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二十一章高速路上的猎杀(2)(1/2)

加入书签

  李建道:“多谢师伯的教诲,我以后尽量就是。”

  慧能大师微微点头,一丝笑意在眉毛间现出,真是孺子可教。

  细看李建的面相,双眉之间,紫气隐隐,正气凌然,浓眉大眼,仕途不可限量,但眉纹之间,隐隐暗藏血光,极是凶险。

  这孩子的生命力极强,但血光不断,危险重重,现在眉间竟然起了一道黑线,直上紫楼,看来,危险就应在今夜,最迟就在明天。

  慧能大师犹豫了好久,长叹一声道,也罢,自己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师侄处在危险之中。

  “李建,你看看。”

  慧能大师说着话,右一闪,一指点来,直接按在李建的眉心之上,快如闪电。

  小白一看师伯一指点来,顿时大吃一惊。

  “一指禅!”

  天下第一指,至刚至阳的少林绝学一指禅!

  李建面带微笑,微闭双眼。

  慧能须发狂舞,丝丝禅意,在眉间缭绕。

  他轻轻松开指,微笑着看着小白道:“小白,三人身上,你的杀孽最重,所以,你师傅只传你飞刀和剑法,但你的工作,更极度的凶险,比李建还要危险,我传你一道指法,多罗叶指,可力保你平安无事。”

  慧能大师说话间,右掌微伸,十指轮弹,如同波罗花一般次第绽放,五道劲气,发出强烈地轰鸣,全部点在小白的眉心。

  小白微微地闭上双眼,表情痛苦。

  惠能微微一声轻叹,道:“就看你能领悟到几分。”

  慧能大师又看着云琪,小丫头长得极其俊美,英气逼人,如同男孩子一般阳光,但眉头一条粉线贯穿,有点微皱,看来,小丫头桃花劫到了。

  看着云琪的眼光不时地瞟向李建,慧能大师微微点头,轻声道:“云琪,你虽然不是我的师侄,但见面就是有缘,你行事太钢,锋芒毕露,我传你拈花指,增添你一分女子的柔情,你处事就不会太锋芒毕露了。”

  惠能大师,说着话,伸出右掌,尾指微翘,拇指和食指轻微一拈,面露微笑,将两指按在云琪的眉心。

  云琪本来英气逼人的面容,多了一份妩媚柔情。

  三人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看来需要很长时间领悟。

  少林72绝技,乃是中国武术的精华所在,历经千年岁月,岂是一朝能领会的?除非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李建就属于这种类型。

  不一会耳,李建微微一笑,慢慢睁开眼,神采奕奕,眉心之间,精光微闪,看着慧能大师,一指点向前面的一块青石。

  “吱!”

  一声闷响。

  青石上多出了一个白点。

  慧能大师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个时辰,李建只用了一个时辰,竟然能领悟一指禅的要义,虽然青石上,只有一个浅浅的白点,但这可是气功凌空外放的初成呀。

  奇才呀,奇才。

  看来,少林寺的绝学,要在李建的身上发扬光大了,可惜,小家伙不做和尚。

  慧能大师微微一笑,伸一指,凌空一点。

  “吱!”

  青石板上,火星乱溅,一个深深的黑洞,出现在青石之上。

  好家伙,好强劲的内力,这要是打在人的脑袋上,还有命吗?

  看着大师的深洞,又看了看自己的白点,李建不由得摇了摇头。

  慧能大师微微笑道:“你练习一指禅多少时间?我可是全心全意的修炼了数十年。”

  李建连忙点头道:“弟子知错了。”

  这时,天色慢慢地暗下来,看来,今夜是不能回去了,小白和云琪还沉醉于领悟之中。

  李建走出方丈室,给王秘书汇报了情况。

  王秘书给李建下达了任务,夜里一定要把暗藏在少林寺的所有敌人全部清除,明天一早再到郑州飞场,迎接普鲁斯总统。

  李建汇报完工作,回到方丈室。慧能大师仔细地询问了这么多年来龙啸天的行踪。

  其实,李建对自己师傅的行踪,根本不知道,在老家的时候,李建从小喜欢武术,他是一次偶然的会,在雪地里刻苦练武时,遇到自己师傅的。

  李建当时十岁,练的是鲁南和徐州一带的形意拳,但他没有得到名师的真传。

  龙啸天那天正好路过那个小村庄,早上五点多钟,看到一个孩子冒着零下20度的严寒练武,顿时被深深感动。

  当时,龙啸天做了一个极其复杂的武术动作,但李建竟然能做到一眼就看会。

  自此,龙啸天在那个小山村待了十天,把少林寺的基本功法交给李建练习。

  后来他每年来一次,考察李建的进展,再教给李建新的东西,一直到李建考上警察院校。

  在龙阳武警总队,李建只见到过师傅一次,到现在一直没有见到,前天只听到老人家的笑声。

  慧能大师看着李建坚毅的脸庞道:“李建,夜里清除少林寺的暗桩,

  危险之极,你可愿意参加?

  李建心里一惊,看着慧能大师道;“师伯,你查出来有暗桩?”

  慧能大师微微点头道:“他们以为我是瞎子,很早就潜伏进少林寺,当我接到普鲁斯总统要访问少林寺的时候,才终于明白这些家伙潜伏进少林寺干嘛?明天普鲁斯总统就要进寺,安全第一呀,少林寺不能做这千古罪人,影响国家的安全,所以,今天夜里毕竟不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李建顿时豪气大发,微微笑道:“今天夜里,我要试试一指禅的威力。”

  慧能摇摇头道:“潜伏进少林寺的老家伙,可不是一般人,所以,我一直暗暗观察,没有行动,以为他们得不到什么,就会遁走,没想到,他们等的是普鲁斯总统,阿弥陀佛,老衲已经50年没开杀戒了,看来今天要开戒了,阿弥陀佛。”

  药师殿后面的一个偏殿。

  一位只露双目的蒙面和尚,看着天上的月亮爬到中天,本来精光四射的双眼,猛然射出两道阴毒的寒芒,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嘿嘿,普鲁斯,你这次回不去了。

  一道黑影无声地闪了进来。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蒙面和尚两眼盯着前面的小和尚,如同两把利剑,刺进小和尚的灵魂。

  “噗通!”

  小和尚吓得一下跪倒在地,结结巴巴地道:“都……下到井……里了,无色……无味,定时……发作……”

  蒙面和尚微微一笑,但这笑容极其诡异,让人毛骨悚然。

  小和尚张嘴就想惊叫,但蒙面和尚如同鬼魅一般,闪到小和尚面前,一掌拍下。

  “咔嚓!”

  小和尚一头栽倒在地。

  蒙面和尚狞笑着把小和尚塞进床下。

  数道黑影,闪了进来,一个黑影小声道:“会主……”

  蒙面和尚死死地盯着那个黑衣人。黑衣人顿时被吓得一呆,脸上露出绝望的恐惧,连忙改口道:“执事……”

  蒙面和尚阴森森地道:“看在你往日的功劳上,我会照顾你的家人和妻子,上路吧。”

  黑衣人脸色顿时苍白如纸,双目透出绝望的表情,汗流浃背,猛地牙关一咬,一丝黑血从嘴角流出,尸体一头栽倒在地。

  两名黑衣人连忙把尸体拖了出去。

  “记住,谁再犯错误,全家都要死。”

  蒙面和尚阴森森地看着剩下的黑衣人。

  一位黑衣人连忙道:“大人,都布置好了,就等明天……”

  这位黑衣人看了看刚才服毒自杀的那位留下的黑血,说到这儿,连忙住嘴。

  “好,一切按计划行事。”

  几位黑衣人,刚想退出。

  猛然,一声冷笑从外面传来,月光下,一位面色冷峻的年轻人,双目寒芒闪烁,露出强烈的杀意。

  蒙面和尚一愣,发现站在外面的冷峻青年,就是中国那位最厉害的警卫,看来,中国的大批人马到了。

  蒙面和尚一把抓住一位黑衣人,扔向李建,闪电一般地再抓住一个黑衣人,“轰”的一声巨响,用黑衣人的身体,砸开窗户,如同鬼魅一般破窗而出。

  看来这位蒙面和尚,对自己下的人一点也不爱惜。

  等在后窗户的慧能大师一见一个黑影,破窗而出,高诵佛号:“阿弥陀佛。”

  一掌拍出。

  “砰!”

  一声闷响,被砸出来的黑衣人,一声惨叫,被慧能大师一掌拍死。后面的蒙面和尚一脸狞笑,一枚蓝汪汪的毒针,藏在掌心,趁一掌拍到慧能大师的胸前。

  慧能大师不知道对方掌心里有毒针,一掌对来。

  “砰!”

  两人的掌力狠狠地撞在一起。

  “哼!”

  慧能大师一声闷哼,掌心剧痛,步态踉跄后退。

  “有毒。”

  慧能大师快速地封住穴道。

  此时李建,中的鱼肠宝剑寒芒一闪,三个黑衣人的头颅,飞到空中,身形闪电一般的扑到,一道剑芒,飞射蒙面和尚的面门。

  蒙面和尚一声怪叫,身形爆闪,剑芒走空,李建一步赶上,左掌运足大力金刚掌,瞬间印向他的胸口。

  蒙面和尚一声冷笑,暗藏毒针的掌再次拍向李建的掌。

  慧能大师一声惊呼道:“他掌心有毒针。”

  李建一声冷笑,化掌为指,刚学会的一指禅,夹杂着尖利的劲气,点向蒙面和尚的掌心,同时,右的鱼肠宝剑,化作一道电芒爆射他的咽喉。

  “一指禅!”

  蒙面和尚根本想不到李建竟然练成了一指禅和大力金刚掌,再加上极快的鱼肠剑气,顿时让他有点忙脚乱。

  李建的双互搏,就等于两个李建和这家伙搏斗。

  虽然李建的一指禅,刚进入初级阶段,但这个蒙面和尚知道一指禅的厉害,连忙缩回掌,身形如同鬼魅,闪开李建的剑气,但李建早有防备,一步

  再次跟上,左掌一旋,幻出层层掌影,如同万片树叶,次第重叠,印向自己的胸前。

  “大慈大悲千叶!”

  蒙面和尚一声怪叫,不由得亡魂皆冒,不可能,少林寺的三种绝技竟然从一位中国警卫身上使出这太不可能了。

  蒙面和尚一个翻滚,再次脱出李建的大慈大悲千叶包围。

  一指禅和大慈大悲千叶,这两种绝技,李建刚刚领悟一点,威力还不是很大,所以,让这个蒙面和尚脱出包围圈,但李建毫不气馁,一步再次跟上,一掌轻飘飘地拍下。

  哈哈,毕竟年轻呀,连使三大绝技,没劲了吧。

  蒙面和尚哈哈大笑,一掌对来。

  李建看着没有毒针,内力一吐,狠狠地按下。

  慧能大师一见李建轻飘飘的一掌,不由得大吃一惊。

  武当绵掌!

  这一掌,看似轻飘飘的,腕微弓,掌心内扣,但要拍实了,和大力金刚掌不分上下。

  “砰!”

  一声闷响,劲气四射,蒙面和尚哈哈大笑,借着掌力,身体腾空而起,掠向墙头。

  这个蒙面家伙想跑。

  李建哈哈大笑,一指刚刚飞向墙头的蒙面和尚道:“一爆。”

  “砰!”

  打入对方身体内的武当千重劲第一重开始爆发。

  蒙面和尚的笑声还没收起,猛然感觉到身体内一股强烈的劲气,四处游走,砰的一声炸开。

  “啊!”

  蒙面和尚一声惨叫,落回墙头,内腑如同万只蚂蚁在疯狂地撕咬吞噬。

  天哪。自己的身体里,怎么会爆炸?

  李建一声冷笑,这家伙太强悍了,第一爆,竟然没有把他炸下来。

  “二爆!”

  “砰!”

  第二重内劲再次爆炸。

  蒙面和尚一声惨哼,张嘴喷出一道血箭,身体直接掉到偏殿的墙外。

  “三爆!”

  刚站起来跑出十米开外的黑衣蒙面和尚再次惨叫,一头栽倒在地,脸上的蒙面外套终于掉了下来。

  “中村一郎!”

  果然是这个老家伙,上次交,这个老家伙,肯定藏私了,这次竟然能躲过自己的三种少林绝技,太变态了吧。

  李建刚想跳下墙头,去干掉这个变态的家伙。

  解完毒的慧能大师一拉李建的臂。

  猛然,一道鬼魅一般的黑影,如同一只大鸟,闪电般飞来,一把拉起中村一郎,就想飞起。

  “哈哈,老不死的东条龟生,我以为你做缩头乌龟,这一躲就是数十年,今天终于看到你的乌龟壳了,这么快就想走吗?来来来,多年不见了,咱俩亲热亲热。”

  一个龙吟虎啸的高亢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使人分不清声音来自哪里?同时,滔天的威压和强烈的杀意,重如山岳,压向站在地上的东条龟生。

  李建失声道:“师傅。”

  这时,慧能大师神情激动,嘴唇哆嗦,两眼起了一层水雾。

  “师弟,一向可好?”

  “哈哈,师哥,多年不见,等一会儿,咱们联,干掉这两位东洋老贼,雪家仇,报国恨。”

  一个黑眉黑须的高大老人,身形落在药王神殿,两眼炯炯有神,精光四射。

  龙啸天看了慧能大师一眼,然后对着药王偏殿的房顶叫道:“琼斯老贼,你如同老鼠一般,躲在房顶做缩头乌龟吗?”

  “嘎嘎嘎嘎!”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响起,房顶之上,多出两道诡异的人影。

  4

  一个头戴钻石王冠,一身法袍,持权杖,身材高大的金发老头和瓦特一起站在屋顶。李建知道今天事情复杂,直接发出求救信号,让王秘书带领所有的警卫战士和当地军区的特种部队,快点赶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