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二十六章深入敌穴(1)(1/2)

加入书签

  1

  天哪,不会吧,怎么会闯到这群人堆里?

  郑卫国、王光全、东方云梅连忙跑到那道亮光面前,向外看去,三人更是大吃一惊,李建的脑子快速地运转着,顿时明白,这些人,肯定和自己一样,也是躲避那个该死的龙卷风暴,把车开到这个河道里来。

  这下怎么办?要是暴露的话,这么多人,自己还不被打成马蜂窝?

  “砰!”

  一声巨响,吓了李建他们一跳。

  有人从车后面拍了越野车一下,一个声音传来:“喂,装死吗?快点开车跟上,头儿已经抓到那个姓苏的,还有他那漂亮的女儿,快回去。”

  紧接着,外面传来各种汽车启动的声音。

  郑卫国、王光全紧紧地握住里的狙击步枪,枪口对外,随时准备战斗。

  李建一听,顿时大吃一惊,什么?姓苏的?还有他的女儿?难道说的是苏卫城、苏诗雅他们?不会吧,他们可有军队护送?

  李建当然不知道,这些人,就是袭击暴风口虎啸特战队的那批人,在象征似的骚扰之后,撤了回来,目的就是牵扯虎啸特战队的兵力,掩护阿史那思山撤退。

  不成想,在这里遇到该死的龙卷风暴,所有十几辆车,和李建一样,躲进了这个河道。

  而他们的车队中,有一辆越野车,和李建的越野车外形,几乎一模一样。

  但他们的那辆越野车,已经被龙卷风暴卷走了。

  云梅一愣,忙道:“什么?苏卫城和苏诗雅被抓来了?”

  李建连忙打着势,轻声道:“跟上他们,看看再说。”

  说着话,开始试着发动车子,一声强劲地轰鸣,越野车还好,一下子,就发动起来,慢慢地移动。

  李建开动刮雨器,把前面的一层厚厚的沙子刮掉,外面的光线,顿时照射进来。

  太阳已经偏西,居然已经是下午了,这场风暴刮了好几个小时,真是恐怖至极呀。

  李建决心跟着这些人,看看他们抓住的姓苏的,是不是苏卫城和苏诗雅。如果苏卫城和苏诗雅,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李建慢慢地开着越野车,跟在一辆布满灰尘和沙子的悍马车的后面,车上好像坐着四个人,正在叽里咕噜说着什么,其中一个好像是酒鬼,竟然有点喝多的样子。

  云梅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轻声道:“一会儿找会,干掉悍马车里的四个人,剥掉他们的衣服,然后我给你们化妆,以免他们认出我们。”

  李建点点头道:“等会吧。”

  十几辆车,专找偏僻的路线,开了两个小时,太阳慢慢地落下山,整个大漠一片火红。

  四个人都被这绚丽的夕阳,惊呆了。

  大漠的夕阳太漂亮了。

  天慢慢地暗下来,前面的那辆悍马竟然一下子熄了火,司多次发动,竟然发动不起来,后面的车快速地通过,没有停留,估计他们的住处已经不远了。

  真是老天有眼,天助我也。

  四个家伙骂骂咧咧,狠狠地拍打着悍马车。

  等到后面的车全部过完,李建慢慢地减速,让越野车靠近悍马,停了下来,然后摸出一把带有的枪,等待着会。

  李建打势,让郑卫国和王光全从左边对付两个家伙,自己和云梅在右边对付这两个家伙。

  果然,一个高个子的家伙,看到后面的越野车,眼睛一亮,慢慢地走来强硬地道:“你好,兄弟,能借你的车用一下吗?前面就是我们的住处,你们到后,找我来取车。”

  由于天黑了下来,那家伙根本看不到车里的情况。

  他妈的,这是个什么东西?把车借给你,我们步行回去吗?真是个无赖。但李建现在摸不清情况,不敢造次。

  李建连忙回答道:“好的,兄弟,上来吧,我们带你们到住处吧。”李建说话间,收起枪,一把寒芒四射的军刀,藏在里。

  另外三个人,也是极其的傲慢,慢腾腾地来到车前,两个走向郑卫国他们的左方。

  郑建国和王光全的里,多出了两把锋利的首。

  李建一打势,让他两人慢一点开车门,等着自己干掉这两个再说。

  高个子来到车门前,一双眼睛闪着贪婪的寒芒,大声道:“老子借你们的车,是看得起你们,赶快滚下来,老子要上车。”

  李建连忙笑着道:“兄弟,我们把车给您擦干净,里面全是沙子,车里的空间很大,您上来后,我们给您开车,你躺在这里休息就可以了,行吗?”

  李建想把这个坏蛋骗上来再说。

  高个子一声冷哼,伸就去抓车门。

  李建让车门半开,不能让另一个人看到里面的情况,然后伸把那家伙拉上来。高个子很受用李建的服软,眼里的寒芒渐渐地消失,心道这还差不多。

  高个子刚坐在座位上,还没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只觉得咽喉一凉一痛,张嘴就喊,但云梅在瞬间就用毛巾捂住了他的嘴,同时,另

  一条毛巾,捂在他的咽喉,吸干血迹。

  特种部队杀人,极其讲究,下刀很浅,瞬间割断气管,动脉和神经,人在半秒的时间,就会失去反抗能力,气管被割断,根本叫不出声来,李建从李战天那里,学会了这招杀人的方法。

  高个子身子一软,眼睛瞪得溜圆,咽了气。

  另一个身体瘦弱的家伙,是个酒鬼,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走路直晃,看样子,他是喝多了,根本不会想到竟然有人刺杀他们。

  这家伙想也没想,趔趔趄趄地直接上来,一下就被李建勒断了脖子,再次干掉。

  但这个狗东西是个酒鬼,让李建没想到的是,他怀中竟然有一个酒瓶,酒瓶一下子掉了出来。

  “铛!”

  一声爆响,酒瓶偏偏摔在他的铁制ak47的后柄上,摔得粉碎。

  另外的两个家伙,极其警觉,他们过的都是刀头舔血的杀戮日子,对血腥气味极其敏感。

  鼻子中竟然飘过一丝血腥气。

  “咔嚓!”

  两声巨响,他们中两把ak47顶上了子弹,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越野车。

  气氛刹那间凝结,降到冰点以下。

  李建快速地给郑卫国打着势,让他开门,然后道:“你的朋友喝多了,酒瓶摔碎了,你们快上来,扶他一把。”

  李建说完,示意郑卫国打开车门。

  郑卫国刚刚把车门打开,李建就把破酒瓶子,丢了出去。

  酒瓶子在地上裂开,浓烈的酒香,四处散开,两个家伙神情一松。

  就在两个家伙一愣神的刹那,郑卫国中的刀子,化作一道白光,射向一个家伙的咽喉。

  “噗!”

  飞刀直接贯入一个家伙的咽喉,竟然直接穿透,脖子后面露出一截惨白的刀尖。

  另一个家伙大吃一惊,举枪就想射击,但李建中带有的枪响了。

  “噗!”

  子弹直接打进那家伙的眉心,两个恐怖分子,一头栽倒在地,瞬间死亡。

  李建警戒,郑卫国和王光全,冲了下去,快速地剥掉两人所有的衣服,连内裤都没有留下。

  两人快速地返回车内,把另外两人的衣服,全部扒光,也是不留内裤。

  这是因为很多恐怖分子,都是把身份牌缝在内裤之内。

  郑卫国和王光全,快速地在路旁挖坑,把四个家伙埋了起来。

  云梅快速地在身旁的一个小包内,取出各种各样的药水,快速地调制着,调制好了以后,看着郑卫国道:“过来,化妆一下。”

  云梅说着话,把药水快速地在郑卫国的脸上揉搓着,不一会儿,一个活脱脱的恐怖分子,就出现在大家面前,而且就是刚才四人中其中的一个,这下,把李建惊呆了。

  “云梅,什么时候学的这一招?”

  李建看着云梅道。

  “在第五特种部队,我学的就是追踪和反追踪里面的化妆和易容技术,想不到,今天能用上,快点,给你两人化妆,记住自己的身份牌和名字。”

  几分钟后,三个人互相看着,顿时哈哈大笑,太像了,就连眉毛都加长了。

  “云梅,你化妆成什么样子?”

  郑卫国笑嘻嘻地看着东方云梅。

  云梅苦笑道:“只有那个酒鬼的身材瘦小,我只有当回酒鬼了。”

  说完话,云梅快速地给自己易容。

  几分钟后,活脱脱的一个酒鬼,出现在大家面前。

  “来,大……家再喝……一杯。”云梅结结巴巴地学着酒鬼的样子。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都笑了起来。换好衣服后,四人开着越野车,快速地向前驰去。

  果然,半个小时后,昏暗的月光下,现出一个庞大的沙漠屯子。这个屯子,正是恐怖分子住的地方。

  李建小心地开着车,快到屯子的大门口,旁边埋伏的暗哨大声喝问道:“报出身份。”

  “第六分队士兵库尔。”李建打开车门,大声回答。

  暗哨直接走出来,用强光电照了照李建,嘿嘿笑道:“库尔,你怎么才来,什么时间换了车?你的悍马哪里去啦?”

  看来,这家伙认识库尔,但李建不知道这个狗东西叫什么名字。

  “嘿嘿,那辆破车坏了,就换了这辆车。”

  那人一双褐色的眼睛,闪烁着狡诈的寒芒,伸抚摸着李建的越野车,好像极其喜欢的样子。

  李建顿时大吃一惊,心脏一下子收缩起来,狂跳不止。

  那家伙的抚摸的旁边,就是八一军车的标志,自己竟然忘了,要是这家伙发现那个标志,一下子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再想进入这个城堡,比登天还难。

  这个狗东西的爪子,抚摸着车身,两眼露出极其贪婪的神情,一爪子按在八一军车标志上,慢慢抚摸着,转脸看着李建道:“库尔,明天把这车借给我玩两天可以吗?”

  李建的心脏几乎提到嗓子眼里了

  内心如同打雷一般,冷汗已经流了下来。

  八一军车鲜红的标志已经露了出来。

  李建一把按在自己腰间的枪把上。

  那家伙看着李建,把拿开,疑惑地看着李建道:“库尔,你这个家伙紧张什么,老子说说玩罢了,还真要你的破车?我要是要了你的破车,你姐夫能饶了我吗?”

  “巴扎,你个狗东西在干吗?快回来站岗,小心库尔的姐夫,发现你在欺负他,回来剥了你的皮。”

  另一个声音在暗处叫道。

  原来这狗东西叫巴扎。

  巴扎一听,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赔笑道:“科尔,我在和库尔开玩笑的,这就回去。”

  狗东西巴扎连忙点头哈腰地对着李建道:“库尔兄弟,我和你开玩笑,您别往心里去,千万别跟你姐夫说,嘿嘿嘿……”

  狗东西说着话,消失在黑暗之中。

  郑卫国悄悄地下了车,捧起一把沙土,洒在八一军车的标志上,盖住了这个标志,然后上了车。

  李建擦去冷汗,没有时间考虑那个亲戚是谁,连忙开着车,进了大门。

  四人不敢乱闯,顺着车印,向前开着,不一会儿,竟然来到车库。

  一排排没有门的房子,停着近百辆各种型号的车辆,竟然还有几辆装甲车,太牛逼了。

  旁边还有自动加油。

  李建一看,顿时大喜,连忙开过车去,把油加满,然后,找到一个空房子,把车停好。四个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李建看着没有人,连忙吩咐郑卫国和王光全,在所有的车辆底盘隐密的地方,安装好可塑遥控炸药。

  王光全和郑卫国,快速地行动,半个小时后,跑了回来,安装完毕。

  四人一边吃着干粮,一边研究着怎么夜探敌人的心脏。

  东方云梅吃着干粮,看着李建,捂着嘴,不敢大声却又忍不住,调皮地笑着,李建看着云梅那不怀好意的微笑,问道:“云梅,你笑啥?”

  “你……你多了个……姐夫。”

  云梅笑得如同一只小狐狸。

  李建嘿嘿笑道:“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在占我的便宜。”

  “从巴扎的神色来看,你的这个姐夫,官位不小。”

  云梅哧哧地笑着。

  “姐夫?”李建眼睛一亮,这是个很好的关系,应该利用一下,但自己又不知道,这个假姐夫,是谁?

  云梅看着李建道:“李建,你还记得你干掉的第一个家伙吗?这个库尔的神态,和他的车子坏掉没有人停下帮助他的情况表明,这个库尔肯定名声不好,为人不怎么样,极其嚣张,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所以,我们一会儿出去,不要畏首畏尾,一定要装出一副无赖而又狂傲的神态,绝对没有人敢问你的事,顺便打听一下咱们的住处,不能老是待在车上呀。”

  李建点点头道:“你们小心,我去探探路,顺便看看能否找到那个姓苏的,是不是苏卫城和苏诗雅?”

  云梅轻声道:“我和你一起去。”

  李建点点头。

  云梅说着话,拿出一瓶好像酒精一般的液体,洒在李建和自己的身上,顿时,股股浓烈的酒香,弥漫在车内。

  “这是茅台,你喝一口。”

  李建接过,咕咚一声,喝了一口,云梅也喝了一口,呛得她一阵咳嗽,脸色潮红。

  “如果出了什么差错,你就装醉。”

  好主意,云梅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两人慢慢地打开车门,刚一下车,背后猛然传来一声暴喝:“谁?举起来!”

  2

  这声冷喝,把李建吓了一跳。

  李建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