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十八章巅峰大比武(1)(1/2)

加入书签

  1

  “好,吃过饭,看对方的比赛视频,好好研究一下他们的打法。”

  各国警卫之间的交流,包括两个部分,第一项是个人绝技表演,第二项就是比武。

  战士们吃过饭后,回去休息,李建、李战天和东方云梅,来到推演室。

  首先播放的是r国第一美女保镖露丝娃的比赛视频。

  露丝娃身材高大,腿和胳膊比一般的人要长,拳法凶猛,擅长左右直拳,腿法更是凌厉凶猛,来源于阿尔法特种部队的连环高低劈,专门进攻人的胫骨、咽喉和面门,这几个地方,无论哪里受到打击,都会瞬间倒地,不死也残。

  这时,画面一转,就看到露丝娃的身体高高跃起,一个旋风高劈,快如闪电,脚后跟直接劈中对方的面门。

  “咔嚓!”

  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骨骼断裂声传来。

  对方一声凄厉的惨叫,好像颈骨被劈断一般,脖子有点变形,倒地不起,口喷鲜血。

  镜头一转,露丝娃的身形一低,长腿劈在对方的小腿胫骨上,只听到“咔嚓”一声,对的小腿胫骨被劈断,白森森的断骨茬口,刺穿皮肤,露了出来。

  对方重心不稳,身体前倾,一头抢了过来,露丝娃一声冷笑,一个膝顶,直接顶到对方的下巴。

  那人口喷鲜血,身体飞出丈外,一下晕死过去。

  从视频上看出,露丝娃的腿法十分凶猛,只要被她劈中,不死就伤。

  大家看着视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女人太厉害了。

  李建不禁替云梅担心起来。

  云梅的身高17米,露丝娃身高175米,多出5公分,腿和胳膊不如露丝娃的长。

  李建看着云梅道:“云梅,在和露丝娃的对抗中,你要选择近身靠打,露丝娃的身体高,没站过桩,重心不稳,如果在她使用高劈腿的瞬间,直接攻击她的下盘,采用勾、踹、扫、踢的腿法,攻击她的胫骨和脚,效果绝对很好,再者,我们的中国摔法和你的双互搏,都可以招呼到露丝娃的身上,我敢肯定,你的双互搏,绝对能胜过露丝娃,因为,你是两个云梅在和露丝娃战斗,这场比赛,云梅赢定了。”

  云梅本来就是特种部队出身的战士,身经百战,再加上上次军区大比武,取得女子自由搏击第一名的好成绩,实战经验极其丰富,战胜露丝娃,她非常有信心。

  接下来,是仅次于瓦列夫的凯斯,就是昨天借故喝多了酒,拒绝亮出证件的那个十分嚣张的家伙。

  凯斯的身体,极其强壮,身高竟然有2米,如同小山一般,拳头大得如同足球,这家伙的组合拳快速疯狂,在欧洲地下拳坛,没有敌,曾经创下一百场不败的好成绩。

  大屏幕上,凯斯挥舞着巨大的拳头,一拳就把一个黑人壮汉,打得横飞起来。

  黑人壮汉惨叫着,砸入人群之中。

  看台上的人群,顿时疯狂地痛殴战败者。

  凯斯这一拳的速度极快,力量极重,那个飞起来的壮汉,体重怕有300斤。

  这段视频肯定是地下拳坛的视频。

  李建仔细地看了凯斯的几场比赛视频,这家伙左右直拳和勾拳、摆拳,运用得出神入化,变换迅速,特别是他的如同狂风一般的左右直拳之后,又一记极其凶狠的勾拳,这三拳,他竟然只用了一秒多钟。

  李战天微笑着道:“尽管这家伙拳法十分凶猛,但在我面前,还是不堪一击,这场比赛,我保证干掉这家伙。”

  周局长笑着点点头道:“战天的咏春拳,特别是咏春五锤和红砂掌,绝对够凯斯这家伙喝一壶的。”

  最后面是这次比赛的主角——瓦列夫的比赛视频。

  这段视频是瓦列夫和m国最能打的保镖乔治的比赛。

  乔治的威名和m国总统第一保镖莱斯特,在m国所有的保镖之中,被称为左右斗神,在各种比赛中,所向披靡。

  五分钟的比赛中,瓦列夫的拳法和腿法,比凯斯更加凶猛,特别是拳法和腿法,结合得完美无缺,恐怖的拳头刚到,下面的腿法,也几乎同时踹到乔治的腹部。

  两人打得都十分凶猛,乔治的眼角,竟然被打裂,鲜血直流,而瓦列夫的嘴角,也被乔治一拳打扯。

  在最后的关头,瓦列夫使出了阿尔法特种部队的旋风劈腿,直接把乔治劈飞。

  这段视频是r国总统普鲁斯访问m国的时候,两国的保镖在一起交流时,有人拍摄下来,被我方人员买回来的。

  众人都被瓦列夫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拳法惊呆了。

  这家伙的拳法速度太快了,每秒钟绝对能出五六拳,这个速度有点变态。

  大家看着乔治在最后,被瓦列夫的旋风劈腿劈飞,都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瓦列夫的拳法,简直就是疯子的打法,又快又狠,如同铁锤一般,任何人只要挨上一锤,立刻就会飞出去。

  云梅看着李建,一丝担心写在脸上,悄声道:“李建,有把握吗

  这是一个疯子,不行的话,就放弃。”

  李建微微笑道:“我有治疗疯子的特效药。”

  王秘书看着李建轻声道:“李建,要不,明天我们保住胜利两场,就可以了,瓦列夫是个疯子,你可不能受伤,r国总统普鲁斯还要游长城,下少林寺,都离不开你。”

  周局长道:“是呀,李建,要不我们放弃和瓦列夫这场比赛,以免受伤,你还要负责普鲁斯的保卫工作,再说,洛夫斯的尸体没有找到,如果这家伙还没死的话,是一个极端危险的人物。”

  李建道:“看着r国那种趾高气扬的嚣张劲,我就想找个会,狠狠地教训他们一顿,现在会来了,我能放弃吗?”

  周局长点点头道:“是呀,他们太嚣张了,在谈判中咄咄逼人,开出的条件,让人根本无法接受,总以为他们是一个大国,目空一切。”

  李建知道,如果明天的比赛,自己输了,这将助长r国的嚣张气焰,对我们谈判更加不利,明天如果自己打败瓦列夫,就会给我们国家争得主动权。

  明天一定要赢,而且要大赢,彻底击败瓦列夫,狠狠地打击一下他们目空一切的嚣张气焰。

  李建看着周局长道:“周局,请放心,为了谈判的顺利进行,明天我一定能赢。”

  “好!”

  周局长猛地站起身来,拍着李建的肩膀道:“赢了瓦列夫,我亲自给你请功。”

  李建站起身来大声道:“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为了祖国,我愿献出自己的全部。”

  这句话绝对不是空喊口号,所有的人都一起站起来,热切地看着李建,这句“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为了祖国,我愿献出自己的全部”,说出了铁血军人的心声。

  “好好休息,李建。”

  周局长眼睛有点湿润。

  2

  走到宿舍门口,李建看着云梅道:“云梅,来一下。”

  众人都微笑着看了李建一眼,各自散开。

  云梅脸色微红,娇嗔地瞪了李建一眼。

  李建伸握住云梅的小,拉着她,走进自己的宿舍。

  云梅内心怦怦直跳,感受着李建宽大浑厚的大,这双好温暖呀,但愿自己的一生,能让这双牵着永不松开。

  李建强压自己内心的澎湃,不敢多看云梅,轻声道:“云梅,你等一下。”

  他说完,进了里屋。

  不一会儿,李建里拿着一件好像丝绸一般的极薄背心,走到云梅面前道:“云梅,这是一件我师门流传下来的防刺背心,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织成,但具有防刺防震抗击打的功能,你穿上它,露丝娃的旋风劈腿,就伤害不到你,有了这件背心,你只要让开头部,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只要你这局胜,明天的三场比赛,我们绝对有把握。”

  云梅接过李建中的特制背心,上面还带着李建的体温,这件背心,肯定是李建刚刚在身上脱下来的。

  云梅的眼睛湿润了,轻轻地把背心放在李建里道:“明天的比赛,你更凶险,瓦列夫每秒5拳的速度,极其的快捷疯狂,还是你穿上吧。”

  李建微微笑道:“云梅,你对我还不放心吗?我的双互搏,大力金刚掌和武当绵掌,再加上欧阳剑的戳心脚和寸劲猛烈的咏春拳,瓦列夫绝对不是我的对,你就放心地穿上吧。”

  李建说着话,轻轻地把云梅推进里屋,带上屋门。

  在和r国杀洛夫斯的拼斗中,李建为了抢夺那把子母连环爆的枪,甘愿挨了洛夫斯一拳,就是仗着这件背心,才不至于受重伤。

  云梅轻轻地解开上衣,把那件宝衣贴身穿好,感受着上面李建的体温和李建的男子气息,这件宝衣,凝结着李建浓烈的爱意,让云梅非常感动,虽然两人没有说一句我爱你的话语。

  云梅的眼睛湿润,轻轻扣好衣服,走了出来。

  “怎么样,感觉到有不适吗?”

  云梅轻声道:“谢谢你,好像没穿什么一样。”

  她伸出双,轻轻地搂住李建,把自己的头,靠在李建宽厚的胸膛,听着那有力的跳动,禁不住微微地闭上眼睛。

  李建一呆,双禁不住搂住云梅的纤腰,嘴巴轻轻放在云梅的头上,闻着云梅发间淡雅的幽香。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抱着,听着彼此的呼吸,很久很久没有分开。

  国宾馆的瓦列夫房间。

  凯斯将一枚小巧的戒指,轻轻地戴在指上,指一屈,一根尖利的怪刺在戒指里面弹出,闪烁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寒芒。然后指再次一动,一道刺目耀眼的白光爆闪,照得整个房间一片雪白,让人一阵炫目。

  瓦列夫看着凯斯戴在指上的戒指,嘿嘿地冷笑道:“明天,就让狂妄的中国人,领教我们大r国的铁拳和铁脚吧。”

  露丝娃冷冷地看着凯斯上的戒指,不屑地道:“凯斯,你不感觉到这样做,有点卑鄙吗?”

  凯斯转脸看着露丝娃,冷笑道:“我这样做,是保证做到万无一失,是为了我们大r国的利益,谈判桌

  上,封闭自大的中国人,丝毫不做让步,白白浪费我们伟大的普鲁斯总统的宝贵时间,我只有在明天的比赛上,教训他们一下,特别是那个瘦小的,叫什么李建的家伙,昨天竟然主动挑衅瓦列夫队长和我,明天就让瓦列夫队长,用脚狠狠地踏在他那瘦小的脑袋上,并让他舔干净我们的鞋底。”

  露丝娃冷冷地转过身道:“我要凭借自己真正的本事,光明正大地打败中国警卫。”

  凯斯冷笑道:“用中国人的话说,你这是逞匹夫之勇,什么叫光明正大?胜者为王败成寇,你输了,你就没有发言权,只有王者,才能主宰这个世界。明天我们只能胜,不能败。”

  瓦列夫拍着道:“讲得很好,凯斯,你的副队长职位,普鲁斯总统已经同意了,从现在起,你就是r国警卫队的副队长。”

  “谢谢瓦列夫队长。”

  凯斯笑逐颜开。

  “这枚戒指,你必须带,里面还能发射少量的迷幻剂,明天必须胜,不许败,谁要失败,回去后,将到军事法庭,接受审讯。”

  瓦列夫把一枚小巧的戒指,塞到露丝娃的里,又把另一枚戴在自己的上。

  早上八点整。

  国宾馆训练大厅,看台上,坐满前来我国访问的好几个国家的领导人,m国的国务卿休斯特赫然坐在看台上。

  昨天,m国国务卿休斯特就到了,m国的总统保镖莱斯特和十几个保镖,坐在休斯特周围。

  休斯特听说,今天中国的警卫和r国的保镖,要在训练场交流,通过申请,也兴致勃勃地前来观看。

  瓦列夫在将近50名保镖和工作人员的拥簇下,快步走进比赛场地,所有依附r国的几个小国家的领导人和保镖,一起站起身来,拼命地拍着掌,好像光着脚丫子在水泥地上快步小跑一般,稀稀拉拉、噼里啪啦。

  瓦列夫十分嚣张地哈哈狂笑,冲着周围的人举致意。

  这时,李建和所有的警卫战士,局领导,就连不当班的警卫战士们,也都赶了过来,将近200人,迈着整齐的步伐,一起走进训练场。

  所有友好国家的工作人员、保镖,都一起站起身来,掌声如雷。

  正在大笑的瓦列夫洋洋自得,以为这如雷的掌声,是为自己而发,但猛然发现,所有的目光都看着后面,连忙转过身来,只见一身迷彩服的李建,带领近200多名官兵战士,迈着整齐雄壮的步伐,走了进来。

  瓦列夫脸色一寒,盯着李建道:“李建,你不要得意,这次比赛,你输定了。”

  李建微微一愣,想不到瓦列夫作为r国总统普鲁斯的特级保镖,竟然这么无理狂妄,简直丢尽了r国的颜面。

  李建微微一笑道:“瓦列夫,谁输谁赢,一会儿就见分晓,你何必急在一时呢?难道你忘掉了那天的教训?你不该是好了疮疤忘了疼吧。”

  瓦列夫脸色变得更加难看,那天两人的握较量,差一点被李建握碎了掌,这被瓦列夫列为极大的耻辱,现在李建竟然再次提起,瓦列夫不由得暴怒不已,对李建道:“一会儿,我保证把你打得满地找牙,生不如死。”

  李建哈哈大笑道:“瓦列夫,知道你们国家为什么没有奶牛吗?”

  瓦列夫一愣,看着李建道:“为什么?”

  李建微微一笑道:“都让你吹死了。”

  哈哈哈,所有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瓦列夫知道,自己被这个叫李建的中国人戏弄了,一张老脸顿时变成紫色。

  这时,大批的警卫战士和r国保镖涌了进来。

  只见,神采奕奕、面带微笑的我国a首长和r国总统普鲁斯,在其后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