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十九章再起风波(2)(1/2)

加入书签

  他们刚想翻进窗口,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强烈杀气,如同潮水一般,狂卷而来,一个乌黑的狙击枪口,从顶层的一个窗口伸出,红外线瞄准镜,正死死地瞄准李建和云梅。

  灵敏的感官,让李建瞬间发现这诡异的杀气,冷汗一下把李建全身的衣服湿透。

  他一把搂住云梅,把身子紧紧地贴在窗户下面,用身体挡住云梅的娇躯。

  云梅同时也感到这股恐怖的死亡气息,她知道,李建在用自己的身体,把她护住。

  云梅急速地道:“李建。”

  李建沉声道:“别动,别出声。”

  一张狰狞的面孔,强烈扭曲着,微眯的眼睛贴在瞄准镜里,红外线十字花,慢慢地瞄准着挂在李建和云梅背上的那根细线。

  危险呀,极度的危险。

  3

  只要狙击步枪开枪,打断挂在两人背上的细线,两人瞬间就会摔下去。

  哈哈,中国人,去死吧。

  “砰!”

  一声沉闷的枪响,狙击步枪喷出一道烈焰。

  就在枪响的同时,李建双猛一用力,就想抱着云梅翻进窗口。

  “铛!”

  火星四溅。

  李建背上的细线一下被狙击步枪的子弹打断。

  “啊!”云梅一声惊叫,两人的身形急速下坠。

  但李建临危不乱,一把抓住被打断的上半截细线。

  两人的身子太重了,细线深深地勒进李建的掌心,鲜血直流,钻心的剧痛,让李建的面目强烈扭曲。

  顶层的枪,看着李建、云梅的身形,左右剧烈地摇摆,哈哈怪笑,脸色如同厉鬼一般,狰狞恐怖。

  弟弟,我给你报仇了。

  狙击步枪的红外瞄准镜,慢慢地套住李建的眉心。

  “李建,快把我放下。”

  云梅大声叫道。

  两人的体重太重了,如果李建不松开云梅,两人都得死,李建的一只,根本支撑不住两人的体重。

  “云梅,要死一块儿死。”

  李建冷汗淋淋,看着黑暗中,云梅流泪的眼睛,坚定地道。

  大难来临,不离不弃。

  顶层的枪,嘿嘿狞笑着,看着李建里的那根细线,一丝戏谑的残忍,从嘴角露出,瞄准镜的十字花从李建的眉心再次移到来回晃动的细线上,开始慢慢地扣动扳。

  “李建,求求你了,快松开我吧,你再不松开,我们两人都得摔死。”

  云梅泪流满面,并且开始用去掰李建的指,云梅不想连累自己心爱的恋人。

  “别动,云梅。”

  李建猛然发现斜下方,不远处的一家阳台,竟然私自加宽,伸出了一截,里面摆满了各种花卉。

  天哪,这是谁的家,违章建筑也这么可亲可敬。

  李建的大脚猛一蹬水泥墙,掌一松,两人的身形一下跃出数米,直接掉到那家阳台栏杆的外面,李建和云梅死死地抓住栏杆不放。

  几乎同时,砰的一声巨响,那人的狙击步枪喷出了烈焰,原来那根细线被子弹再次打断,落下楼去。

  顶层的枪一看对方竟然跳到一家阳台之外,不由得咆哮如雷,狙击步枪再次瞄准李建的后脑,刚要扣动扳。

  猛然,天空中一个巨大的阴影高速飞来。

  “砰!”

  一声枪响,高速飞来的人影对着顶层的枪就是一枪。

  那名枪来不及再对李建射击,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李建看着那个巨大的带翅膀的黑影,猛然想起,在八达岭山上见到的血翼天使奥尔良,难道是奥尔良救了自己?

  那个巨大的黑影,翅膀一收,窜进李建刚才绞开的窗口。

  这边李建连忙用专用工具,快速地绞开阳台,和云梅跳了进去。

  还好,家里没人,李建打开房门,和云梅互相掩护,冲向顶层。

  这时,秦世国带领的警卫战士已经赶到,快速地把整座楼死死围住,十几名狙击,各自找到自己的狙击点,埋伏起来。

  全副武装的狙击郑卫国和王光全,各自奔向附近的一座高楼。

  李建和云梅交替掩护,眨眼间又要冲到顶层。

  猛然间,那股浓烈的杀气再次从上面传来。

  一位持狙击步枪的中年男子站在楼梯口上,一双毒蛇一般冷森森的眼睛盯着李建。

  李建一看到对方,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枪王?”

  怎么会是枪王?枪王明明被自己一枪打中眉心,连头盖骨都已经被掀开,怎么会又复活了?

  “你是谁?”

  李建盯着枪王那张妖异的怪脸。

  “我是枪王!”

  李建微微冷笑道:“枪王早就被我一枪送回老家去了,你要是枪王,我就是枪王的亲爹。”

  枪王瞳孔微缩,一双眼睛闪烁着阴毒狂暴的寒芒,嘴角剧烈抽动。

  “你就是杀害我弟弟的凶,你得死。”

  李建顿时明白,感情这家伙是枪王的哥哥,大概是双胞胎吧。

  李建哈哈大笑,看着枪王的哥哥道:“枪王掏枪没有我快,所以他死了,怨不得别人,阁下不要悲伤,你很快就要和你弟弟会面了,我的枪下不死无名之鬼,你叫什么?。”

  强烈的杀气自枪王的哥哥身上狂涌而出。

  “柳生一郎。”

  李建微微笑道:“那死去的枪王叫柳生二郎?”

  李建故意老是提起枪王,来引起这家伙的愤怒,让他静不下心来。

  柳生一郎盯着李建道:“我要和你比枪法!”

  李建微微一笑道:“柳生一郎,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的枪能快过我,如果你和我比试枪法,死的将是你。”

  柳生一郎嘿嘿冷笑道:“你知道枪王的师傅是谁?”

  李建看着柳生一郎道:“有这么笨蛋的徒弟,师傅更是笨蛋,教出这种丢人现眼的徒弟,那位师傅,还不如撒泡尿淹死自己算了。”

  柳生一郎勃然大怒,咆哮着道:“我就是他师傅。”

  李建一愣,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柳生一郎,哈哈你竟然是那个笨蛋的师傅,你还有脸找我比试枪法?你徒弟和老人,设下圈套害我,被我一枪干掉,好,我就和你比试枪法,不过,我告诉你,你死定了。”

  柳生一郎极其自负地道:“意大利黑党枪神贝利,知道吗?前年和我比试枪法,被我一枪干掉,你的枪法有贝利快么?”

  李建内心一凌,什么意大利黑党枪神贝利死在柳生一郎里?

  西方的枪神贝利,枪法极其快捷凶猛,凭借中枪,横扫整个西方佣兵军团,没有敌,想不到,竟然死在这家伙的里。

  “我用狙击步枪,你用枪,让那女人喊1、2、3,喊到3的时候,我们开始射击。”

  李建哈哈笑道:“好,云梅,你喊1、2、3。”

  既然能干掉枪神贝利,这家伙的枪法一定很恐怖呀,李建不得不和这家伙比试,因为,柳生一郎占据着楼梯口,自己和云梅全在对方的枪口之下,李建相信自己的枪法速度,因为他看过枪神贝利和人比赛的视频,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快过柳生一郎。

  云梅有点紧张,看了一眼李建。

  李建微微地点点头,但冷汗还是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柳生一郎看李建在冒汗,不由得暗暗冷笑。

  云梅暗暗地掏出另一把枪,嘴里喊着:“1……2……”

  李建和柳生一郎全神贯注地盯着对方的眼睛,整个身形纹丝不动。

  “砰!”

  一声沉闷的枪响,从柳生一郎的背后传来。

  柳生一郎直接一个倒栽葱,飞出楼梯口,滚下楼去。

  这声枪响,很是意外,吓了李建和云梅一跳。

  谁也没想到,两人比赛枪法,会出现第三者,而且一枪干掉柳生一郎。

  是谁开的枪?

  一位英俊潇洒的金发青年,全身透出一股高贵的贵族气息,里拎着一把还在冒烟的沙漠风暴,微笑着从顶层走来,看着李建道:“你好,我的中国朋友。”

  李建和云梅看着这位深蓝眼睛的金发青年,顿时想起,刚才那个带翅膀的巨大黑影,向柳生一郎开枪。

  李建微微笑道:“谢谢您刚才的相救,您是意大利贵族奥尔良?”

  李建当然不能说,你是意大利黑党。

  “噢,我就是奥尔良,我的中国朋友,是你在那个山洞里救了我的性命,我在这里向您说声谢谢。”

  说着话,向李建行了一个礼。

  李建连忙道:“不用客气,奥尔良,你怎么会在这里?”

  奥尔良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跟踪洛夫斯,我的下却发现黑山会的会员在这一带活动,你知道,j国的黑山会和我们有世仇,柳生一郎又杀了我的堂哥贝利,所以,我们一直在寻找会干掉他们,现在更要谢谢你,要不是你和柳生一郎比试枪法,我根本没有会干掉他。”

  李建连忙道:“你们跟踪洛夫斯?洛夫斯掉下悬崖,没摔死?”

  奥尔良道:“那家伙是属猫的,命大,没有死,我的中国朋友,那家伙太狡猾,我们跟踪了一天,都没有找到会下,他很有可能在明天,在长城,伏击普鲁斯总统的夫人多琳。”

  李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洛夫斯竟然还没有死?明天的保卫工作将极其危险。

  “中国朋友,我能知道您尊贵的名字吗?”

  “李建。”

  这时,大楼之外传来狙击步枪沉闷的枪声。

  李建一听,就知道是88狙击步枪的声音,肯定是特卫局的警卫们在拦截逃跑的j国人。

  李建大声道:“奥尔良,我们先干掉楼上的j国人再说。”

  李建说着话,和云梅快速地冲向顶层。

  几个蒙面人,叽里呱啦地大叫着冲出来,子弹如同暴

  雨一般狂扫过来。

  李建一个翻滚,避开一排子弹,甩几枪。

  “铛!铛!铛!”

  连声爆响,李建的子弹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发出摄人心魄的呼啸,钻进几名黑衣人的眉心。

  奥尔良看着李建那快捷准确的枪法,倒吸了一口冷气。

  天哪,这名中国人的枪法太恐怖了,竟然没有瞄准,甩就打,瞬间就打烂五名黑衣人的脑袋,这也太厉害了吧?

  身后的云梅更让奥尔良吃惊。

  云梅里的双枪,弹无虚发,每一发子弹,都准确地打进对方的眉心。

  可怕的中国警卫,千万不能和这个国家为敌。奥尔良庆幸自己站对了队伍。

  顶层的一套房间。

  东条惠子和井田雄一还在疯狂地纠缠在一起。

  “砰!”

  一声沉闷的枪响,从楼外传来。

  两人顿时大吃一惊,瞬间从激情中清醒过来,连忙快速地穿好衣服。

  “砰!”

  又是一声枪响传来。

  这是柳生一郎向李建开的第二枪。

  井田雄一面目狰狞,咆哮着道:“可恶的中国人,统统的死了死了的!”

  东条惠子一声冷笑道:“我们的人都前往少林寺,第三计划正在实施,我们的目的是射杀普鲁斯,下面有柳生一郎,我们还是走吧。”

  东条惠子一拉窗帘,一根细钢索伸向远处的另一座楼。

  这时,楼道内传来激烈的枪声。

  东条惠子大声道;“哥哥,快走。”

  两人一人一个滑轮,刚要想走。

  “砰!”

  一声闷响,火花四溅,一颗狙击枪的子弹,瞬间把那根钢索打断。

  “不好,有狙击。”

  两人连忙趴下。

  “轰!”

  一发子弹穿透玻璃打在墙上,发出强烈地轰鸣。

  这时,李建、云梅快速地干掉那些黑衣大汉,扑了过来。

  奥尔良中粗大的沙漠风暴,对着房门猛烈扫射。

  整扇门顿时被打得爆裂起火。

  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在井田雄一、东条惠子的头上飞过。

  井田雄一,伸摸出一枚高爆,扔了过来。

  李建猛地把云梅扑倒在地,奥尔良把高爆踢出窗外。

  高爆弹凌空爆炸。

  井田雄一狂笑着,又把一颗高爆毒气弹扔出窗外。

  “轰!”

  高爆毒气弹猛烈爆炸,浓烈的烟雾弥漫在整个楼层。

  井田雄一一甩,又是一根特制钢丝,从袖口的滑轮中飞出,深深地扎在对过楼的水泥墙里。

  两人身形一展,在烟雾之中,顺着钢丝,滑了出去。

  烟雾挡住了狙击的视线。

  李建和云梅从身上取出微型防毒面具,戴在脸上,但屋内早已空无一人。

  两人懊恼之极。

  奥尔良没有防毒面具,他不敢轻易进入毒烟之中。

  “砰!”

  对过楼顶上,传来一声沉闷的狙击步枪声。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外面的毒雾中传来。

  这声惨叫,是井田雄一的声音。

  对过的狙击是谁?我要给他请功。

  李建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终于干掉一个。

  大楼对过的狙击郑卫国,两眼始终死死地盯着井田雄一的窗口,稳健的双紧紧抱着88狙击步枪。

  猛然,一颗光爆毒烟雷,在窗户外凌空爆炸,浓烈的毒烟瞬间弥漫在自己的面前。

  这种高爆毒气弹,只有j国人才生产。

  有人要逃跑。

  毒气弹刚一爆炸,经验极其丰富的郑卫国,就知道j国人想趁着烟雾逃跑。

  光学瞄准镜,遇见这种烟雾,狙击根本看不到目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