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二十三章十大贴身警卫(3)(1/2)

加入书签

  老将军一听,脸色变得更加凝重,沉声道:“来得好,一定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老将军说完,扣死了电话。

  这边,李建的心里早已经掀起了万丈波涛,师傅龙啸天曾在自己的面前提到过一个人,这个人外号叫东方战神,出身德国最著名的柏林陆军军事大学特战系,在八路军山东纵队里,组建了我国抗日战争时期的第一支特战部队。

  这支特战部队,作战英勇顽强,神出鬼没,让所有的日本军人闻风丧胆,最后,竟然全歼日本人最引以为豪的黑田特战队。

  难道东方卫国老将军就是那位开国功勋东方战神?

  李建看着老将军,轻声道:“爷爷,我们昨天见到过苏卫城。”

  “什么?你们见过苏卫城?一般人根本见不到他的。”

  李建就把在山上见到苏卫城的起因给老将军说了一遍。

  老将军沉吟了半晌,看着李建道;“这是个会,你以后有时间的话,可以接近一下苏卫城,暗中查查他身边的人,上边一直怀疑他身边的人有间谍,但一直没有找到。”

  “好的,最近我想去看看那个可怜的小姑娘。”

  这时,老将军拉起云梅的放到李建的中,看着李建道:“李建,我就这么一个孙女,我今天就把她交给你了,你要在我面前保证,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她,明白吗?”

  李建看着老将军那信任慈祥的目光,点点头道:“爷爷,你放心,我一定用我的生命来保护好云梅,因为,她在我的心目中,比我自己还重要,她就是我的生命。”

  李建看着云梅,眼里包含着浓烈的感情。

  云梅的眼睛湿润了,把头轻轻地靠在李建的怀里,这一生能碰到李建这种责任心极强的男子汉,自己真是幸福呀。

  老将军点点头道:“很好,来,吃饭。”

  这时,勤务兵摆好饭菜,一家人吃得极其愉快。

  下午的时候,两人辞别老人,开车到特卫局,云梅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是萧逸雨的。

  “萧大警官,有什么事吗?”

  “云梅,晚上有时间吗?我约了几个同学,咱们聚一聚?”

  云梅知道,明天去a首长那里报到以后,就别想再有时间出来了,今天晚上的确该好好地玩玩。

  “好的,在哪儿?”

  “红楼会馆。”

  “红楼?”

  “对,聚会嘛,就要最豪华的,对了,别忘了带上你那位扫马路的英俊男朋友,让我们的室友给你把把关,到时再让我们的天使公主考验一下,看看你那男朋友,是否能过美人关?咯咯咯。”

  “讨厌,好了,晚上见。”

  云梅大学时期的室友,有六位,当时他们私下里设了一个有趣的规定,就是不论谁找到男朋友,都要由六位室友中最漂亮的天使公主雅婷勾引一下,来考验对方对自己是否忠诚。

  东方云梅和萧逸雨是这个学校的校花之一,而比两人更漂亮的雅婷,则被评为这个学校的天使公主。

  雅婷这位柔美的江南女孩,已经不能用漂亮这种世俗的字眼来形容她的美丽,任何男人,都抵抗不了她那江南水乡女子的独特妩媚。

  云梅挂上电话,猛然想起可怜的苏诗雅,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意识是否恢复?

  “李建,下午反正没有事,我们去看看苏诗雅。”

  李建脑海里瞬间闪现出一双惊恐呆痴的大眼睛。

  “好的,你知道地址吗?”

  “知道。”

  北京某医院六楼,贵宾特护病房。

  走廊里,十几名黑衣大汉,站得笔直,一双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来回巡查着每一位接近病房的人,就是护士和医生进入病房,也要佩戴专门的胸牌。

  这时,正在睡梦之中的苏诗雅,猛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从床上坐起,一把扯掉针头,大声叫道:“别过来,别过来,救命呀。”

  两只小疯狂地抓着什么。

  医生和护士,快速地冲进来,抓住苏诗雅,再重新扎好点滴,但苏诗雅的情绪极度失控。

  一位护士就想再给她推射镇静剂。

  但大夫摇摇头,镇静剂已经用得过量了,再推射的话,就怕这女孩子永远醒不过来了。

  这时,苏诗雅挠破了一位护士的小脸,两道血痕在小护士的脸上现出,整个病房乱作一团。

  苏卫城和一位知性庄重的成熟女子,快步走了进来。

  “诗雅,诗雅,你醒醒,我是爸爸。”

  苏卫城连忙抓住苏诗雅的小,叫着自己女儿的名字。

  苏诗雅挣脱苏卫城的双,狠狠地在他的脸上,抓出几道血痕。

  “啊!别过来,你们这些魔鬼、色狼。”

  整个病房乱作一团。

  李建和云梅来到六楼贵宾特护病房的走廊,两位黑衣大汉,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先生,请不要靠近,这里是私人病房。”

  李建微微一笑道:“麻烦通报一下苏总,说山洞里的李先生求见,就可以了。”

  这两天,苏卫城的脾气极坏,看见这些保镖,他就想起自己的女儿,就是因为这些保镖的失误,才造成女儿现在这个样子,因此,对这些保镖根本没有好气。

  刚刚有一位拉赞助的,让他们去通报,他们没去,那家伙塞过来1000人民币,看在钱的份上,他们进去通报,结果,直接被苏卫城一巴掌给扇了出来,这会儿,脸正疼呢。

  “去去去,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我们苏总是你们这种人随便见的吗?赶快滚,再不走,老子就不客气啦。”

  这位保镖说着话,直接用去揪李建的衣服领子,想把李建拽出去。

  李建是谁?能让一个小小的保镖沾到身吗?

  再说,自己好心来看看可怜的小姑娘,竟然被这个狗眼看人低的保镖骂了一顿,实在太窝火啦,李建什么时候挨过人家的骂?

  李建一声冷笑,一把揪住对方的臂,重心一低,一个大过背。

  “砰!”

  一声闷响,那个保镖200多斤的身体,如同装满重物的大麻袋,轰的一声巨响,被李建狠狠地摔在水泥地上。

  所有的保镖一下子惊呆了,看着地上200多斤重的壮汉翻滚,再看看李建的身板,顿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在停顿了几秒钟之后,几位保镖伸掏出枪,云梅一声娇喝,身形如同闪电,保镖们的中一轻,所有的枪,都到了云梅的里。

  “好快的身。”

  山洞里的那位黑袍老者,脸上露出极其震惊的神色。

  “老先生好。”

  黑袍老者脸上微微一笑道:“李先生好,我家苏总正在打听您,想专门登门感谢您救了我们家小姐,想不到,李先生来了,快快里面请。”

  那位刚刚站起来的保镖,顿时傻了眼,原来人家是小姐的救命恩人,自己太有眼无珠了。

  黑袍老者双眼寒芒一闪,狠狠地瞪了那位保镖一眼,低声喝道:“快给李先生道歉。”

  那位壮汉保镖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忙道:“对不起,李先生,都怪我有眼无珠,我向您道歉了。”

  李建微微一笑道:“起来吧,没关系。”

  云梅一扬小,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所有的枪,都飞到保镖的里,而且谁的枪还是谁的。

  这让所有的保镖都目瞪口呆,但接过枪之后,竟然感到枪轻了一点,连忙一看,更是呆呆地发愣,所有枪的弹匣,竟然不在枪里。

  就是说,这位漂亮的女孩子在夺枪的同时,竟然在一瞬间,卸掉了所有枪的弹匣,太厉害了吧。

  云梅调皮地一笑,把所有的弹匣抛给这些保镖们。

  “老先生贵姓?”

  李建看着黑袍老者那双寒芒四射的眼睛,知道老人的武功极高。

  “呵呵,免贵姓李。”

  李建微微笑道:“李先生,我们是本家呀。”

  李先生一愣,接着呵呵笑道:“不错,还真是本家,哈哈。”

  三人来到病房的外面,透过玻璃门,看到苏诗雅正一把抓破苏卫城的脸。

  李建连忙道:“我可以试试让苏小姐平静下来。”

  黑袍老者一愣,两眼闪过一丝亮光,点点头道:“李先生会医术?”

  李建点头道:“会一点。”

  黑袍老者快步走进病房,在苏卫城的耳边说着什么,苏卫城脸色一喜,连忙点头。

  两人快步走出病房。

  “李先生,感谢您救了小女,我正到处打听您的住址,想登门拜访,想不到您来看小女,真是感激之极。”

  李建笑笑道:“苏总您太客气了。”

  “李先生,你会医术?”

  苏卫城看着李建道。

  李建点点头道:“我在救下诗雅的时候,曾经给她扎过针,但由于她受到的刺激,时间太长,所以效果不太明显,现在一定要让她稳定情绪,再慢慢地治疗。”

  苏卫城一听,竟然给李建鞠了一躬,急切地道:“现在麻烦李先生快快让小女安宁下来。”

  李建点点头和云梅快步走进病房。云梅刚走到病床前,苏诗雅的神情一愣,竟然停止抓挠,眼中的呆痴和惊恐,慢慢地消失,两眼盯住云梅,看个不停。

  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为什么这位漂亮的女子,刚来到病床前,正在哭闹的苏诗雅会瞬间平静下来?

  6

  李建一时也纳闷之极。

  “哇!”

  苏诗雅猛然声嘶力竭地痛哭起来,她一下扑在云梅的怀里。

  众人再次被这意想不到的情况惊呆了,苏卫城的脸色变换不停,一会儿欣喜,一会儿担心。

  李建想了一会儿,终于明白,苏诗雅为什么看到云梅会扑到云梅的怀里痛哭不止,好像见到亲人一般。

  当时,苏诗雅在山洞里,云梅是

  第一个赶到现场,赶走那个色魔的,虽然当时的苏诗雅神情呆滞,尖叫不已,但她的潜意识里,仍旧感觉到,是云梅救了自己,是云梅脱掉她的上衣,给自己穿上。

  现在,她又感觉到救了自己的云梅到来,所以,下意识地扑到云梅的怀里,如同找到亲人一般,痛哭不已。

  哭了一会儿,神情极度紧张的苏诗雅,慢慢地睡过去。

  云梅轻轻地把苏诗雅放到病床上。

  现在正是给苏诗雅扎针的好会,李建运针如飞,十几道银色寒芒从他里飞出,快速地扎进苏诗雅头部的各种穴位。针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