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二十章千钧一发(2)(1/2)

加入书签

  整个意大利的血翼天使,只有戈尔沃的儿子奥尔良一人是十二翼。

  天哪,这家伙可不好惹,他后面有整个意大利,包括欧洲的强大黑帮做后盾,r国的黑帮和意大利的黑帮火拼了无数次,结果不分胜败。

  虽然他依附r国的泰科斯,但自己的根基还在欧洲,最好不要得罪奥尔良,现在还是做好逃命的准备吧。

  李建看到r国的普鲁斯总统面色不改,神情自若的和多琳说着话,没有显出一丝紧张。

  刚才透过望远镜,普鲁斯总统看到萧春秋和洛夫斯惊心动魄地惨烈搏斗,知道那个杀,竟然是自己国内的人,这使他极为恼火。

  而这次刺杀的目标,却是自己最亲爱的多琳夫人。

  显而易见,绝对是多琳家族的老对干的,在国内,已经有三位多琳家族的董事会人员,遭到袭击。

  普鲁斯已经下定决心,回国后,首先派遣秘密部队,彻底干净地把那几个老对干掉。

  想到这里,普鲁斯的眼里闪烁着强烈的杀意。

  周围的保镖禁不住后退一步,看来不知哪个家族要遭殃了。

  就在这时,所有的中国警卫腕上的报警装置又响了起来。目标直指瓦特的藏身之处。

  无数只山蚂蚁,正吞噬那块巨石外面的特制涂料。

  所有的警卫人员和特种部队的战士们,如同潮水一般,扑向瓦特。

  3

  死神的镰刀——瓦特,怎么也没有想到,洛夫斯的命运,在自己身上同样上演。他在石头之后,根本没有展开行动,就是狙击步枪的枪管都没有敢伸出来,中国人怎么发现自己的呢?

  那层涂料被蚂蚁啃光,瓦特的模糊身影,清晰地出现在推演大厅的大屏幕上,所有的联网电脑,瞬间死死地锁定目标。三架直升从空中警戒,李建带领着战士们,如同鹰隼一般,扑向瓦特。

  瓦特一见这么多全副武装的战士,向自己冲了过来,立刻打开石头,一个虎扑,快速地离开。

  “砰!砰!砰!”

  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带着摄人魂魄的呖啸,把那块石头击得粉碎。

  瓦特比洛夫斯还要倒霉,没有开一枪,就被发现。

  他现在,只有逃命的份了。

  瓦列夫知道,现在是自己表现的会了,普鲁斯总统暗暗示意瓦列夫,在中国警卫面前,不能太掉份,第一位杀既然已死,第二个杀,普鲁斯希望瓦列夫能活捉,看看能问出点什么,但不能让中国人赶在他的前面。

  在所有的战士刚一行动的时候,瓦列夫带着人,就已扑了上去。

  两方人马有点较劲。

  人高马大的瓦列夫,身高将近2米,体重近300斤,但行动十分灵活,呼吸间,窜出几十米开外。

  瓦特把身体放得很低,过去的逃生本领没有白练,眨眼间,逃出近百米。

  “还想走吗?”

  一个冰冷之极的声音从他的前面传来,强烈的杀气扑面压来,瓦特的身体,顿时一僵,里的狙击步枪,指着前面的一道白色身影。

  白衣飘飘,长发狂舞的小白,静静地站在一块巨石上,冷酷的眼睛里,透出强烈的杀意。

  是他?是那位长得极其漂亮的白衣男子?

  “犯我中华者,死!”

  死字还没有落音,一道白光,如同闪电一般,瞬间射到瓦特的咽喉。

  几乎同时,瓦特中的狙击步枪喷出了烈焰。

  “砰!”

  狙击步枪的子弹发出强烈的轰鸣,直奔小白的眉心爆射而来,小白一声冷哼,一个侧滚翻,飘下身来,子弹穿过袖口,擦着面门呼啸而过。在开枪的同时,瓦特也一个翻滚,避过飞刀,但动作有点慢,咽喉间的皮肤一痛,一道浅浅的血痕,出现在皮肤上。

  飞刀“砰”的一声巨响,深深地扎在身后的一块巨石上,只剩刀柄,剧烈地颤抖,发出强劲的轰鸣。

  好大的劲。

  虽然自己的咽喉被割开一道浅浅的口子,但对方飞刀速度的力量,简直让人恐怖至极。

  两人互换一招,瓦特伤,小白袖口多出一个弹孔。

  瓦特一声冷笑,掌一翻,多出一把血红色冷森森的锋利镰刀,镰刀一晃,寒芒四射,瓦特腕一扬,一道血红的锋芒,瞬间勾到小白的咽喉。

  “死神的镰刀!”

  小白脸色一变,这个让整个欧洲佣兵军团谈虎色变的杀,竟然为r国的泰科斯服务?

  小白不敢托大,掌一伸,掌中多出一把似剑非剑,又细又长,前面带着分叉拐弯的锋利剑刃。

  “皓月吴钩!”

  李建一声惊呼,小白掌中的这把怪剑,正是春秋战国时期的皓月吴钩。

  皓月吴钩和李建中的鱼肠宝剑,都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十大名剑之列。这位师弟实在是太神秘了?

  “叮!叮!叮!叮!”

  火星四溅,声若龙吟。

  两人的身形快速地交错,皓

  月吴钩和死神镰刀不停地撞击。

  死神镰刀竟然完好无缺。

  李建心中一动,难道这把死神的镰刀,真是欧洲神话里面的死神镰刀吗?皓月吴钩可是削铁如泥的宝刃呀。

  猛然间,剧烈地碰撞中,瓦特另一只中的v—96狙击步枪开了一枪。

  小白一声长啸,一个大后翻,让过子弹,素一扬,漫天的寒芒,发出嘶嘶的怪鸣,射向瓦特。

  瓦特一见漫天的寒芒罩住自己,不由得一声怪叫,身体爆射而出,弹出数米开外,正巧,瓦列夫一步赶到。

  瓦列夫一声冷哼,中的最新式全自动aps枪一扬,30发威力强大的子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对着瓦特狂泻而出。

  aps枪,也叫斯捷奇金枪,r国特种部队的主要装备枪,采取双排双弹匣供弹,能全自动发射,精确度极高,威力强悍。

  瓦列夫本来认为自己能第一个抢先赶到现场,但等到自己赶来,中国警卫已经有好几个赶到,而且已经交。

  从交的激烈程度来开,那名白衣青年,竟然和这位杀拼个旗鼓相当。

  瓦列夫知道,无法活捉这名杀,当他看到杀的那把死神的镰刀的时候,顿时大吃一惊。

  天哪,这名杀竟然是让整个欧洲佣兵军团闻风丧胆的死神镰刀。

  如果能干掉这位死神的镰刀,普鲁斯总统绝对会嘉奖的,再说,那把死神的镰刀是一件削铁如泥的宝刃,他做梦都想得到它。

  现在会来了,所以,瓦列夫上来就下杀,30发威力强大的子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对着瓦特狂泻而出。

  瓦特一声咆哮,暴怒之极,这个肥猪蠢驴,上来就如同疯狗一般,暗暗下口咬人,太可恶了。

  30发高速近距离射击的子弹,不是什么人都能躲避过去的。

  但瓦特是谁?是让整个欧洲都闻风丧胆的死神镰刀。

  瓦特的身影如同毒蛇一般诡异地扭曲着,快速躲闪,身体在狂风暴雨的子弹中,倒射而飞,穿出弹雨,一镰刀抹向瓦列夫的脖子。

  所有的人看着瓦特这诡异的身法,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李建、小白、萧春秋、李战天,都死死地盯着这家伙的身法,希望能在里面悟到什么。

  恐怖的血红镰刀转眼划到瓦列夫的脖子。

  瓦列夫同样不是吃素的,掌一翻,竟然又多出一把转轮枪。

  “铛!铛!铛!”

  枪喷出道道烈焰,双转轮的12发子弹,瞬间撕裂空气,近距离地爆射瓦特的面门。

  瓦特一声冷哼,头颅竟然瞬间凭空消失。

  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诡异情景惊呆了,人的头颅怎么会瞬间消失?

  但旁边的李建、小白、萧春秋和李战天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瓦特的头颅竟然能闪电一般地向后折弯,而且是90度的折弯。

  这怎么可能?难道这家伙不是人?

  这个速度太快了,一般人的肉眼根本看不清楚。

  李建他们微微地点点头,四个人会意,绝不能放掉这个诡异的家伙,如果瓦特逃走,他还会给国家造成伤害。

  瓦列夫被这诡异的一幕,惊得一愣,但死神的镰刀没有停止,瞬间就划到瓦列夫的咽喉。

  瓦列夫一声怪叫,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但瓦列夫里猛然多出一把精光四射的特种部队的尖刀,刀芒一闪,插向瓦特的咽喉。

  这一下和瓦特的速度竟然不分上下。

  他采取的是同归于尽的打法,目的是迫使瓦特自救。

  但让所有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瓦特大嘴一张,竟然咬住瓦列夫的刀锋,咔嚓一声脆响,一口咬断瓦列夫的尖刀。

  而死神镰刀速度不减,瞬间划到。

  瓦列夫面如死灰,闭目等死。

  但李建能让这家伙死在中国吗?他可是r国普鲁斯总统的第一保镖,如果瓦列夫死在中国,将对中国和r国各方面的合作,产生极坏的影响。

  李建的身形快如闪电,掌狠狠地一拉瓦列夫的后背,中的鱼肠宝剑,直接挡在瓦列夫的咽喉之处。

  “叮!”

  一声爆鸣,火花爆闪。

  死神的镰刀和鱼肠宝剑撞在一起。

  强大的冲击力,让瓦列夫的身体倒射数米,砰的一声巨响,如同一条沙袋,狠狠地砸在沙石之上,荡起数米的沙尘。

  瓦列夫脸色煞白,内心狂跳,他终于知道,自己和中国警卫差得太远了。

  如果不是李建的一拉和挡住死神的镰刀,自己今天就会到上帝家做客。

  李建、小白、萧春秋、李战天四人,各占方位,死死地围住瓦特。

  他们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这位好像是毒蛇一般的瓦特,绝不能让他走掉,如果让瓦特跑掉,将后患无穷。

  瓦特一看,四名中国警卫死死地把自己围住,不禁狂性大发,中的v—96狙击步枪,对着李

  建就是一枪,几乎同时,中的死神镰刀,化作一道血影,如同毒蛇一般,抹向李建的咽喉。

  瓦列夫大吃一惊,天哪,这个死变态,有这么使用狙击步枪的吗?竟然当枪使用,而且左的死神镰刀,快如闪电地抹向李建的脖子。

  李建哈哈大笑道:“瓦特,你是整个欧洲最强的杀,今天来到中国的地界,我让你插翅难逃,永远埋在中国。”

  说话间,李建一个旋身,身形如同电芒一般,让过瓦特的子弹,中的鱼肠宝剑狠狠地一撩。

  “叮!”

  死神镰刀和鱼肠宝剑撞在一起,火花爆闪,几乎同时,李建不退反进,一步抢进瓦特的怀里,大力金刚掌包含着三重内劲,一掌印向瓦特的前胸。

  大力金刚掌,是中国武术里面最霸道强硬的掌法,当年自己的师傅在和日寇决战中,就凭借无坚不毁的大力金刚掌,连续拍变形六辆敌人坦克车上面的炮管,致使日寇的六辆坦克车失去了作用。

  那惨烈的一战,师傅一战成名,威震敌胆。

  瓦特顿时感觉到,一股重如山岳一般的掌力,狠狠地压向自己的胸口,他知道,这一掌自己根本接不下来,如果硬接,死的将是自己。

  瓦特一声怪叫,身形一转,死神镰刀带着诡异的血芒,劈向李建狂拍而至的掌。

  他的意思是,你再厉害的掌还是肉做的,能和我的死神镰刀硬拼吗?

  但洋鬼子根本不了解中国武术的博大精深,以为电影里都是骗他们的。

  李建笑了,知道瓦特不了解中国的武术。

  大力金刚掌发挥到极致,巨大的掌,竟然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金芒,狠狠地拍在瓦特急速撩来的死神镰刀上。

  “砰!”

  一声闷响,强烈地撞击气流,如同爆炸一般,劲气四射。

  可惜,这一掌没有拍到瓦特的身上,如果拍到这家伙的身上,瓦特就交代在这里了。

  死神的镰刀发出一声沉闷沙哑的怪鸣,瞬间被拍成一个弯曲的诡异弧度,然后又砰的一声巨响,反弹回来。

  瓦特大吃一惊,对方的一掌竟然把这件宝刃拍弯,掌力太可怕了。

  李建的掌力暗含三重劲气,死神的镰刀刚一恢复原状,第二重劲力再次爆发。

  “砰!”

  一声巨响,死神的镰刀再次发生扭曲,弯成月牙。这下把瓦特吓了一跳,自己中的死神镰刀怎么会自己发出哀鸣,再次弯曲?

  李建哈哈大笑道:“瓦特,你就要死了,你看,就连你的死神镰刀都发出哀鸣,你受死吧。”

  说话间,他里的鱼肠剑发出强烈的剑芒,直接射向瓦特的咽喉。

  瓦特一声闷哼,一举中的死神镰刀,就想挡住李建的剑芒,但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李建打入死神镰刀之内的第三重内劲猛烈爆发,瓦特再也握不住掌中的死神镰刀。

  “嗖!”

  一声怪鸣,死神镰刀被李建的第三重劲气,震飞,飞到空中。

  这时,李建的鱼肠剑,瞬间射到瓦特的咽喉。

  瓦特一声怪叫,脖子极其诡异地一扭,竟然凭空90度右折,让过李建的鱼肠宝剑。

  但,李建中多出两把枪,对着瓦特的眉心和原来头颅眉心的位置,开了两枪。

  这下只惊得瓦特面如死灰,瓦特的头颅根本没有地方再躲闪。

  瓦特死定了。

  但就在众人认为瓦特死定了的时候,瓦特一声怪叫,头颅竟然再次诡异地向后弯曲。

  天哪,谁的脖子能像这样做两个90度的弯曲角度?

  李建哈哈大笑道:“瓦特,这次你死定了。”

  李建说完枪再次喷出烈焰,两把枪的子弹,全部在一瞬间,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