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二十四章神秘的证件(1)(1/2)

加入书签

  1

  慕容展的神情一僵,他根本没把李建看在眼里,他的眼里只有自己朝思暮想的东方云梅,现在看见他相思了数年的梦中女神,竟然依偎在别人的怀里,这让慕容展极为愤怒,怒火中烧。

  慕容展两眼死死地盯住李建,瞳孔强烈地收缩,目光变得极其阴沉,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你是谁?”

  李建看着这位长相儒雅,但此时一脸凌厉杀气的展公子,一点也不示弱,冷冷地道:“你又是谁?我是谁,凭什么要告诉你?”

  两人的凌厉眼光,无声地剧烈碰撞着,仿佛火星四溅。

  慕容展看到对方的眼里闪烁着浓烈的战意,心道,这是谁?在北京地段,没有听说过这个人,更没见过,云梅怎么会找这样一个男朋友呢?

  想到这里,慕容展的心脏仿佛被瞬间撕裂成碎片。

  “我叫慕容展,云梅大学时期的男朋友。”

  慕容展故意把自己说成是云梅大学时的男朋友。

  李建终于明白,慕容展眼里为什么闪烁着这么强烈的敌意,原来是自己的情敌。

  东方云梅靠在李建的怀里,微微一笑道:“慕容展,你不会得了妄想症吧,大学期间,是你一厢情愿罢了,现在,我有男朋友了,我的男朋友叫李建。”

  云梅本来想和慕容展好好说说话,对方喜欢自己没有错,但他竟然这样敌视李建,就不应该了。

  慕容展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但眼睛却闪着刀锋一般的寒芒,死死盯着李建道:“云梅,你的眼光不会这么差吧,门口那辆杂牌子的破越野,就是这位叫李建的男人的吧,他能配你吗?他有什么资格和你谈恋爱?大概是才来北京没几天,没见过市面的乡下人吧,在哪儿买的冒牌阿玛尼西装?你看他那一脸的高粱花子,他能给你幸福吗?”

  萧逸雨想不到,慕容展的情绪有点失控,竟然这样针对李建进行攻击,现在她倒有点同情慕容展,五年的苦苦相思呀,到现在换来的是什么?

  这五年来,有多少名门闺秀在追慕容展,但慕容展一直没有走出单相思的盲区,心里只有莫名其妙失踪的云梅。

  其实萧逸雨请慕容展来,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想查清慕容展到底是谁?他的家庭到底有什么背景?为什么他能在航宇集团任总经理?这是萧逸雨的任务,上面给了两个月的时间。

  现在,全世界的间谍,都在注意苏卫城的航宇集团,而慕容展是航宇集团的总经理。

  萧逸雨和慕容展是同学,虽然有会接近他,但慕容展这个人平时办任何事情,都滴水不漏,极其完美,一个多月过去了,竟然什么都没有查到。

  正当她毫无办法的时候,萧逸雨在山洞里见到东方云梅,一个绝妙的主意从脑子里形成。

  任何人在情绪急躁、消沉、愤怒的时候,都会出现错误,如果让慕容展见到他日思夜想的恋人东方云梅,而东方云梅现在正在热恋中,慕容展会不会发疯呢?

  虽然这个主意有点不人道,但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现在有多少人,想从慕容展嘴里得到宇宙飞船的关键秘密技术呀?

  东方云梅听着慕容展这样侮辱李建,不由得气得面红耳赤,嘿嘿冷笑道:“慕容展,你是谁?我的事,用你来过问吗?我想爱谁就爱谁,李建就算是一个叫花子,我此生,爱定他了,你管得着吗?”

  云梅说完话,微微一笑,轻轻地在李建的唇上亲了一口,然后挑衅地看了慕容展一眼。

  萧逸雨、邱佳虹、雅婷、明明只看得目瞪口呆,云梅的性格,还像毕业之前那样倔强而火爆,一点都没有改变。

  而李建,却比以前成熟多了,他不想打架,他的身份也不允许他在外面乱来,除非杀来袭击。

  听到云梅的几句话,李建的内心极其温暖,看到云梅为了让慕容展死心,当众亲了自己一口,李建极其开心,忍不住伸把云梅抱在怀里,也狠狠地亲了云梅一口。

  云梅脸色微红,娇嗔地瞪了李建一眼。

  众人一下被李建和云梅两人的动作逗乐了。

  慕容展的嘴角强烈抽搐,恐怖的杀意从身上疯狂涌出,一丝怨毒在眼睛里一闪,他摸出了电话。

  李建知道他在搬救兵,不由得一声冷笑道:“慕容展,我劝你还是不要打电话,你前面就是二级警督,公安局长萧逸雨。”

  慕容展神情一呆,慢慢地收起,狠狠地瞪了一眼李建,快步走了出去,发动劳斯莱斯幻影,冲出红楼。

  整个聚会不欢而散,在互相留了电话号码之后,美女们各自驾驶着自己的爱车,融于黑夜之中。

  萧逸雨驾驶着自己的英菲尼迪,跟在那辆劳斯莱斯幻影的车后,萧逸雨知道,今天晚上,自己有会了,男人在受到感情打击的时候,就会去买醉,慕容展是男人。

  云梅和李建上了越野车,李建看着云梅道:“对慕容展进行人肉搜索。”

  云梅快速地打开车载电脑,不一会儿就搜索到慕容展的一般档案背景。

  “航

  宇集团总经理!”

  李建倒吸了一口冷气,想不到慕容展竟然是航宇集团的总经理。

  航宇集团可不简单呀。

  东方云梅也是大吃一惊,不会吧,慕容展怎么会是航宇集团的总经理?

  李建看着云梅道:“开车。”

  萧逸雨的英菲尼迪,远远跟在慕容展的劳斯莱斯幻影后面,心里感到好笑,为什么男人一遇到感情的挫折,都要来买醉呢?这样的男人,还算是男人么?谁离开谁,难道真的不能活吗?哈哈,全是骗人的吧,恶心死了,反正她看不起这样的男人,是男人,就应该拿得起,放得下,看到这种受到挫折就花钱买醉的男人,萧逸雨就感到恶心,恨不得狠狠地扁他们一顿。

  一辆德国奔驰,慢慢地跟在后面,车内带着一副极其狰狞面具的金发男人对着耳麦道:“注意,骑士,一号目标进入锦江大酒店,寻找会,绑了他。”

  “骑士收到,骑士收到。”

  带着狰狞面具的金发男人,看着萧逸雨的那辆车,眼里透出强烈的杀气,对身旁的两位黑衣大汉道:“进了酒店后,干掉那女的。”

  “是,殿主。”

  慕容展为了快点见到云梅,没有带保镖,本来怀着强烈的相思愿望,兴冲冲而来,没想到,会受到这么大的打击。

  慕容展停好车,来到一楼的大厅,坐在吧台前,要了一瓶xo,一杯接着一杯喝着,脑海里不断闪现东方云梅英气逼人的美丽面容。

  云梅,云梅,为什么,为什么我找了你五年,最后得到这个下场,为什么?

  萧逸雨远远地坐在角落里,一脸鄙视地看着慕容展买醉,心里不由得冷笑道:“真是个无用的东西。”

  当慕容展面前多出几个空酒瓶子的时候,一阵自己熟悉的兰花香味飘来,一个温柔漂亮的女人坐在他的面前。

  慕容展微微睁开眼,醉眼蒙胧地看着飘着兰花香味的女人,猛然大叫道:“云梅,是你吗?”

  云梅微笑着道:“你喝多了,走吧,我扶你好好休息一下。”

  “好……的,云梅,我爱……你,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也爱你,我一会儿就和你在一起。”

  “好的……,快一点。”

  “上楼吧,先洗个澡……然后,我们就在一起。”

  萧逸雨看着慕容展被一个漂亮的女子扶上了楼,禁不住呸了一声,随后,远远地跟上来。

  慕容展和那女子进了一套客房,看样子,是那漂亮的女子事先定好的房间。

  那个漂亮的女子是谁?她想干什么?难道她和慕容展认识?

  “砰!”

  一声闷响,房门死死地关上。

  萧逸雨快速地跟上,刚刚来到那套房间的门后,猛然,一只冰冷的枪口顶住自己的后背。

  “别动,动就打死你。”

  一个冷酷的声音带着强烈的杀意,从自己背后响起。

  萧逸雨感觉到那个枪口的力度极大,顶在她的脊梁骨上,让她不能动一分一毫。

  “快走,进这个房间。”

  后面那人猛地一推萧逸雨的后背。

  萧逸雨一声冷哼,身形猛地一转,身子旋转的同时,左臂向后猛地一夹,一下子夹住对方的胳膊,一掌切在对方的脖颈上。

  “哼!咔嚓!”

  一声闷哼,那人如同软面一般,一头栽倒在地,胳膊被萧逸雨一下子勒断。

  萧逸雨一声叫道:“不好。”

  慕容展还在里面。

  拔出自己的枪,咔嚓一声上好子弹。

  慕容展刚进入房间之内,那名女子嘿嘿地淫笑着,快速地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脱衣服,一边叫道:“小宝贝,等一会儿,一定让你欲仙欲死,忘掉痛苦。”

  不一会儿,漂亮的女子脱得只剩下内衣。

  喝多了的慕容展,两眼发红,燃烧着疯狂的欲念,狠狠地扑了上来。

  两人疯狂地纠缠在一起。

  内门缓缓地打开,两个面目冷森森的金发大汉,里举着枪,瞄准慕容展的头颅,冷笑道:“滚起来。”

  “啊!”

  的女子一声尖叫,吓得一下子晕了过去。

  正在纠缠在一起的慕容展,猛地一愣,看着两位持枪的金发大汉,面色一寒,站起身来,冷笑道:“你们是谁?

  金发大汉用枪指着慕容展,嘿嘿冷笑道:“你他妈的竟敢装醉,老子打碎你的脑袋。

  那名金发大汉,一声冷笑,调转枪口,直接用枪把,狠狠地砸向慕容展的头颅。

  慕容展一声冷笑,身形如同鬼魅一般一转,一脚踹在金发大汉的裆部。

  “噗哧!”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那个金发男子如同杀猪一般捂着裆部翻滚着。

  另一个大汉举枪就射。

  但慕容展里猛然多出一把枪,一枪把,狠狠地砸在对方的太阳穴上

  “砰!”

  大汉一声闷哼,身子一僵,一头栽倒在地,抽搐不止。

  慕容展冷森森地道:“能伤着我慕容展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

  “小宝贝,快醒醒,没事了,我们接着干活。”

  慕容展微微一笑,伸嘴在那晕过去的漂亮女子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嘴唇刚接触到女子嘴唇,那女子诡异地一笑,嘴唇里喷出一道香甜的迷烟。

  “噗通!”

  一声闷响,慕容展,一头栽倒在地。

  “啪啪啪!”

  几声掌声响起来,从里屋走出来几个金发年轻人。

  一个长着鹰钩鼻子,蓝褐色眼睛闪烁着狡诈阴毒的中年人,轻笑道:“绑架到慕容展,姬丝小姐奇功一件,我回去向殿主给你请功。”

  那个叫姬丝的女人,微微一笑。

  萧逸雨猛然听到,房间里传来闷哼声,担心慕容展有问题,持枪,狠狠地一脚踹向房门。

  “砰!”

  一声巨响,房门被一脚踹开。

  萧逸雨闪电一般冲了进去,但几把冷森森的枪口,指着萧逸雨的脑袋。

  萧逸雨不由得大吃一惊,借着身体的惯性,一个快速地前滚翻,一脚狠狠地蹬在一名男人的下巴上。

  “咔嚓!”

  男人一声惨叫,张嘴喷出一截让人恶心的血淋淋的舌头,整个嘴巴都被萧逸雨一脚踢碎。

  好快的身。

  鹰钩鼻子的金发男人,一声冷哼,里的枪瞄准萧逸雨的眉心,但萧逸雨速度极快,一把揪住被踢碎下巴的金发男人,挡在自己的面前,同时中的枪喷出一道烈焰。

  鹰钩鼻子的金发男人一声怪叫,身体一闪,子弹擦着自己的面门,打进另一位男子的胸口。

  “啊!”

  那男子一声惨叫,捂着胸口倒了下去。

  鹰钩鼻男子一声冷笑,中的枪响了,一颗子弹高速射向萧逸雨,萧逸雨猛地一带断了下巴的男人,子弹直接打进那人的脑袋,整个脑袋被子弹打去半截。

  身着三点内衣的姬丝,眼里闪烁着妖异的寒芒,花白的身子还没来得及穿好衣服,就腾空而起,雪白的大腿如同一只耀眼的枪刺,刺向萧逸雨的面门。

  这一腿,快如闪电,

  萧逸雨对着那变态的女人狠狠地扣动扳,但那女人在空中的猛地一挥,竟然直接解开胸罩,两个饱满高翘耀眼的圆球,磅礴喷出,粉红的花蕾直晃人的眼睛,胸罩的带子顿时抖得笔直,一下抽在萧逸雨的腕上。

  用胸罩当武器,这让萧逸雨意想不到,就是这意外的一击,见到了效果。

  一阵剧痛传来,腕一麻,萧逸雨的枪飞出老远。

  此时,姬丝雪白而耀眼的腿到了,萧逸雨猛地转身,躲过面门,但却没有躲过肩头。

  姬丝的搏击水平极高,速度更快。

  “砰!”

  一声闷响,姬丝的长腿正踢在萧逸雨的肩头上。

  这个变态女的脚,如同重锤,力量极大,萧逸雨的身体直接砸在墙上,又砸在一张椅子上,整张椅子被砸得粉碎,木屑横飞。

  姬丝一声怪叫,面色狰狞,身体高高地跃起,雪白的大腿,狠狠地劈向躺在地上的萧逸雨。

  这招凌空直劈,力量更是恐怖至极,如果劈在萧逸雨的身上,萧逸雨不死也得重伤。

  看着快速劈下的白腿,萧逸雨一个翻滚。

  “轰!”

  一声巨响,姬丝的大腿快如闪电一般,擦着萧逸雨的胸口,狠狠地劈在木质地板上,木屑横飞,地板被劈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萧逸雨的身体如同弹簧一般从地上弹起,一拳打向姬丝的面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