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二十三章十大贴身警卫(1)(1/2)

加入书签

  1

  带着李建他们的军用运输,从郑州飞场起飞了。

  王秘书带领的整个警卫队,全部坐在飞舱内,所有的队员,一路欢歌笑语。

  这次艰巨而危险的任务,圆满地完成。

  最让人高兴的是,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没有任何伤亡。

  太累了,这几天真累。飞还在飞,估计有一个小时才能降落。

  李建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当李建醒来的时候,飞在下降,北京场到了。

  局里的所有领导在周局长的带领下,亲自到场迎接凯旋的英雄们。

  舱门缓缓打开,外面顿时传来热烈的掌声。

  王秘书、李建、秦世国、云琪、郑卫国、王光全和战友们,缓缓地走下飞。

  没有任何欢迎的华丽词语,更没有一朵美丽的鲜花。

  周局长没有和他们一一握,每个人得到的都是周局长的一个最热烈真诚的狠狠拥抱,包括女孩子云琪、夏雪。

  这个拥抱,是世界上最真诚最热烈的拥抱。

  所有警卫战士的眼睛湿润了。

  当天晚上的庆功宴会上,云琪放出李建和小白,持双枪,狂拼六辆奔驰、三辆悍马的视频,所有人都看得惊呆了。

  两辆奔驰,一辆悍马的窗口,喷出道道子弹的烈焰,李建一枪一辆,三辆车被打得腾空而起,凌空爆炸。

  烈焰腾空,枪林弹雨,挡不住勇士的正义枪声。

  夜深了,李建敲开一家花店的店门,买了一束百合康乃馨,直奔医院。

  李建非常想念自己的云梅。

  当他跑到医院病房大门前的时候,正看到云梅静静地站在大厅门口张望。

  两人同时发现了对方,惊喜和泪水交织在一起,如同流星一般狂撒。

  “李建!”

  “云梅!”

  两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对方,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这一刹那,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止,时间消失停滞,一夕百年。

  这是历经生死之后的再度重逢。

  两人热烈而疯狂地亲吻在一起。

  由于李建在这次任务中出色的表现,李建最终被上面和特卫局批准,进入a首长贴身十大警卫的行列。

  东方云梅、云琪、李战天、秦世国,还有在第五部队借调过来的夏雪,一起进入十大警卫,原来准备退役的四大警卫赵斌、孙八一、王世荣、周光宇,不允许退役,继续服役。

  至此,a首长的十大贴身警卫名单确立。

  警卫长赵斌,副警卫长李建,直属周局长亲自领导。

  狙击郑卫国、王光全,经过上级的同意,正式调进特卫团,成为一名光荣的警卫战士。

  当正式调令下来后,龙阳武警总队整个沸腾了。

  天哪,一个龙阳武警总队,竟然出了三位中央警卫,厉害呀。

  龙阳武警总队的名字,写进了中央特卫团的史册。

  十天后,李建带着一束鲜花,连同云琪、秦世国、夏雪,到医院接回正式出院的东方云梅。

  一个月的时间,他们接受了更加严格的培训、训练。

  上第一节课的时候,一位陌生严肃的中年教官,拿出了一块特殊金属材料制成的硬质合金板,看着大家大声问道:“这是什么?”

  “阻挡敌人子弹的堡垒!”

  “给谁用的?”

  “中央首长!”

  “放在那里?”

  “放在我们的胸口。”

  “对,就是放在你们的胸口,当你们感觉到危险的时候,你们的身体,就会自动地站在首长的面前,挡住敌人的子弹,这是你们的职责。这一点,李建在执行保卫r国总统的时候,就做得很对。”

  中年教官的话,吓了云梅和云琪一跳。

  当时的现场,秦世国、夏雪,都看到了。

  中年教官继续道:“虽然没有看到杀开枪,但事后,在废墟里找到了半截炸了枪膛的狙击步枪的枪托。经过专家的现场分析,和取到的爆炸物残骸推论,枪当时已经开了一枪,但子弹竟然在枪膛里碰到可塑炸药,枪膛瞬间爆炸,致使这次袭击没有成功。当时,李建在枪开枪的同时,扑在普鲁斯总统的身上,即使枪开枪成功,子弹只能射中扑上来的李建,而普鲁斯总统,一定会安然无恙。”

  云梅、云琪都狠狠地看了李建一眼,李建回来后,竟然一字没提这件事情。

  云琪看着中年教官,举起道:“报告教官。”

  中年教官微微点头道:“请讲。”

  “教官,您做过中央首长的警卫吗?”

  “我做过两任国家领导人的贴身警卫。”

  “您用身体替首长挡过子弹吗?”

  “挡过,我用我的身体,给两任首长挡过近十次子弹,我的名字叫诸葛云龙。”

  中年教官的声音铿锵有力,极其自豪。

  什

  么?这位就是诸葛云龙教官?云琪一声惊呼。

  东风云梅内心也是一惊,诸葛云龙是谁?他就是在特卫团中流传最广的特级警卫英雄,保卫了两届最高领导人。

  想不到在这里见到这位国家英雄。

  “敬礼!”

  众人整齐地站起身来,郑重地行了一个庄严而崇高的军礼。

  诸葛教官回了一礼,微微笑道:“都坐下吧,真羡慕你们,年轻真好呀。”

  夏雪看着诸葛云龙,心道,没见过诸葛教官,但怎么有点面熟呢?

  诸葛教官看着众人道:“第一节课的目的,就是要你们明白自己的职责,别的没有什么教你们的,今天,我们就拉拉家常,顺便探讨一下保卫方面的知识。”

  诸葛教官最后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了大家,道:“以后有什么问题,打这个电话,到我家里,我管饭管酒。”

  “哈哈哈!”

  众人都笑了,警卫人员不允许饮酒。

  一个月的紧急培训结束了,众人都学到很多的新东西。

  后天就要到中央a首长处报道,众人的心都激动不已。

  放假一天,下午的时候,云梅早早就来到李建的宿舍,刚一进门,就看到李建在磨牙扭嘴地对付一只破了洞的袜子,里的针线好像万斤一般沉重,憋得满脸透红,好像在对付恐怖的敌人一般。

  “噗哧!”

  云梅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李建连忙抬头一看,云梅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不禁脸色一红道:“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云梅一把夺过针线和那双被李建缝补的袜子,用向里一伸,哇,掌竟然插不进去。

  “咯咯,你太有才了,竟然把袜子两边缝在一起了,我看你的脚,怎么穿这只袜子。

  李建顿时狂晕,满脸透红道:“怎么会缝到一块的呢?”

  “看着我,学着点吧。”

  云梅快速地用剪刀剪断丝线,运针如飞,很快补好了那只袜子的破洞,再整整齐齐地叠好放进李建的床头柜。

  李建看着云梅熟练地做着一切,嘿嘿笑着从后面一把搂住云梅,趴在云梅的耳朵小声道:“云梅,嫁给我吧。”

  温热的气息吹在云梅敏感白皙的耳垂上,让云梅内心一颤,回头望着李建,微笑道:“这是在求婚么?怎么没见你单腿跪地,拿玫瑰和戒指呀?”

  李建嘿嘿笑道:“那是西方小资的浪漫情调,我可做不来,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用我的一生,来保护你,宠爱你。”

  李建说着话,轻轻地抱起云梅,在屋内慢慢地旋转着。

  云梅微微地闭上眼,轻声笑道:“我要飞了!”

  李建一听这话,心里顿时一愣,想起血翼天使奥尔良送给自己的血翼翅膀,一直没有时间练习,就今天下午正好有时间,可以出去练习一下,如果练习成功,自己就可以抱着云梅自由飞翔了。

  李建转身取出那个礼盒,拿出血翼翅膀道:“云梅,看看这是什么?”

  云梅接过那个礼盒,打开一看,顿时露出惊奇的神情,这是什么?竟然薄得如同白纸一般,不是布,更不是丝绸,摸起来韧性极佳,好像蝉的翅膀一般,竟然带着筋脉。

  “李建,这是什么?”

  “十二翼血翼天使的翅膀!”

  “什么?你杀了奥尔良?”

  “不,云梅,奥尔良是我们的朋友,这套血翼天使的特制翅膀,是奥尔良临走之时,送给我的分别纪念品,下午我们正好有时间,出去练习一下,如果能飞起来,我就带着你遨游整个世界。

  2

  云梅小鼻子一皱,微微笑道:“奥尔良送给你的?据我知道,这个杀组织里的血翼翅膀,没有任何人能得到,即使在杀掉血翼天使之后,也得不到这种血翼翅膀,这种翅膀里面,装置着自动销毁系统。”

  李建微微笑道:“因为,我再次救了奥尔良的性命,而且还帮助他干掉了他在欧洲最大的帮派敌人——教皇琼斯,连同教皇的儿子奥斯特。”

  “教皇琼斯?欧洲最大的邪教——太阳神教?”

  东方云梅一惊,知道这件事有点不妙,太阳神教在西方和意大利黑党、上帝教,同列欧州三大最厉害的黑帮,实力非常强悍,势力伸到世界每一个角落。

  如果有人杀害了他们的教徒,整个教会就会派出大量的银殿骑士和金殿骑士杀,追杀凶,不死不休。

  金银殿骑士的杀,个个都是身经百战,双沾满血腥的亡命之徒,个个枪法奇准,十分凶残。

  但万幸的是,太阳神教的实权,早已不在教皇琼斯的里,已经被他的亲弟弟迈克尔代替。

  估计,这次琼斯的中国之行,乃是迈克尔的借刀杀人之计,故意让琼斯前来中国,借助中国的力量,来除掉自己的亲哥哥和侄子,那么,太阳神教的教皇位置,自己就会堂而皇之地拿到。

  即使这样,迈克尔表面上绝对会派来大量的杀,潜进中

  国进行报复的,好在猎杀琼斯和奥斯特的时候,没有外人,但血翼天使奥尔良和他的下在场,就怕奥尔良的下,无意中会把消息泄露出去。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只有通知国家安全部门,全力监视对方的人员流动,只要发现太阳神教的杀潜进中国境内,全力格杀。

  一丝担心从云梅心里升起。

  “李建。”

  云梅在后面,轻轻地抱住李建,把头放在李建宽阔的后背,听着自己的爱人那铿锵有力的心跳,轻声道:“好好保护自己,为了我,为了你的父母。”

  李建内心那根最柔软的弦,被云梅的这句话拨动了,一丝暖意萦绕在心头。是呀,现在自己身上的责任太多了,老家的父母,身边的云梅,还有首长的安全,只有自己好好地活着,才能担当起这些责任。

  李建转过身来,轻轻地拍打着云梅柔软的后背道:“放心吧,如果太阳神教敢来报复,来一个,杀一个。”

  云梅微微地点下头,露出一丝笑意,轻轻地道:“李建,你爷爷想见你。”

  李建一愣,看着云梅,笑嘻嘻地道:“我爷爷早就过世了,你说我爷爷想见我,你想吓死我?”

  “噗哧!”

  云梅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风情万种,让李建一呆。

  “傻瓜,我爷爷就是你爷爷,咱们的爷爷想见你,明天一早,就必须去,爷爷现在让我来正式通知你,否则,将军法处置。”

  李建一下子明白了,东方卫国老将军要见自己,不是才在特卫局见过面吗?

  “咱爷爷见我干嘛?不是才见过面吗?”

  “傻瓜,那是在特卫局,爷爷想在家里和你拉拉呱、说说家常话。”

  云梅伸出指,轻轻地点了李建的额头一下。

  李建笑道:“那得给他老人家买点礼物带去,老人家喜欢什么?”

  云梅伸从包里拿出两盒包装精美的大红袍茶叶,微笑着道:“我爷爷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喝一点茶,这不,我买好了二斤大红袍。”

  李建看着云梅里那包装精美的大红袍茶叶,心里一阵感动,多细心的女孩子,想得多周到,礼物都替自己准备好了,自己的那点工资,够买一斤茶叶的吗?

  李建看着云梅,轻声道:“谢谢云梅。”

  云梅微微一乐道:“你说要带我去飞翔,难道要等到太阳下山吗?”

  李建连忙道:“好的,这就去,拿好那个翅膀,走,到郊区。”

  两人有说有笑,走下楼去,办好一切外出续。

  李建开着越野车,刚要出门,云梅轻声道:“带枪了吗?”

  李建微微笑道:“我们警卫人员,枪不离身,这是规定,我那几把大家伙都在车上,谁敢来报复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

  李建说着话,越野车冲出特卫局。

  远处一辆银灰色的德国原装进口奔驰,慢慢地滑翔,一双阴森森的眼睛,闪烁着毒蛇一般的寒芒,死死地盯着李建急驰而过的越野车。

  “银殿骑士,银殿骑士,我是银殿殿主,猎物出来了。”

  “银殿骑士收到,看到猎物。”

  “找准会,干掉车里的所有人,一个不留。”

  “银殿骑士明白。”

  深秋的北京郊区,整个天空,晴空万里,秋高气爽,满山的红叶,如同正在燃烧的火焰。

  秋游的少男少女们在火红的树叶中,时隐时现,不时传来爽朗的笑声。

  两人一下都被这绚丽多彩的秋色迷住了。

  云梅看着拉着的少男少女,嬉笑着在火红的树丛中穿越着,喃喃地道:“年轻真好。”

  李建听到云梅的感叹,嘿嘿笑道:“傻丫头,玩深沉哪?你才24岁,在我面前,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