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二十二章少林寺藏经阁(2)(1/2)

加入书签

  李建坚定地道:“我一定能阻止他们,请你放心。”

  “好的,当你们的车队,安全通过青龙桥后,我坐直升,先赶到少林寺,一会儿见,完毕。”

  李建看着头顶上一架直升,高速地飞过。

  少林寺的房间。

  身穿僧袍的东条惠子,仔细地校正着里的狙击步枪,透过关死的侧面窗户的一个小洞,正好能看到大雄宝殿的侧面殿门,如果普鲁斯要进入大殿,就等于在东条惠子的枪口下经过,这么近距离开枪,普鲁斯必死无疑。

  井田雄二两眼看着东条惠子,一股异样的表情在脸上显出。

  现在是九点,再过两个小时,普鲁斯就到了,今天不论成功否,两人都怕活不过今天,失败了,得剖腹,成功了,能跑出中人布下的天罗地网吗?所以,今天两人必死无疑。

  井田雄二慢慢走到东条惠子的身旁,他喉结上下蠕动着,两眼发红,伸出双,死死地搂住东条惠子的身体,喘着粗气,伸嘴就想亲吻东条惠子的嘴唇。

  东条惠子猛一转身,狙击步枪的枪管一伸,一下子插进井田雄二的口腔内,狠狠地对井田雄二道:“你老实点。”

  井田雄二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两一伸,从僧袍的开衩处,伸进了东条惠子的衣服里。

  “求求你了。”

  东条惠子眼睛一亮,盯了井田雄二一眼,扣动了狙击步枪的扳。

  3

  撞针击空的沉闷之声在枪里传来,吓了井田雄二一跳。

  狙击步枪里没有装子弹。

  东条惠子把抢管从井田雄二的嘴里拿出,她从井田雄二的眼里,看到正在燃烧着的烈焰,仿佛要把自己融化一般。

  “你那个偷窥孔,挖了好长时间了吧。”

  东条惠子冷冷地盯着井田雄二。

  井田雄二一愣,连忙道:“你知道那个地洞?”

  东条惠子眼里的慢慢地在燃烧。

  “我不光知道那个洞,还亲自看过。”

  “姐姐你不生气?”

  “我为什么生你的气?来吧,让我们在快乐之中死去吧。”

  东条惠子如同疯狂一般,眼里透出一种妖异的烈焰,一下子把井田雄二推倒在床上。

  井田雄二顿时极其的兴奋,两人疯狂地纠缠在一起。

  从外面练完武回来,首先趴在窗户上,看看那黑衣女子还在吗?当他把眼睛贴到那个小洞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就听到房间里传来阵阵奇怪的声音。

  顿时一愣,怎么会有两个人?

  在打架?

  仔细一看,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虽然自从来到少林寺,从没出过门,但两人这个样子,他还是明白他们在干什么。

  大白天干这事,简直和野狗一般。

  哈,旁边还有一支和mp5电影里,一模一样的狙击步枪,枪口正对着自己。

  难道整个少林寺要找的就是他们?这要是让方丈知道,这两个人藏在自己房间,方丈还不把自己打死?

  那支长枪肯定是用来打那个什么外国总统的。看了看中拆下来的橡皮泥,灵一动,对,用这些橡皮泥把枪口给堵上,这两个坏蛋的子弹,就打不出来了。

  微微一笑,把中的橡皮泥团成一个一个的小泥团,一个一个,准确无误地投进狙击步枪的枪口。

  好家伙,这个枪管还真能盛东西,竟然投进一大团橡皮泥。

  呸呸呸,非礼勿视,小爷出去玩玩去。

  李建看着前面的山峰,对着耳麦道:“所有的警卫人员注意了,青龙桥就要到了,车速加快,冲过青龙桥。”

  李建的话音刚落,整个车队的速度开始加速。

  青龙桥右边的山口上,杰瑞里的m107狙击步枪,黑洞洞的狙击枪口,死死地瞄准着渐渐过来的车队。

  杰瑞知道,这个车队绝对装配了干扰瞄准镜的仪器,昨天,自己伏击那辆越野车,车上竟然有专门干扰瞄准镜的先进仪器,今天要把瞄准镜拆掉,凭借眼力,击毁普鲁斯总统的专用轿车。

  他看着渐渐过来的车队,用慢慢地测着风速。

  头顶上那架巡逻的直升,刚刚巡逻过这个地方,得十分钟才能再巡视这里。

  近了,车队在高速驶来,进入2000米的距离。

  用肉眼在1500米开外通过准星,瞄准急速而来的汽车,平常人很费劲,但杰瑞毫不费力,他是一个神枪。

  上子弹、瞄准……

  2000米……1800米……1600米……

  杰瑞呼吸平稳、双稳健,指开始慢慢地匀速加力,双目中闪烁着冷酷地强烈杀意。

  1500米,准星到枪口和普鲁斯的总统轿车变成一条直线。

  指一动,扣动扳。

  “喂,要瞄准镜吗?1500米的距离,你是打不准的!”

  一股浓烈的杀气,如同山峰一般狂暴的压来,让

  正在扣动扳的杰瑞感到强烈的窒息。

  “砰!”

  杰瑞中的狙击步枪喷出了烈焰。

  子弹呼啸着射向普鲁斯总统的专车,但由于受到干扰,子弹打偏,直接打在总统专车后面的山崖上。

  任何杀在开枪的那一瞬间,绝不能受到任何影响,只要心神受到干扰,双就会不稳。

  “轰!”

  一声沉闷的强烈爆炸,山崖上多出一个碗口大小的弹孔,石屑夹杂着耀眼的烈焰,腾空而起,升起一朵烈焰蘑菇云。

  好家伙,竟然是狙击穿甲弹,这要是打在车上,整个轿车瞬间就会被打爆。

  所有的警卫人员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瓦列夫两眼寒芒爆射,嘴里嗷嗷叫着骂着什么。

  整个车队快如闪电一般,冲出青龙桥的危险地段。

  三架直升,直接扑向杰瑞的藏身之地。

  杰瑞一个翻滚,瞬间脱离自己原来的射击位置,但那股浓烈的杀意,仍旧死死地锁定住自己的身形,一把冷森森的枪口指着自己的眉心,让人毛骨悚然。

  杰瑞快速地翻滚、规避,但还是躲不开那支枪口。

  萧春秋看着这名枪在快速地翻滚,动作如同猎豹一般快捷迅速。萧春秋一声冷笑,枪口一直死死地瞄准着他,如同附骨之蛆一般。

  “喂,你不累吗?”

  萧春秋在等,等待他停止动作的一瞬间,子弹打进他的眉心。

  杰瑞的全身,瞬间被冷汗湿透,这人是谁?绝对是高,自己绝不能停住规避,如果停住,对方的子弹,瞬间就会穿透他的眉心。

  但杰瑞忘记了身后,就是万丈山崖,当他做着标准而快捷的躲避动作时,感到脚下一空,萧春秋叹了口气。

  “走路不看脚底吗?”

  这是杰瑞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那人的脸,他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楚,就掉了下去。

  三架直升搜索了一阵,没有找到枪的尸体,其中一架,放下绞索,萧春秋快速地攀上直升,直奔少林寺。

  十点整,普鲁斯总统的车队,正点到达。

  慧能大师带领着僧众们,到少林寺的山门外迎接。

  数十位中外记者,争抢着拍照。

  “阿弥陀佛,欢迎总统阁下来我少林寺传经送宝。”

  “阿弥陀佛,方丈大师,您好。”

  普鲁斯总统,竟然也用汉语高诵佛号,向大师问好,所有随行人员都被普鲁斯总统的幽默逗笑了,本来极其压抑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普鲁斯总统看着高大巍峨的少林寺山门,内心感慨万分,今天,自己终于见到向往已久的武学圣地,真是肃穆庄严,深邃浩瀚。

  慧能大师一边向普鲁斯总统介绍着少林寺的历史,一边向里走去。

  和普鲁斯总统坐一车的卢斯夫学者,两眼盯着那个电光炫目激光仪,没有下车,他在等待会,只要众人走进少林寺,他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把那个东西拆解拍照。

  看着众人进入少林寺,卢斯夫快速地打开车门,直奔电光炫目激光仪,伸就去拆解。

  “先生您好,请你尊重自己,不要靠近我们的设备。”

  一声冷峻严肃的声音,铿锵有力,在卢斯夫的耳边如同炸雷一般响起。

  卢斯夫吓了一跳,没看到人,怎么有人在自己身边说话?

  卢斯夫转脸一看,一位身材高大勇猛的警卫人员,里端着狙击步枪,两眼如同刀锋一般,死死地盯住自己。

  卢斯夫一愣,看着秦世国,冷冷地道:“你是谁?你无权过问我任何行动。”

  秦世国一声冷哼道:“我是无权过问你的任何行动,但那个仪器是我国的精密设备,没有允许,任何人都不许靠近,更不允许动它,明白吗?”

  秦世国的语气极其坚决严厉,不容半点更改。

  卢斯夫顿时恼羞成怒,自己在r国,有谁敢这样对自己无理?就是普鲁斯总统,和他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今天这名中国警卫竟然这样和他说话,太不给他面子了。

  “我要抗议,你竟敢侮辱我们r国总统的随行人员!我要向你们的国家提出严重抗议。”

  卢斯夫脸色铁青,咆哮着,挥舞着双拳。

  这是唯一的会,能获得这个先进的精密仪器,可惜被这个中国警卫搅黄了。

  卢斯夫不甘心自己的失败,暗暗地冲着两位留守的r国保镖使了个眼色。

  两位保镖的身体犹如小山一般,又如两头壮熊,相互看了一眼,露出不屑的蔑视神情,其中一位狠狠地撞了过来。

  秦世国是谁?中央警卫团里的散打精英,代表特卫局参加整个军区大比武,获得搏击第四名。

  在特卫局,几乎无敌,现在任李建这个警卫队的副队长,搏击仅次于李建、李战天。

  秦世国的北方戳脚,诡异绝霸,快捷无比,和李建比武的时候,差一点把李建打趴下。

  这两个蠢驴,不知深浅呀

  而且目空一切,以为秦世国好欺负。

  秦世国一声冷笑,马步一沉,一个三才式站桩,稳如泰山地站在那里。

  “砰!”

  一声闷响,两人的身体狠狠地撞在一起。

  秦世国纹丝没动,那个黑熊一般的保镖,一个踉跄,蹬!蹬!蹬!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另一个保镖,不由得一惊,他知道这凶狠的一撞,有多大力量。

  这时,中国留下来的几位警卫,快速地赶了过来。

  卢斯夫一见人多,知道再想抢这件仪器,比登天还难,只好狠狠地瞪了秦世国一眼,悻悻地钻进车里。

  秦世国不由得暗暗佩服李建的防范意识,自己一定要保护好这件仪器。

  慧能大师陪同普鲁斯总统慢慢地游览少林寺的各个名胜古迹,弥勒佛像、甬道、还有碑林。

  普鲁斯总统和他的随行人员,被中国博大高深的佛学和武技深深地吸引,过了天王殿,就是大雄宝殿。

  那间房子里的东条惠子慢慢地举起狙击步枪,缓缓地压上子弹,打开保险,指头扣在扳上。藏在另一间屋顶的小和尚,微微笑着看着东条惠子,心道,你的枪口被我堵住了,看你怎么开枪。

  要不是云阳给了一个mp5,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枪械这种东西。

  他不知道自己里的东西,如果真是橡皮泥,根本堵不住枪口,就是橡皮泥这个词,还是在mp5里面的大片看到的。

  小家伙只知道挑水、打柴,其他什么都不懂。

  普鲁斯总统在众人拥簇下,慢慢地来到大雄宝殿前,慢慢地开始上台阶。

  东条惠子看到一个个r国的保镖站在大雄宝殿的门口,内心狂跳,激动不已。

  只要普鲁斯总统的头部进入十字花中间,东条惠子就会毫不犹豫地扣动扳。

  过来了,就要过来了,东条惠子看到了普鲁斯的贴身保镖瓦列夫那张狂傲恶心的脸,瓦列夫的身后,就是普鲁斯。

  东条惠子的指开始加力,加力……

  猛然,东条惠子的心神强烈一震,普鲁斯的头部稳稳地套在瞄准镜的十字花中心。

  但几乎同时,一双精光四射的黑色眼睛,看到了自己的枪口。

  东条惠子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

  李建就站在普鲁斯总统的身旁,当普鲁斯总统刚刚来到大雄宝殿门前,李建猛然感到,一股强烈的杀气,从大雄宝殿门旁的胡同里透来。李建在阳光下,一眼看到一支黑洞洞的枪口。

  “不好。”

  李建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普鲁斯总统的身体。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爆炸,一股烈焰腾空而起,的那间房子,瞬间被炸成平地。

  东条惠子明显感觉到撞针,撞到子弹的,但她没有听到枪响,在她扭曲的一生中,听到的最后声音,就是为她送行的震天爆炸。

  射入东条惠子枪膛里的可塑炸药,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子弹没有射出枪膛,却和可塑炸药发生强烈的摩擦。

  所有的警卫保镖快速地拥着普鲁斯总统,走进了大雄宝殿。

  王秘书带领着警卫人员赶到爆炸的地方,那地方一片狼藉,只剩下砖头瓦块,东条惠子和井田雄二,早已炸碎,永远地消失在这个世界。

  远处的一间房顶上,瓦特也被这强烈的爆炸吓了一跳,不会是自己安装的炸药爆炸了吧?虽然看着像是可塑炸药的爆炸特点,但自己没有在那个地方安装呀?

  通过望远镜,瓦特看到众人拥簇着普鲁斯总统进入了大雄宝殿。

  瓦特哈哈大笑,打开,狠狠地按下发射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