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十六章嚣张的外国保镖(1)(1/2)

加入书签

  1

  老将军东方卫国还没有睡,花白的头发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国宾馆到八达岭长城的线路和八达岭长城的地貌。

  j国杀还没有除尽,r国的杀洛夫斯又潜伏进来,洛夫斯一动,他们的对,意大利黑党教父戈尔沃,绝对会闻风而动,更不会放过除掉洛夫斯的会,决不允许他们在中国开战。

  上面已经下达了命令,所有胆敢在中国制造杀戮的杀,全部格杀勿论。

  上面已经参与进来。

  局里的担子太重了。

  今天,李建的表现,让老将军感到惊奇和惊喜。

  自己孙女真有眼光,小伙子不错。

  龙啸天,东方卫国知道这个神秘人物的一丝消息,但他不敢肯定,还有今天出现的那位白衣飘飘的年轻人,来头都不小。

  云梅下楼的脚步声,把老将军惊醒。

  “云梅,这么晚了,还出去?”

  东方云梅脸色一红,轻轻来到爷爷身后,给爷爷捶着背道:“李建今天和那几个变态杀狂战了一天,但今天是国宾馆值班的第一天,他肯定会值第一天的班,我去替他一下。”

  东方云梅大大方方地看着爷爷道。

  云梅倔强纯真的性格,让她在自己的爷爷面前,并没有隐藏对李建的爱意。

  老将军微微笑道:“云梅,可要把握住会呀,云东海老家伙的孙女云琪,那个小丫头,最近可是老找李建学习枪法和搏击呢。”

  云梅笑嘻嘻地道:“放心,爷爷,是您孙女的,别人谁也夺不走,不是您孙女的,给我也不要,爷爷,好好休息吧。”

  云梅说着话,走出大楼。

  东方卫国听着云梅发动车子的声音,微微一笑,这丫头的性格和他一样。

  云梅驱车来到国宾馆,在亮出证件后,把车停好,来到值班室。

  一股淡雅的兰花幽香,随着开门的微风,飘进李建的鼻子。

  李建对这淡雅的兰花幽香,极其敏感,他微微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让这淡雅的幽香,永远留在自己的身体里。

  云梅看着李建那陶醉的神情,脸色微红,娇嗔地道:“在练气功呢?”

  李建嘿嘿笑道:“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位大美女要来看我,结果一睁眼,就看到你了。”

  “贫嘴!”

  云梅瞪了李建一眼,接过李建递过来的一杯热水,坐在李建身旁。

  旁边值班的战士,站起身来道:“队长,我出去巡逻。”

  说着话,走出值班室,走向国宾馆的大门。

  云梅脸色微红,看了李建一眼,轻声道:“在自己下面前,一点也不庄重,以后怎么带兵?”

  李建微微笑道:“谁让我家云梅的魅力这么大呢?”

  云梅轻声道:“小坏蛋,今天让人担心死了。”

  李建一把握住云梅的小道:“谢谢,云梅,今天要不是你在旁边干扰枪王和老人,那几枪,我根本躲不过去。”

  高对决,如果别人杀气腾腾地站在旁边,他们的精神就会被影响,不能全力对敌。

  云梅两眼露出水一般的柔情,她在自己的胸前,取下一个晶莹剔透,温润之极的白玉牌,挂在李建的脖子上道:“这是我姥姥给妈妈的护身符,我妈妈送给了我,带上吧,李建,别让我担心。”

  温润的玉牌,带着云梅幽香淡雅的体香,融于李建的心里。

  李建感受着云梅的柔情,自己心里的那根弦一颤。

  两人都不再言语,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对方,缕缕爱意如同春雨一般,滋润着两人的心田。

  猛然,国宾馆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声。

  两人连忙走出值班室,远远望去,只见三位非常魁梧的壮汉,在和站岗的武警战士争吵。

  “瓦列夫!”

  李建一眼看到三位壮汉竟然是普鲁斯总统的保镖,其中最高大的一位,就是世界警卫交流大会的搏击冠军瓦列夫。

  “请你们让开,要不然,我不客气。”

  2

  一位叫凯斯的壮汉保镖,醉醺醺地一下把值班的武警战士,推了一个趔趄。

  武警战士立正,敬了一个礼道:“请您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把证件亮出来。”

  武警战士不卑不亢地再次请求。

  原来,下班后,瓦列夫和两位保镖到外面喝酒,很晚才回来,值班的武警战士按规定,检查他们的证件,那两个狂妄的家伙,竟然说证件忘带了,态度极端蛮横,还硬闯哨位。

  这里,可不是只住了r国总统一人,还有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居住。

  “跟你们说了,忘记带了,再阻拦,我就不客气了。”

  凯斯说着话,晃了晃巨大的拳头,再次向里硬闯。

  “咔嚓!”

  另一位战士,毫不犹豫地拉开枪栓,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凯斯,指按在扳上。

  按规定,硬闯国宾

  馆,格杀勿论。

  李建一步赶到,冷冷地看着凯斯道:“请亮出你的证件,我们要检查。”

  李建知道,这些不可一世的狂妄家伙,绝对不敢忘带证件的,他们肯定是借着酒意在闹事。

  凯斯一愣,看着眼前只到自己胸脯的李建,不由得大声道:“中国人,不要惹我生气,证件忘记带了,再敢拦我,小心打得你满地找牙。”

  说着话,两米高的巨大身子,撞向李建。

  李建的身材根本不能和凯斯相比,凯斯的身体如同小山一般。

  所有的战士不由得闭上眼睛,心道,我们的警卫,绝对撞不过凯斯。

  远处,别的国家的保镖,幸灾乐祸地看着热闹,有的直接把相拿出来,想拍摄中国警卫被撞飞的镜头。

  中国的保镖要吃亏呀,小心。

  李建看着凯斯不怀好意地撞过来,微微一笑,气沉丹田,如同一根擎天柱一般,站在凯斯面前。

  “砰!”

  一声闷响,凯斯两米高的庞大身躯撞在李建只有一米八二的身材上。

  但飞出去的不是李建,而是小山一般的凯斯。

  凯斯的身体,飞出三米开外,“轰”的一声巨响,砸在水泥地上。

  李建使的是武当的绝技,沾衣十八跌。

  所有看热闹的保镖,顿时目瞪口呆,嘴张得老大,忘记了闭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哪,瘦弱的中国警卫,竟然把r国健壮得如同北极熊一般的保镖撞飞,太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我们的武警战士,兴奋不已,但却没有欢呼,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在值班。

  瓦列夫看着自己这方的保镖,一个照面,人家并没有动,竟然被撞飞,不由得瞳孔微缩,死死地盯着李建。

  这位不是很壮实的年轻战士,绝对是高中的高,这神奇的一撞,瓦列夫知道,这一定是中国最神秘的武术绝技。

  想到这,瓦列夫狠狠地瞪了凯斯一眼,双眼透出炽热的亮光,伸出道:“瓦列夫,r国特级警卫。”

  李建看着瓦列夫主动伸出,也微笑着伸出道:“李建,中国中尉战士,负责普鲁斯总统在中国的保卫事务。”

  说着话,两人的紧紧握在一起。

  瓦列夫眼里露出戏谑的表情,单猛然用力。

  这位瓦列夫出生在r国的卡拉小镇,卡拉小镇和中国的沧州、少林寺、武当山、陈家沟一样,因搏击而闻名,练武的风气极浓。他从小崇尚武道,拜在很多高门下,疯狂习武,长大后,专门寻找各路高比武,所向披靡,几乎打遍整个r国,没有敌。

  就是国际的各种散打比赛,也从来没有输过。

  现在,看到神奇的中国武术,这让他大为兴奋。

  崇拜强者的思维方式,让他有种向李建发起挑战的强烈冲动。

  李建猛然感觉瓦列夫的大,好像巨大的铁钳,狠狠地握了过来。

  一丝笑意在李建的嘴角露出,他将武当的绵掌和缩骨功结合在一起。

  瓦列夫嘿嘿冷笑着看着李建,自己这一握,力量是何等的恐怖,只有瓦列夫知道,当年自己随着普鲁斯总统访问m国,曾经和m国保镖握较劲,咔嚓一下,就把对方的骨,握得粉碎。

  现在这家伙让自己的下在众人面前丢脸,嘿嘿,我要让你跪地求饶。

  想到这里,瓦列夫猛地用力。

  云梅看着正在用力的瓦列夫,嘴角露出一丝迷人的笑意。心道,李建,玩玩可以,别伤到这个愚蠢的狂妄大块头。

  瓦列夫猛然感觉到自己的掌握到一团柔软的棉花,极其的柔软,无从着力。瓦列夫一愣,李建的如同游鱼一般,神奇的在瓦列夫的掌中脱出,然后一把握住瓦列夫的。

  李建的大力金刚掌可不是吃素的,功力可以轻松捏碎青石。

  瓦列夫只感觉到李建的大,如同铁钳一般死死地卡住自己的掌,在慢慢加力。

  瓦列夫连忙用力相抗,但对方的力量,瞬间就让瓦列夫感到强烈地震撼。

  瓦列夫的冷汗,顺着鬓角哗哗流下。

  李建微笑着看着瓦列夫道:“瓦列夫,欢迎你来到中国,我们热烈欢迎你。”

  剧烈的疼痛让瓦列夫快要崩溃了。

  天哪,这个天杀的,有这么热烈欢迎的吗?都快被欢迎断了。

  但性格极其倔强的瓦列夫,并没有示弱求饶,而是全力加大掌的力度。

  李建面不改色,仍旧笑吟吟地看着满脸冷汗的瓦列夫。

  瓦列夫毕竟是交流会的冠军,眨眼间,再次调整好自己的力量,和李建全力抗衡,一时间,两人拼得旗鼓相当。

  3

  另外几个国家的保镖,通过长镜头,看到瓦列夫满脸汗水,禁不住一愣,纳闷不已,这个恐怖的家伙,难道碰到对了?

  李建感觉给瓦列夫一个教训就可以了,但必须让他的心里产生一种恐惧感,就是自己以后有会和他较量,让

  他内心潜意识地惧怕自己。

  想到这里,李建猛地加大力度,同时翘起自己的大拇指,一下子点在瓦列夫的脉门上。

  瓦列夫只感觉自己的腕如同被针刺一般,半边的身子一麻,全身的力气如同瞬间被抽空一般,差一点一头栽倒在地,冷汗刷的一下,湿透全身。

  天哪,这家伙里难道藏有钢针?

  这时,李建一松,瓦列夫连忙抽出自己变得青紫的掌,两眼闪烁着毒蛇一般的冷森寒芒,盯着李建道:“我要向你挑战。”

  李建微微笑道:“瓦列夫,挑战不挑战的,我们都说了不算,你要向我挑战,必须要你们r国的普鲁斯总统同意,而我应战,更要取得我们国家有关部门的同意,因为我们都代表自己的国家,我等待你的挑战,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拿出你们的证件,检查后,早点回去休息吧。”

  瓦列夫和两位保镖,悻悻地看了李建一眼,掏出证件一亮,然后狼狈地离开国宾馆大门,走向他们住的楼层。

  这个小插曲,李建以自己的智慧完美解决了。

  以瓦列夫的性格,看来在普鲁斯总统访华期间,难免一战了,鹿死谁,还不一定呢?

  毕竟瓦列夫是世界警卫交流大会的冠军。

  说实话,要不是李建拥有武当的绵掌和缩骨功,今天李建,就怕要伤在瓦列夫的中,瓦列夫那一握的力量,实在太恐怖了。

  两位武警战士,看着李建,两眼露出极其崇拜的神情,向李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道:“谢谢首长的帮助。”

  李建微微笑道:“不要这样称呼,我们都是战士。”

  但特级警卫的身份,在战士们心中,是至高无上的,更是极其光荣的。

  看看人家,一招就把那个北极熊似的家伙制服,而且捏得瓦列夫全身冒汗,这是什么功夫呀?

  李建和云梅回到值班室。云梅看着李建布满血丝的眼睛,轻声道:“我替你值班,你到里面的房间,休息一会儿。”

  另一位值班的警卫战士道:“队长,有我和东方云梅值班,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李建实在太累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

  “那好吧,有问题,叫我一声。”

  李建看了云梅一眼,来到里面的休息室,头刚一靠到枕头,就开始打起了鼻鼾。

  今天的保卫工作,终于告一段落。

  意大利黑党教父戈尔沃,坐在豪华的红木沙发上,鹰隼一般的褐色眼睛,盯着里的一张面目英俊的年轻照片。

  这个杀人从来不眨眼的恶魔,眼睛有点湿润。

  这张照片上的年轻人,就是意大利黑党第一杀之称的欧文斯,也是戈尔沃的私生子。

  本来,再过一年,戈尔沃就要退休了,他想让自己的儿子欧文斯接班,但儿子却死在r国杀洛夫斯的里。

  这个仇一定要报。

  现在,会来了,洛夫斯到了中国。

  戈尔沃的双目爆出强烈的杀,全身颤抖,沉声道:“十二翼血天使。”

  城堡巨大的窗户红芒一闪,一位脸色苍白,但极其英俊,全身散发出高贵气质的红衣男子,舞动着十二翼精巧翅膀,无声地落到戈尔沃的身旁,单腿跪下,充满着无穷诱惑力的磁性声音道:“见过教父。”

  戈尔沃看着十二翼血天使奥尔良道:“奥尔良,杀了洛夫斯,意大利的教父位置,就是你的了,去吧。”

  “教父,我是您的孩子,教父的位置我不感兴趣,为欧文斯报仇,是我应该做的。”

  奥尔良英俊的面容,露出痛苦的神情。

  欧文斯是自己的亲哥哥,虽然不是同一个母亲,但两人的友谊,不分彼此。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