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十八章巅峰大比武(2)(1/2)

加入书签

  战士们,更是激动万分,把掌都拍麻了。

  云梅,好样的。

  一丝惊奇在露丝娃眼中一闪,中国这位漂亮的女警卫,真不简单呀,一会儿比武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瓦列夫的脸色有点铁青。

  主席台上的a首长,看着r国总统普鲁斯,微笑着道:“总统阁下,借您的吉言,我国的女警卫战士,还真打出100环的好成绩,谢谢呀。”

  a首长说话十分的幽默。

  普鲁斯总统尴尬地笑着道:“我们的女警卫也不差。”

  第二场的绝技交流,中国警卫再次领先,技高一筹。

  还没等到主持人宣布第三场绝技表演开始,瓦列夫就一脸铁青地走上搏击台。

  瓦列夫要表演什么绝技?

  瓦列夫现在的出拳速度,已经每秒达到六拳的恐怖速度,难道这家伙要表演出拳的速度吗?

  这时,r国的工作人员,竟然抱上来一个带着电线的电扇。

  李建心中一动,难道这家伙要表演用指头夹住高速旋转的电扇翅膀吗?

  瓦列夫的出拳速度,是每秒六拳,照这个速度,也不可能夹住电扇。

  这时,r国人员,快速地接好电源,一按电钮,电扇快速旋转起来。

  瓦列夫冲着大伙招致意,神色狂傲之极。

  所有警卫的双目,都露出一种期待的神情,这位世界警卫交流会冠军,要表演什么节目?

  这时,主持人示意瓦列夫开始。

  瓦列夫快速地活动一下臂,猛然大喝一声,臂如同闪电一般,直接插进高速旋转的电扇之内。

  无数人的心脏骤然强烈地收缩。

  天哪,这可是高速转动的电扇呀,转动起来的扇叶,如同刀锋一般的锐利。

  “吱!”

  一声刺耳的怪鸣,高速转动的电扇,瞬间骤停,一枚扇叶被瓦列夫死死地捏住。

  天哪,瓦列夫还真能捏住高速旋转的扇叶,这是什么速度?

  如果他用这种速度出拳,世界上有几个人能阻挡得住?

  李建也禁不住皱了皱眉头,瓦列夫的速度实在惊人,这种速度,绝对能达到每秒8拳的速度,一会儿自己和他交,胜负难料呀。

  整个局里的战士们都看着李建,周局长一脸担心的神情。

  李建微微一笑道:“虽然瓦列夫的出拳速度极快,我还是有办法对付的。”

  虽然李建在宽大家的心,但他知道,这场比赛自己一定要拿下。

  瓦列夫更加嚣张,耀武扬威。r国的保镖们嗷嗷大叫,冲着中国警卫战士做着无理的举动。

  这时,两位r国的保镖再次启动电扇,把电扇靠在一个平台之上,平台上面有一枚硬币。

  瓦列夫猛然一个转身,掌再次闪电一般插入电扇之中,掌随着电扇的转动转了半圈,瞬间抽回。

  瓦列夫张开掌,平台上面的那枚硬币,竟然被他拿到。

  这瞬间的表演,让所有的人目瞪口呆,整个训练场鸦雀无声。

  看台上,m国保镖莱斯特嘴角开始抽动,国务卿休斯特更是一惊,就是基因战士的速度也没有这样快。

  这也太恐怖了吧,竟然通过高速旋转的电扇,取出那枚硬币。

  李建看着瓦列夫的表演,眼前一亮,瓦列夫在把插进高速旋转电扇的时候,是斜着插进,臂随着电扇旋转了半圈,这就给瓦列夫争取了时间。

  看来,瓦列夫在自己家里,不知训练了多少次。

  瓦列夫的这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表演,目的就是打击自己的自信心,李建呀,千万不要上当。

  “哗!”

  场中的保镖们都被瓦列夫的速度惊呆了,拼命地鼓掌。

  瓦列夫哈哈狂笑,冲着李建的方向,挥舞着拳头,大声叫道:“中国警卫李建,你等着吧,一会儿一定打得你满地找牙。”

  李建冷冷地站起身来,看着瓦列夫道:“瓦列夫,先不要嚣张,一会儿搏击台上见,鹿死谁还不一定。”

  李建说着话,走到搏击台上,两位工作人员抬着一个大鱼缸,走上台来,鱼缸之内,六条金鱼快速地游动。

  这是要表演什么节目?竟然搬上一个鱼缸?

  众人纳闷不止。

  这个节目,是昨天李建和云梅想了好久才想到的。

  李建的表演,要有绝对的震慑力,特别是对瓦列夫这个狂妄的家伙,要再次在他的心里投上恐惧的阴影。

  主持人示意李建可以开始了。

  瓦列夫看着那个鱼缸,嘿嘿冷笑道:“李建,你不会到里面,去和金鱼一起洗澡吧。”

  瓦列夫的话音未落,另一位工作人员把饿了一天的一条黑鱼丢进鱼缸之内。黑鱼可是一种专门吞噬小鱼的凶猛鱼类。

  正饿得头晕眼花的黑鱼,猛然看到眼前出现几条肥硕的金鱼,顿时尾巴一摆,吱吱叫着扑了过来。

  所有的金鱼

  猛然碰到自己的天敌,一下惊慌失措,在鱼缸里到处乱穿,鱼缸之内翻江倒海,水花四溅。

  这时,李建一声大喝,数道寒芒在中一闪,射向鱼缸。“噗!噗!噗!”

  连声爆响,高速奔逃的六条金鱼,连同那条十分凶猛的黑鱼,瞬间肚皮朝上,泛出水面,飘了上来。

  电子大屏幕的近镜头,瞬间切换过来。

  这个强烈震撼的近距离镜头,让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同时,禁不住摸了摸自己的眼睛。

  六条金鱼和那条十分凶猛的黑鱼,每条鱼的头上,插着一枚精光四射的钢针,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全是对眼穿。

  就是钢针从鱼的一只眼睛,穿透到另一只眼睛。

  天哪,这是什么神功?

  中国的武术太厉害了。

  金鱼的眼睛可是很小的,而且所有的金鱼和那条扑向金鱼的黑鱼,都在水里疯狂地游动,一般的人连金鱼都看不清,人家中国的警卫,竟然瞬间用钢针把所有的鱼眼来个对穿,这太神奇了。

  人们在震惊之余,不自觉地拍起了掌。

  整个训练场地沸腾了,人们拼命地拍着巴掌。

  瓦列夫两眼盯着大屏幕上面被钢针穿透的鱼眼,心脏强烈地收缩,冷汗一下子湿透全身。

  这种钢针防不胜防呀,李建竟然能同时发射出七枚这种钢针,自己在交中,能躲得过去吗?

  不能,就是说,在和李建的对决中,如果对方发射钢针,自己只有闭目等死。

  但如果自己在对方发射钢针之前,用自己每秒钟能打出8拳的恐怖速度,干掉对方,他不就没有会向自己发射钢针了吗?

  但交流会只是比武交流,自己又不能痛下杀,但一拳把对方打飞,还是可以的。

  李建看了瓦列夫一眼,走下搏击台。

  局里所有警卫战士,对李建都露出极其崇拜的神情。

  这招钢针穿金鱼,太厉害了。

  李战天看着李建,内心很不平静,他知道,这些钢针的速度,和子弹一样快,而且要同时对穿七条鱼的眼睛,这是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就是自己也不可能。

  看来李建的功夫,已经练到宗师级了。

  钢针穿透玻璃的一瞬间,要极强的内力才能完成,射穿七条鱼的眼睛,这种力量更要拿捏得极准。

  李战天知道,就是十个李战天,也做不到钢针穿破玻璃,再穿透七条鱼眼。

  现在李战天内心真正敬佩起李建来了。

  主席台上的普鲁斯总统,差一点站起身来,他看了一眼a首长,嘿嘿笑道:“中国警卫这功夫还真厉害。”

  a首长看着普鲁斯总统道:“总统阁下,你认为瓦列夫和李建这场比赛,谁输谁赢?”

  普鲁斯总统微微考虑一下,看着a首长道:“目前的形式,最好两人战个平,双赢最好,以免被别的国家浑水摸鱼。”

  普鲁斯总统一语双关,说话间,目光瞟向远处的m国国务卿休斯特。

  a首长微笑道:“双赢最好,看来我们两国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宣言,就要很快签约了,但阁下提出的条件太苛刻了,主权和领土绝对不容践踏。”

  a首长的语气,斩钉截铁,没有商量的任何余地。

  普鲁斯总统微微笑道:“这个问题很快就会解决,我们下午就签署宣言。”

  a首长伸出道:“先祝贺一下。”

  普鲁斯总统,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了双,两位最高领导人的,再次握在一起。

  3

  这时,主持人开始宣布第一场搏击比赛开始。

  李战天对决凯斯。

  两人站在搏击台上,凯斯简直就是一座肉山,强大的压力,让李战天感到一阵窒息,这家伙的块头太大了,每移动一步,整个搏击台就感到摇晃不止。

  凯斯的拳法,速度极快,最擅长的就是组合拳。

  “中国警卫,我要在一个回合之内彻底打败你。”

  凯斯十分嚣张地在虚空快速地挥舞着拳头,带起尖利的风声。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家伙这么壮的身体,身法竟然如此灵活。

  李战天冷冷地道:“凯斯,不要说大话,我一会儿一定打得你找不到回r国的路。”

  我们的警卫战士开始给李战天呐喊助威,r国的保镖,也开始大喊大叫。

  裁判示意开始。

  裁判话音刚落,凯斯一声暴叫,小山一般的身形,狠狠地冲了过来,一个左直拳,带着凌厉的风声,发出尖利的怪啸,轰向李战天的面门,左直拳还没到,右直拳又轰到。

  李战天知道,这家伙的拳头,绝对不能硬碰,当下一个快捷的圈步,身形滴溜溜地一旋,让过凯斯的左右直拳,但凯斯的左猛然变换方向,改为横擂,直接摆了过来,右竟然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变为勾拳,勾向李战天的下巴。

  李战天一声冷哼,脚下再次一个快捷的圈步

  闪出凯斯的两拳。

  但凯斯的拳速太快,李战天闪过下巴,竟然没有闪过肩头。

  “砰!”

  一声闷响,凯斯的勾拳一下子打在李战天的肩膀之上。

  李战天的身体直接横飞起来。

  这一拳的力量太恐怖了,李战天只感到一股如山的大力,瞬间把自己撞飞起来。

  战士们顿时齐声惊呼。

  瓦列夫哈哈地狂笑道:“中国警卫太不经打了,一拳就打飞了,凯斯,加油呀。”

  李战天知道自己绝不能给自己的祖国丢脸。

  身在空中的李战天,强忍肩头的剧痛,袖口猛然飞出一根细线,扎在搏击台的木柱之上,身形一个大回环,急转而下,伏虎狂暴地拍出。

  伏虎可是咏春拳里面的一个杀招,强大的内力灌注在掌边沿,整只掌发出刀锋一般的寒芒,由上而下,带着千钧之力,劈向凯斯的顶门。

  凯斯一见被自己轰飞的李战天竟然从空中攻来,而且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刀锋一般的强烈劲气,禁不住一声暴叫,双拳狠狠地向上撞击。

  “轰!”

  一声爆响,李战天的伏虎和凯斯的双拳撞在一起,爆发出震天的轰鸣。

  “腾!腾!”

  两人的身形在强劲的撞击力下,暴退数步,这一招,两人拼得旗鼓相当。

  还没等凯斯喘口气,李战天一声暴喝,身形如同闪电,臂剧烈地抖动,强劲的力量聚集在拳头上,一记三星锤,狠狠地砸向凯斯的面门。

  三星锤,咏春拳里面最厉害的一记锤法。

  这一锤,要把全身所有的力量,都叠加在一起,加上强悍的寸劲,整个拳头如同一支巨大的铁锤,对着凯斯轰击过来。

  凯斯猛然看到对方这一记恐怖的拳头,居然狠狠地轰击过来,顿时咆哮着,也是一拳砸了过来。

  三星锤对决凯斯的拳头。

  两个拳头狠狠地轰击在一起。

  “砰!”

  两人在沉闷的撞击声中,再次后退数步。

  李战天看着狂暴的凯斯,心道,这家伙还真厉害,竟然能接下自己的咏春绝技——三星锤,咏春的五种锤法,怕是要在这个蠢材身上练习一番。

  这时,凯斯一见李战天竟然和自己拼个旗鼓相当,不禁咆哮着再次猛扑过来。

  李战天一摆头,让过凯斯的拳头,身形走偏,以腰为轴,猛一转身,一记猛烈的偏身锤,狠狠地砸向凯斯的胸口。

  凯斯听着李战天这一记巨大的拳头,砸向自己的胸口,直接用左一挡,右的拳头砸向李战天的面门。

  凯斯一声闷哼,只觉得自己整个左好像断了一样,剧烈地疼痛。

  咏春拳的五大锤,就是在整个国际比赛中,都没有人敢小看,凯斯这家伙竟然硬碰,这不是找死吗?

  李战天哈哈大笑道:“凯斯,再接我一锤试试。”

  说话间,李战天一个风点头,让过凯斯的拳头,右一挥,一个毒龙锤,捣向凯斯的面门。

  凯斯的左已经受伤,连忙用右来阻挡李战天的毒龙锤,但李战天猛一加力,和凯斯再次撞在一起。

  一丝笑意从李战天的嘴角露出。

  傻大个,你上当了。

  就在两人的拳头撞在一起的时候,李战天的强烈寸劲,瞬间爆发。

  凯斯只觉得一股如山的强悍劲气,直接把自己抛出数米,身体腾空而起。

  李战天一声暴叫,一个连环跳,身体也是腾空而起,一个咏春拳里的第二绝招子午锤,直接打在凯斯的后背上。

  “砰!”

  一声闷响,凯斯如山的身体被李战天一拳轰出搏击擂台,砸在厚厚的橡皮垫子上。

  李战天这一锤,里留了后,只是把凯斯打出搏击台,没有下重,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