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十一章搏击高潮(1)(1/2)

加入书签

  1

  接下来的比赛,再次点燃了一个让人热血沸腾的——散打搏击。

  部队的散打搏击,和射击一样,实行淘汰赛。

  一轮下来,淘汰一半,再下来一轮,又淘汰一半。

  一千多名的选,几轮下来,赛场上就剩下五十名选。

  李战天的咏春拳十分凶猛,三星锤法、柳叶掌和凤眼拳,被他使得出神入化,选们在他面前,没有撑过三个回合的,直接被打倒在地,没有失败一场。

  李战天轻松闯进五十名选之内。

  李建感到,李战天的咏春拳,比以前提高了几层,已经掌握了此拳的精髓,特别是那招三星锤,用得极其诡异绝妙,一锤就把一名特种部队的拳,直接轰出比赛高台。

  这家伙的咏春拳怎么变得如此厉害,简直是突飞猛进。自己要好好多看几眼,对自己一定有帮助的。

  李战天绝不是凭借家族后台上来的,他有着强大的实力。

  郑建国凭借七十二路擒拿和点穴指,也轻松闯进五十名之内。

  萧春秋更是势如破竹,根本没用全力。

  李建的大力金刚掌,抡起来如同小蒲扇一般,透着淡淡的金芒,一路杀来,所向披靡。

  女子散打比赛是单独进行的,东方云梅和云琪、夏雪,已经进入前十名之内,三人在争取冠亚军。

  东方云梅的女子散打冠军,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男子散打比赛的,已经来临,就要进入复赛。

  比赛的规则就是,一局定输赢,只取前十名。

  十名之后全部淘汰,十名之内的选,争夺冠亚军。

  电脑在快速地分组。

  李建他们很幸运,特卫团里的所有选,都没有碰在一起。

  几个人在这一轮的比赛中,都轻松地淘汰了对。

  直到进入争夺决赛权,剩下十名选的时候,有一个人很不幸,特卫局的秦世国碰到了李建。

  当李建站在秦世国的面前时,李建看着长得人高马大的秦世国,冷冷地道:“祝贺你,秦世国,你终于撑到和我对决的时候了,记得以前你说的话吗?现在你就打得我满地找牙吧。”

  上次,秦世国在训练馆,因为云琪用毛巾给李建擦汗,结果引起秦世国的不满,再加上李战天的挑拨,秦世国向李建出,但李建没有还,最终,两人约定,在军事大比武上对决。

  秦世国的劈挂腿,是一种极其凶猛霸道的腿法,一年前,秦世国在和中央首长出访泰国的时候,曾经和泰国警卫进行搏击交流。

  人们都知道泰国的腿法、膝法和肘法,霸道凶猛,十分厉害,都轻易不敢和他们交。

  但秦世国一个转身旋风斜劈腿,就直接把那个嚣张的泰国警卫劈飞,砸进看台中。

  这就说明一个问题,秦世国不是绣花枕头,而是一位武功高绝的一级警卫。

  李建刚一出场,所有的战士都过来看这场比赛,这位射击冠军,在散打搏击项目上,也会和射击一样雄起吗?

  秦世国冷声笑道:“多说无益,下见真章吧。”

  裁判示意两人开始。

  秦世国一声冷哼,高大的身形如同利箭一般,一道鞭行劈挂腿影,夹杂着一股旋风,扫向李建的面门。

  鞭腿还没到,凌厉的腿风,已经压得李建透不过气来。

  李建感受着秦世国这记鞭腿的诡异轨迹和强烈劲气的震动,知道自己绝不能硬接。

  李建身形一矮,强劲的鞭腿擦着李建的头顶,发出尖利的怪啸而过,李建刚想站起身来,呼啸而过的鞭腿脚尖,竟然灵巧地向下一折,在后面,猛点李建的后脑。

  这下,吓了李建一跳,大开大合的鞭腿,竟然暗藏这种灵巧的杀招。

  这要是点着李建的后脑,脑袋一下就得开花。

  李建一摆脑袋,秦世国的脚尖一下走空,但刚走空的脚尖,竟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一旋,划了个圆弧,猛点李建的眼睛。

  李建一下子吓出一身冷汗,好精妙的杀招。

  李建一个咏春拳的圈步,身形如同一道电芒,就要脱离秦世国的腿尖。

  秦世国一声冷笑,鞭腿一缩,粗大的膝盖快如闪电一般直接撞向李建的胸口。

  李建一个侧身,身形如同安装了轴承一般一闪,秦世国的膝盖走空,但一丝笑意在他的眼角一闪,本来走空的膝盖猛然伸直,如同木桩一般,直接砸向李建的小腹之上。

  李建连忙闪身,但为时已晚,秦世国这招的速度极快,角度刁钻。

  “砰!”

  一声闷响,秦世国的鞭腿直接打在李建的小腹。

  2

  “蹬!蹬!蹬!”

  李建连退三步,连忙用武当的千重浪内气,把这恐怖一击的劲气全部卸掉,但强劲的劲气,也震得李建血气翻涌,肠子如同断了一样剧烈的疼痛。

  好厉害的连环鞭腿。

  李建终于明白,秦世国为什么能

  进入警卫队,为什么能杀进前十名,这家伙的腿法太变态了,要换做别人,早就伤在这招连环鞭腿之上。

  这可是一腿四击,让人防不胜防,凌厉的杀招之内,竟然暗藏灵巧,这种结合太巧妙了。

  如果李建没有武当的千重浪内劲,今天就怕要伤在秦世国的腿上。

  秦世国一见自己的鞭腿,直接轰在李建的小腹之上,顿时大喜,他知道自己这一腿的打击力度有多么的恐怖,当年一腿轰飞泰国的一级警卫,就是用的这一绝招——曲腿幻影。

  但自己的粗腿打在李建身上,却如同打在棉花里一般,自己的滔天劲气在进入李建的身体里之后,如沉入大海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反应极快的秦世国心脏一沉,知道不好。

  李建哪里还给他会,下面更强硬的对——萧春秋还在等着自己,自己绝不能在秦世国身上多消耗内劲。

  想到这里,李建的内劲一吐,双掌闪电一般,直接打在秦世国的胸前,掌内暗含二重劲。

  强悍的秦世国,一个侧身,就化掉李建的掌力,但暗含的二重劲,如同火山一般,瞬间爆发,秦世国的身形如同一颗炮弹一般,直接飞出搏击台。

  “砰!”

  一声巨响,秦世国的身形砸在橡皮垫子上,发出沉闷的爆响。

  “噗……嘶!”

  巨大而厚实的橡皮垫子,竟然被秦世国砸爆。

  天哪,一招,秦世国就被李建打下台去,竟然砸爆橡皮垫子,太夸张了吧。

  看台上的战士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路所向披靡的秦世国,竟然被李建一招打下擂台。

  人们都忘记了鼓掌,呆呆地看着满脸透红的秦世国。

  他们哪里知道,刚才秦世国那招鞭腿幻影,对李建产生多大的威胁。

  要不是李建会武当的千重浪内劲,李建绝对会伤在秦世国的腿下。

  当裁判判李建胜利的时候,人们才反应过来,掌声爆起。

  王秘书有点哭笑不得,没想到,两位特卫团的选会对决,失败的却是特卫团里面的精英,警卫队的秦世国,但他又不得不佩服李建的武功,厉害呀,一招就干掉秦世国,太厉害了。

  秦世国知道,李建下留了情,他只是用了巧劲,把自己轰下擂台。

  秦世国性格火暴豪爽,一根直肠子通到地,没有什么坏心。

  自己败得心服口服,心里暗暗佩服李建的妙招。

  另一个比赛场地,李战天也是直接把一位特种部队的选,轰下比赛擂台。

  现在,冠亚军的争夺,就在萧春秋的特种部队和李建的某局两方人马之间争夺。

  局里的选是李建、李战天、郑建国,而特种部队的选是萧春秋、郑亚鹏、张志鸿。

  剩下的四名选,是军区里的战士。

  接下来的比赛,更是扣人心弦,电脑随抽取的结果是萧春秋对决李战天,李建对决郑亚鹏、郑建国对决张志鸿。

  李战天看着缓缓走进比赛擂台的萧春秋,不由得全身绷紧,滔天的战意如同火山一般猛烈爆发,检验自己咏春拳绝招的时候到了。

  李战天一直把李建当作自己的对,没想到,进入决赛没有碰到李建,却碰到萧春秋,上两次的军区比赛,他当时有任务没能参加,没有和萧春秋交过。

  萧春秋的大名,在整个军区如雷贯耳,连续两届的散打冠军,今天就让我和萧春秋决一死战。

  萧春秋看着李战天,微微笑道:“李战天,你不是我的对,你今天输定了。”

  李战天冷笑道:“饭可以吃饱,但话不能说得太满,你在射击上输给了李建,在散打上,一定会输给我,因为,你的气势已经陷入低迷,所以你不会赢的。”

  李战天故意打击萧春秋。

  萧春秋一听李战天用李建来打击自己的气势,不由得瞳孔微缩,嘴角微微地抽动了两下,但随即笑了笑道:“失败是成功之母,人的一生,有谁没有失败过?我在射击上败给李建,并不代表我在散打败给你,你不能和李建相比,李战天,我怎么在你身上,闻到一股卑鄙的味道,放马过来,我绝对会在三招之内打败你。”

  李战天的眼里闪过一丝寒芒,怒极反笑,嘿嘿笑道:“萧春秋,你输定了。”

  话音未落,李战天的双一抖,一式毒龙锤,右闪烁着一层淡淡的红光,发出锐利的怪啸,一下就打到萧春秋的面门。

  速度如同闪电,角度极其的刁钻。

  李战天这一式的毒龙锤,有点偷袭的味道。

  但这招毒龙锤是咏春五锤里面最霸道凶狠的一锤,第一招,李战天就用了绝招,想一举拿下萧春秋。

  萧春秋一脸的鄙视,但在快速放大的拳头,使他不敢怠慢,双化掌,轻轻一划,两个强劲的漩涡劲气瞬间出现在面前,一个“引”字诀,动作极其缓慢,但两个阴阳气旋,如同移位一般,一下子在自己的面门上一引,李战天就感到自己的毒龙锤如同打在一堆柔软圆滑的橡

  皮团上,而且一股滔天的力量,死死地裹住自己的拳头,向前扯去。

  李战天英俊的脸庞露出一丝的冷笑,自己的毒龙锤可不是表面的轰击劲气,暗藏的寸劲足以炸碎一切的阻力。

  “爆!”

  李战天一声暴喝。

  “砰!”

  毒龙锤的强劲寸劲猛然爆发,无形的劲气轰然炸响。

  萧春秋的两个阴阳气团在李战天的寸劲爆炸中,如同一个气球,四分五裂,崩得粉碎。

  萧春秋的身形一个踉跄,退出老远,血气翻涌。

  好强烈变态的寸劲。

  所有练习咏春拳的战士都惊呆了,天哪,毒龙锤的寸劲竟然能这样使用,还会爆炸?不可能吧?

  他们哪里知道,李战天的咏春五锤,是咏春掌门唐漠然教的,威力绝顶,他们看到的爆炸,只是寸劲的爆发,并不是真的爆炸。

  萧春秋更没想到李战天的毒龙锤这样厉害。

  看着血气翻涌的萧春秋,李战天哈哈大笑道:“萧春秋,滋味如何?一招了,我看你怎么在三招之内打败我?”

  李战天话音未落,一声大叫:“伏虎!”

  掌一立,竟然闪烁出一道血红锋利的刀芒,闪电一般的轻轻一划,犀利的刀芒,划向萧春秋的咽喉。

  李战天的伏虎竟然能放出血红的刀芒?简直是匪夷所思,所有的人不由得睁大眼睛,盯着那道刀芒,眨眼间划向萧春秋的脖子。

  刀锋的速度疾若闪电,寒冷入骨。

  萧春秋一声闷哼,身形化作一道残影,飞速地后退。

  他已经感到刀锋划破自己咽喉的皮肤。

  但李战天的刀芒始终贴在萧春秋的咽喉上,要想前进一分,比登天还难。

  两人的身影,如同走马灯一般,在擂台上连转三圈。

  李战天一见自己的第二绝招,只能控制住萧春秋,但却不能伤到他,不由得暴怒之极,左一晃,左掌瞬间变为一片赤红,夹杂着一片炽热的烈风,拍向萧春秋的顶门。

  “红砂!”

  不是谁大叫了一声。

  天哪,李战天连用咏春拳三大绝技,要彻底击倒萧春秋。

  这一掌要是拍实了,萧春秋不死也得重伤。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来了。

  萧春秋的头发一片焦黄,强烈地窒息让他喘不过气来,身形一下陷入了绝地。

  刀锋压颈,红砂拍到,萧春秋死定了。

  3

  但身处绝地的萧春秋,脸色不变,整个身形如同风中柳絮,化做一道残影,一下脱出李战天的控制,一声轻吟:“大道无边!”

  萧春秋双奇快地画圆,两个互相逆转的强劲劲气漩涡突然出现在胸前,右掌猛然在劲气漩涡中大力拍出。

  这一掌刚一拍出,天地变色,所有的人都感到这一掌带着猛烈的劲气,让人感到强烈的窒息。

  李战天看着自己的伏虎死死地锁定萧春秋的咽喉,右的红砂掌拍向萧春秋的顶门,不由得笑了,自己今天赢了,终于能出一口恶气,赢了萧春秋,再打败李建,自己就是这届散打冠军了。

  “轰!”

  一声闷响。

  李战天看到萧春秋的胸前突然现出两个互相逆转的巨大气团,气团中间,两条一黑一白的太极阴阳鱼猛地一旋,一只巨大的掌在两只阴阳鱼之间,猛然拍出。

  这只掌瞬间放大,变得无边无际,天地皆无。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炸响,李战天的身形如同断线的风筝,飞下比赛擂台。

  所有的人都被萧春秋这神奇的一掌惊呆了。

  这是什么武功,难道就是萧春秋自己独创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