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二十五章飞往酒泉(1)(1/2)

加入书签

  1

  当两人再次见到苏诗雅的时候,不由得呆呆发愣。

  好漂亮的女孩子。

  身着白色连衣裙的苏诗雅,坐在阳台上,静静地看着台湾诗人席慕容的花开栀子。

  洁白的连衣裙,罩在柔弱的肩头,漆黑的秀发随意披散,一个漂亮的粉红蝴蝶结,随着秀发的飞扬而晃动,舒展着的光洁额头,细细的眉毛,一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深邃而灵动,纤细白皙的掌,捧着那本诗集,望着渐渐西下的夕阳,在思索着什么。

  金色的夕阳,在整个苏诗雅身上,镀上一层淡淡的金红,白皙圣洁的脸庞,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远离凡尘。

  李建和云梅不忍惊动这唯美的画面,静静地看着、看着。

  过了好一会儿苏卫城微微笑着,轻声道:“诗雅,看看谁来了?”

  苏诗雅轻轻地站起身来,放下书本,忽闪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李建。

  李建看着苏诗雅,原来那种忧郁、迷茫和惊恐,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清澈的纯净,如同一泓清澈透明的湖水。

  苏诗雅静静地看着两人,一种熟悉而温暖的气息,让诗雅感到极其的亲切,犹如亲人一般。

  李建知道,诗雅的那段记忆,已经被抹去,她对自己和云梅的感觉,只是下意识地亲切而已。

  “哥哥,姐姐。”

  诗雅好像终于想起来什么似的,一下扑进李建的怀里。

  李建一愣,按理说,诗雅不可能认识自己,但她现在竟然和生病的时候一样,叫自己哥哥,这怎么可能呢?

  苏卫城微笑着看着李建。

  诗雅扑进李建的怀里后,又连忙转身,扑进云梅的怀里。

  苏卫城道:“当第二天诗雅醒过来的时候,除了叫我爸爸以外,还到处找你这位哥哥和姐姐,哈哈,诗雅真正的康复了。”

  这不可思议的事情,让李建内心一阵高兴,看来自己的针灸,让诗雅忘掉了过去的痛苦经历,而内心世界的美好情景,她还没有忘记。

  苏卫城呵呵笑道:“诗雅,你的哥哥叫李建,以后你叫李哥哥就可以了,你拉着的是云梅姐姐,就叫梅姐姐吧。”

  “好的,爸爸,李哥哥和梅姐姐,好像我们认识好长时间一般,李哥哥、梅姐姐,是吗?”

  云梅拉着诗雅的道:“当然了,诗雅,我们很早就认识了,云梅姐姐非常喜欢你,而且知道你喜欢席慕容的诗,看看,姐姐给你带来的是什么?”

  云梅拿出一套崭新的出物。

  “天哪,席慕容诗集,还有最新的一本我折叠着的爱,太好了,姐姐,这本书我早就想买了,就是没买到,谢谢姐姐。”

  诗雅翻看着一本本诗集,高兴得像个孩子。

  猛然,诗雅愣住了,翻着那本一棵开花的树,大声叫着:“姐姐,还有席慕容的亲笔签名,我太喜欢了。”

  诗雅抱住云梅,在云梅的脸上,亲了一口。

  惹得众人笑个不停。

  云梅也极其喜欢席慕容的诗,这套诗集,是自己原来买的,上次,在诗雅的房间里,就看到有几本不成套的,今天,云梅就把自己珍藏的一套拿来,送给诗雅,其中那本一颗开花的树,上面有席慕容的亲笔签名。

  苏卫城看着自己女儿高兴的样子,内心也是高兴极了,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两人留在航宇集团,和诗雅一起吃过饭后,告别诗雅。

  云梅拉着诗雅的小道:“诗雅,这一段时间,姐姐和哥哥要出一趟远门,不能来看你了,在家里听爸爸的话。”

  苏诗雅眼圈一红,拉着云梅的道:“诗雅会想姐姐的。”

  云梅擦去诗雅的眼泪道:“姐姐也会想诗雅的,姐姐回来就来看望诗雅。”

  苏诗雅带着眼泪笑道:“一定吆。”

  两人出了航宇集团,回到特卫局。

  后半夜的时候,一架军用运输,腾空而起,直飞酒泉。

  带队的王副局长,坐在最前面,微微地皱着眉头,他在考虑这次任务的每个细节。

  酒泉航天城的四周发现恐怖分子的消息,让王副局长内心不安呀,而且,甘肃境内,现在有近十支外国科学考察队,拥有合法的续,在巴丹吉林大沙漠考察,这些都是隐患呀,所有的这些,都要由60名警卫战士来防范,任务太重了。

  李建的中,正看着有关恐怖分子的资料,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叛国分子,在整个新疆,横行霸道,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酒泉场到酒泉航天城的路程有210公里,这段路程有沙漠、村庄,各种民族混住,身份复杂,是这次任务的重点警卫路段。

  东风航天城那面有场,但条件不好,首长的专到底在酒泉场还是航天城场降落,到现在还没有确定,到时还要看天气的变化。

  秦世国是老警卫了,以前陪同别的首长,来过酒泉,所以,他坐在李建的旁边,一直和李建讨论着酒泉场到航天城的保卫事项。

  酒泉航天发射中心,在过去,为了保密,叫10号基地,现在,随着我国航天技术的不断攀升,不断承接外国的发送卫星任务,进行了大力的宣传,现在不叫10号基地,改叫东风航天城。

  走进东风航天城,除了有发射和实验任务期间为安全、保密做保障外,平时这里并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神秘,与一般的城镇没有多大差异。行走在这里的街道上,就如同进入了一个现代城市。这里的宾馆和街道取名都极具特色,有太空路、宇宙路、航天路、胡杨路、黑河路、红柳路等。大型宾馆分别取名“东风”、“航天”等。这里还拥有一个专用场和自备电厂,常驻人口数千人。

  人们可以在这里做生意、开酒店,开展旅游活动,但在有发射任务的时候,就会关闭整个航天城。

  东风航天城西北角沙漠戈壁滩上,一个偏僻私人家庭旅馆的地下室。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面色狰狞,只有一只眼睛的老者,静静地站在墙壁前,用他那闪着毒蛇一般冷芒的独眼,死死地盯着画册上面高高耸立的航天卫星发射架,嘴角强烈地扭曲着。

  中国的航天技术,为什么比大j帝国的技术要先进得多?为什么自己国家发射的航天飞再次失败?为什么那个该死的m国,不允许我们拥有自己的战略洲际导弹?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独眼老者的眼里闪烁着狂暴的寒芒,枯瘦的独臂狠狠地把一张纸团砸向墙壁上的航天发射架。

  总会有一天,我们同样会拥有洲际导弹,到那个时候,一定要攻击那个该死的强盗小偷加无赖的m国。

  中国东风航天城,这次的宇宙飞船发射,我们一定要获得核心技术。如果我们拥有这种先进的宇宙飞船技术,一定会再次来个珍珠港式的袭击,干掉m国的首都。

  一个黑影,如同幽灵一般闪了进来,小心翼翼地道:“宗主,春潮特战队的坂田君求见。”

  独臂老者慢慢地转过身来,赫然就是在少林寺逃出来的东条龟生。

  东条龟生一声冷哼道:“我不想见这些酒囊饭袋。”

  黑影轻声道:“他们带有军部的公文和陛下给您的亲笔信。”

  东条龟生脸色一变,点点头道:“让他进来。”

  不一会儿一个身材高大魁梧,脸色细白的中年人,出现在东条龟生的面前。东条龟生一愣,眼前这个人,长得人高马大,一头棕色的坚硬头发,剪得十分得体,大眼高鼻,一双蓝黑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桀骜不驯的暴力寒芒。

  东条龟生内心感到一阵恶心,眼前之人,明显是一个自己国家的女人和m国的男人在一起苟合,造出来的杂种,看到他那双桀骜不驯的蓝黑色眼睛,东条龟生就有一种想狂扁他一顿的强烈冲动。

  那人来到东条龟生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道:“坂田拜见东条君。”

  说着话,双递过一份蓝色的公文和一封信。

  东条龟生一声冷哼,接过蓝色公文打开看了看,一丝怒气从脸上流露出来。

  军部的公文,竟然让自己配合这个杂种行动,自己决不给这个家伙当枪使,老子是谁?大j帝国最大的帮会老大,凭什么给这个杂种配合?老子在中国大开杀戒的时候,这家伙还是液体,就连蝌蚪都没有形成,他凭什么?让他给老子配合还差不多。

  东条龟生又打开那封写来的信,看着看着,不由得嘿嘿冷笑,然后把这两件东西丢进火盆。

  东条龟生看着坂田道:“军部和陛下,要求你们配合我的工作,截获他们的科技人员,获得航天飞船的核心技术。”

  坂田的神情一愣,两眼死死地盯着东条龟生,傲慢地道:“东条君,您理解错了吧,军部和陛下的命令是,让您配合我的工作。”

  “哈哈哈哈!

  东条龟生哈哈大笑道;“坂田君,你这么年轻,眼睛看花了吧,就是军部和陛下让我配合你工作,你们这些饭桶,有能力完成这个任务吗?你还有脸面站在这里,和我争夺指挥权?小心点,我不想让你的无能,葬送大j帝国的特战精英。”

  坂田一听东条龟生的话,顿时咆哮如雷,恶狠狠地盯住东条龟生,一双眼睛仿佛要喷出火来,大声叫道:“东条君,你敢违抗军部和陛下的命令吗?”

  东条龟生冷笑道;“等到我拿到宇宙飞船的核心资料,军部和陛下能把我怎么样?坂田,还是乖乖地跟我合作,得到的功劳,有你一份,否则,东条龟生说着话,一掌劈向旁边的一条石凳。”

  “轰!”

  一声巨响,整条石凳,被拍得粉碎,石屑四溅。

  东条龟生要用武功震住对方,让对方俯首帖耳地听自己指挥,虽然春潮特战队,都是一群酒囊饭袋,但在行动的时候,可以让他们做炮灰,引开中国的特战部队,自己下,就很容易了。

  坂田看着被东条龟生一掌拍碎的石凳,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厉害的掌力,但现在已经是科技时代,武功再好,也怕子弹。

  坂田一声冷笑,速度极快,掌一翻,多出一把枪

  冷森森的枪口对准东条龟生的脑袋道:“东条君,再好的武功,你的脑袋能抗住子弹的射击吗?”

  东条龟生身形如电,坂田只觉得眼前一花,中一轻,枪已经到了东条龟生的里。

  东条龟生单掌一合,弹匣退出,整支枪扭曲变形,变成一个铁疙瘩。

  坂田顿时变得目瞪口呆。

  内心道,好恐怖变态的老家伙,看来自己是打不过他,不如就先答应他,以他为主,等到取得宇宙飞船的资料,再来个突然袭击,干掉这个老家伙,也不迟。

  看着坂田眼珠乱转,东条内心冷笑不止。

  两方各怀鬼胎,终于达成协议,行动由东条龟生为主,坂田的春潮特战队为辅,在酒泉场到东风航天城的这段距离,绑架中国的科技人员。

  距离东风航天城100公里的1号观测站,处于巴丹吉林大沙漠的深处边缘,属于内蒙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的境内,这里是草原和沙漠的结合处。哈恩大叔,面带微笑,骑在马上,带着苏德猎狗,照看着自己的牛羊,女儿塔娜挥舞着鞭子,吆喝着另一条猎狗哎彦,追赶着调皮离群的牛羊。

  站在观察站上面的执勤战士张俊诚,持着望远镜,一下看到骑在骏马上面的美丽姑娘塔娜,内心高兴极了。

  蓝天白云下的草原,郁郁葱葱,美丽漂亮的塔娜,骑在马上,欢快地奔驰,五颜六色的彩带流苏和一头漆黑的长发,迎风飘舞,美丽的面容,英气逼人,挥舞着马鞭的腕上,一串紫红的珊瑚,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张俊诚挥舞着中塔娜送给自己的彩带,传达着自己的情意。

  正在策马奔驰的塔娜,一眼看到测控观察站上的那条跳跃火红的彩带,脸色一红,两腮飞霞,一丝娇羞飞到脸上。

  “阿爸,我去测控站取点水来。”

  哈恩大叔早就看到那条跳跃的火红彩带,哈哈笑道:“我的孩子,去吧。”

  塔娜一夹马镫,如同一股旋风,飞奔而来。

  张俊诚一见塔娜骑着枣红马,飞奔而来,顿时像蒙古人那样嗷嗷地叫着。

  哈恩大叔的家——蒙古包,离这里有30里,经常到这儿放牧,卫星一号测控站有一处甘甜清澈的泉水,美丽的塔娜,经常带着猎狗哎彦,到这里取水,时间一长,聪明绝顶的张俊诚,首先用牛肉罐头,俘虏了藏獒哎彦的嘴,然后又俘虏了塔娜的少女的心。

  张俊诚付出的代价是,被藏獒哎彦撕碎了三条裤子。最后在塔娜的授意下,藏獒哎彦才勉强接受这位小白脸和自己的女主人说话的权利。

  一号测控站的警卫战士有两名,一个队长一个兵,队长是一位蒙古大汉,名字叫旭日干,高大魁梧,旭日干,蒙古语,汉字的意思就是风暴。

  旭日干听到张俊诚嗷嗷地叫唤不由得撇嘴道:“张俊诚,你那是蒙古汉子的叫声吗?简直就是猫叫春,再叫的话,我关你禁闭。”

  2

  张俊诚一听是自己唯一的领导,队长旭日干看不起自己没有蒙古汉子那种粗犷的叫声,禁不住呵呵笑道:“队长,很久没听你吼一嗓子了,你现在吼一嗓子,咱也欣赏一下蒙古爷们的粗犷风格。”

  旭日干听见塔娜急速赶来的马蹄声,还有藏獒哎彦的狂吠声,对着张俊诚努努嘴,小声道:“哎彦来了,我可不敢惹它。”

  旭日干说着话,连蹦带跳地跑了上去,不敢再多说话。

  张俊诚哈哈大笑道:“队长,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哎彦是一条母藏獒,和哈恩大叔的另一条藏獒苏德,是非常恩爱的一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