两挺高射枪哑火,李建的压力顿时减轻,这可是郑卫国和王光全冒着生命危险,强行开枪,来减轻李建的压力。

  李建看到郑卫国的右臂喷出鲜血,一声惊呼,伸一枪打爆了一个继续向郑卫国开枪的恐怖分子,连续几个鱼跃,闪到郑卫国的跟前,快速地掏出急救包,给他包扎止血。

  李建看着郑卫国,眼睛湿润了。

  “谢谢,兄弟。”

  郑卫国脸色有点惨白,轻声道:“我们是兄弟,李建,在龙阳武警总队的时候,我们就是兄弟。”两人的紧紧地握在一起。

  王光全几个前滚翻,快速地闪来,看着郑卫国血迹斑斑的胳膊,急切地道:“伤到骨头没有?”

  郑卫国苦笑道:“还好,没伤到骨头。”

  王光全顿时长出了一口气,放下心来,没伤到骨头,一般恢复很快,还能参加首长在酒泉的保卫工作。

  这时,又有几辆悍马,而且竟然有一辆外挂装甲的轻型装甲车,冒着蓝烟,高速扑来,车上的两挺双管双联的关枪喷出道道烈焰,恐怖的子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而来。

  李建眼睛一亮,快速地向王光全打着势,告诉王光全,你向左,我向右,抢了那辆装甲车。

  李建右抱起巴雷特m82a1狙击步枪,身形如同一道闪电,做着蛇形规避的动作,向那辆装甲车包抄迂回,但对方的火力太猛,一下子反而把李建压在一堆乱石沙丘之后,另外几辆悍马车,车上的高射枪子弹,打得李建根本抬不起头来,就是王光全,也被压制得根本不能动弹。

  两人瞬间陷入绝境。

  远处的苏卫城眼里,顿时露出绝望的神情,苏诗雅的眼泪已经哗哗流下。

  李建哥哥,你如果死了,我就陪着你去。

  数十个恐怖分子,嗷嗷地狂叫着,转眼扑到李建前面的十米地方,紧紧地围了上来。

  领头的一个毛胡子恐怖分子,狂笑着挥舞着中的ak47,大声叫道:“打碎那个王八蛋。”

  说着话,数十个恐怖分子围了上来。

  李建被装甲车和悍马的子弹压制得根本抬不起头来。

  危险呀,极其的危险。

  猛然,远处的恐怖分子一阵大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