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十章李建VS萧春秋(2)(1/2)

加入书签

  指的灵敏感觉,就是提前扣动扳的要点。

  自从接触枪开始,李建从一位退伍的老战士中得到了这个秘诀,就开始玩命地练习这指预扣扳的感觉,这可是几年的刻苦训练得到的成果呀。

  李建用了三秒,就打完了弹匣之中的六发子弹。

  他极其熟悉中九二式枪的操作,微微一闭眼睛,不到半秒,就能换好弹匣。

  “砰!砰!砰!”

  不到三秒,李建再次打完弹匣中的六发弹。

  此时的萧春秋,儒雅英俊的脸庞变得极其凝重,两如同安了弹簧一般,动作如同行云流水,几乎和李建同时打完第二个弹匣,但他的起步慢了半拍。

  萧春秋不知道,李建为什么能在发令枪响的同时,射出子弹。

  此时,李建练习的双互搏,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换弹匣、上子弹、甩击发,根本不用瞄准,动作流畅之极,好像刀划湖水,带着一种天外飞仙的惊艳。

  所有的战士和裁判,都被两人潇洒快捷的动作惊呆了。

  这是射击吗?简直就是信作画。

  这时,李建的动作加快,双狂舞,第三个弹匣刚一打完,枪声未落,左一划,右抬枪就打。

  “砰!砰!砰!”

  六发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不到25秒,全部狂泻而出。

  不会吧?怎么没看到李建换弹匣?

  不换弹匣就能再次射击?这也行?

  枪里哪里来的子弹?

  人们的眼光看着射击台上的弹匣,天哪,还剩六个弹匣,没看到李建换弹匣,七个弹匣怎么会少了一个?

  可见,李建换弹匣的

  李建指一按,打完的弹匣飞出掌心,左掌心一凹,第五个弹匣在所有人痴呆的目光中,被李建掌心一吸,直接插入枪之中,指一弹,上套筒顶子弹,甩击发。

  “砰!砰!砰!”

  枪口再次爆出道道烈焰。

  气功,天哪,这家伙竟然把气功运用到射击之中,根本不用指来换弹匣,直接用掌心把弹匣吸入枪之中,单上套筒顶子弹,太神奇了。

  不远处的萧春秋,两眼露出极度震惊的神情。

  双互搏!

  不会的,李建怎么会这种失传几百年的绝技?而且练习到一心二用的境界。

  萧春秋虽然震惊,但他的双如同闪电一般,极其快捷,让人眼花缭乱。

  所有的战士和评委都呆呆地发愣,张大着嘴巴,忘记了鼓掌,忘记了欢呼。

  李建和萧春秋几乎同时打完第八个弹匣,但由于李建在打第一枪的时候,快了萧春秋半秒,在八个弹匣的射击中,萧春秋竟然没有追上李建。

  但就在换第九个弹匣的时候,李建第八个打空了的弹匣竟然再次出现问题。

  “咔嚓!”

  空弹匣一下被卡住。

  所有人的心脏顿时强烈的收缩。

  关键之处别掉链子呀。

  李建的冷汗一下子湿透全身,汗水顺着脸颊哗哗直淌。

  关键的生死一局。

  萧春秋的动作快如闪电,一下子赶了上来。

  所有看好李建的战士和评委的心脏骤然停止跳动,呼吸停顿,大脑一片空白。

  在这极其关键的时候,李建临危不乱,指再次按到卡簧,空弹匣直接飞出。

  一丝笑意在萧春秋的嘴角现出,而这时的萧春秋已经开始击发第九个弹匣的子弹。

  赶不上了,李建输了,这该死的卡簧。

  所有拥护李建的战士,都不忍再看下去。

  但此时的李建猛然一声怒吼,一掌拍在射击台上,射击台上最后的两个弹匣,竟然同时飞起,一高一低。

  李建一摆中的枪,第九个弹匣,也就是那个位置低一点的弹匣,直接飞入枪中,六发子弹狂喷而出,发出尖利的破空呖啸。

  萧春秋听到李建疾风暴雨一般的枪声,禁不住转头一看,只见李建几乎和自己同时打完了第九个弹匣,空弹匣弹出,而李建的第十个弹匣,就是高位置的那个弹匣,自由落体,一下插进李建反握的枪之中

  不好!

  萧春秋脸色一变,心里大惊,有这样换弹匣的吗?竟然把武功内劲融入里面,太不可思议了。

  弹匣停留在空中,李建换第十个弹匣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半秒,一定会赶上自己,绝不能让李建超过自己。

  萧春秋头上的短发竟然根根倒竖,双一动,第十弹匣在第九个弹匣飞出的同时,擦着第九个弹匣的尾部,插入枪内。

  “砰!”

  一声枪响,吓了萧春秋一跳,萧春秋刚顶上子弹,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李建的枪响了。

  这一刻,萧春秋的心脏强烈的收缩,但指却快速地扣动扳。

  “砰!砰!砰!”

  关键的一局呀,生死大搏击。

  萧春秋想凭借自己速射的快捷速度,赶上李建,但李建已经射完

  枪中的子弹。

  二十五米的射击距离,对萧春秋和李建来说,根本不用瞄准,绝对全是满环,决定胜利的就是速度。

  枪声一停,李建和萧春秋都全身大汗淋淋,全身的衣服,如同水洗。

  什么是巅峰对决?什么是神枪的pk?

  所有的战士感到,今天是开了眼了。

  枪声一落,雷鸣一般的掌声骤然响起,整个比赛场地如同开锅一般沸腾。

  就连裁判都鼓起掌。

  萧春秋看着大屏幕报出的环数,虽然知道,这局自己输了,但全身的战意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烈烈地燃烧。

  李建赢了,成绩两分半,满环。李建再次领先萧春秋一枪。

  终于找到一位对了,现在自己又和李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现在,两人是平局,四个射击项目,二比二平。

  “哗!”

  掌声如雷!惊天动地。

  第五局速射人头靶,巅峰对决,生死大战。

  6

  第五局,五发弹速射人头靶,决定生死,一局定输赢。

  萧春秋内心没有一丝的败意气馁,相反一种火山爆发一般的强烈战意在内心猛烈的爆发。萧春秋慢慢地转过身来,看着李建道:“胜负在此一举!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李建轻轻地放下中的枪,看着萧春秋战意燃烧的双眼,微微笑道:“萧春秋,五发弹人头靶射击,你输定了,你的成绩绝对不会超过我的四秒钟。”

  “为什么?”

  萧春秋一声冷笑。

  “因为你现在的心境,绝对平静不下来,做不到心如止水,你想保住你的三连冠,你想在你最辉煌的时刻,结束你的士兵生涯,所以,你的压力很大,这个压力对你来说,不会变为动力,相反,是一种负担,所以,你的动作,做不到心神合一,刚才我从你的换弹匣的动作之中,就看到你的动作有点呆滞,没有做到天地合一的境界,如果你能做到心静如水,天地合一的境界,我根本没有会战胜你,你对那个上校团长的位置看得太重。”

  萧春秋神情一呆,陷入沉思之中,难道自己真的不能放下那个包袱吗?

  这时,所有来看两位巅峰强者比赛的战士们,拼命地拍着掌,欢呼如雷。

  今天算是开眼了,看人家的射击,那是射击吗?

  动作如同白驹过隙,不带一丝的烟尘。

  特别是最后两人的拼杀,竟然把气功运用到射击里面,用气功直接吸起弹匣,压进枪,简直是匪夷所思。

  在这几场射击比赛中,无数位战士学到了使他们终生受用的射击技术。

  双眼瞄准、单换弹匣、单上子弹和提前匀速扣动扳,以及甩击发的射击绝技。这让他们受用无穷。

  第四场的比赛,简直是惊心动魄,一波三折。

  本来胜利在望的李建,在换弹匣的时候,竟然出现弹匣卡壳的现象,这一现象在平时的射击训练之中,根本没有发生过。

  但李建的临危不乱,最后用内劲把两个弹匣震在半空,利用弹匣飞起的高度不同,而产生的时间差,等到打空第九个弹匣,飞出弹匣的同时,翻转枪,让自由落体的第十个弹匣,直接落入枪内。

  这一神奇的绝技,让李建的射速,相反超过了萧春秋的射击速度,取得了胜利。

  王秘书微笑着看着李建,心道,这家伙做任何事情都是一波三折,让人胆战心惊。

  总算这局赢了,还有一局最关键呀。

  人们期待着下午最后一场的巅峰对决——五发弹人头靶射击。

  这是这次军区大比武射击项目总冠军的决赛。

  萧春秋对决李建。

  李建在武警部队就练习人头靶射击,五发弹,弹无虚发,最好的成绩是4秒,在和李战天比赛的时候,竟然只用了四枪,就打穿了五个人头靶的眉心。

  而萧春秋更是对人头靶研究得极为透彻,已经做到甩就打的境界。

  李建的反败为胜,让特卫局所有的战士们欢呼不已。

  特别是东方云梅,看到李建用双互搏,加快了更换弹匣的速度,最后那招,用内劲把弹匣弹起,然后压进枪的绝技,对东方云梅的冲击力很大。

  是呀,我们特种部队的战士最大特点就是大多数精通气功,如果把气功内劲应用到国际比赛的射击和搏击之中,将会取得很好的效果。

  下午的比赛场地,早已人山人海,所有能找到关系的战士和干部,都想方设法进来,观看两位神枪对决的风采。

  50名参赛选,迈着整齐的步伐,进入比赛场地。

  王秘书在李建进入比赛场地之前,两眼放光,狠狠地拍了李建一巴掌道:“拿到冠军,周局长亲自给你洗尘。”

  李建微微笑道:“王秘书,你从来不沾一滴酒,如果我拿到冠军,我要和你喝一杯酒。”

  王秘书一愣,看着李建轻松的表情,哈哈笑道:“你这小子,只要你拿到冠军

  别说一杯,就是一瓶,我也奉陪到底。”

  “好,一言为定。”

  王秘书的话音未落,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军人就出现在李建的面前。

  “周局长!”

  李建和几位战友连忙敬礼,个个神情激动。

  周局长在这关键的时刻,竟然亲自来送几位选进入射击场地。

  “我什么都不说,就是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经过局党委研究,上报上级领导,所有进入射击总决赛前十名的战士,不分男女,都将直接进入a首长的特级警卫名单,进行最后一个月的专门培训,和就要退役的四名老警卫一起值班。”

  周局长说完话,眼睛狠狠地看了一眼李建,然后把目光在所有战士的脸上扫了一遍,转身走出比赛场地。

  这狠狠地一眼里面,包含了无声的强烈期待。

  周局长没有来任何的长篇大论,就宣布了这个决定。

  这个决定比动员一天的慷慨陈词还要有效。

  李建的内心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强忍自己的内心激动,看了东方云梅一眼,两人的眼里闪烁着星星一般的兴奋神采,互相点点头。

  东方云梅虽然任第一训练大队的教官,但现在有会担任a首长的特级警卫,内心也是激动不已。

  李战天、云琪也是激动不已。

  随着选进入比赛场地,李建快速地调整着自己的心态,让全身所有细胞的活力,都处在巅峰的状态。

  十年磨剑,在此一举。

  萧春秋儒雅的英俊面容,带着一丝笑意,看了李建一眼。

  李建在萧春秋的眼睛里看到一蓬猎猎燃烧的战火,一种无言的压力在萧春秋的身上透出。

  观察敏锐的李建,在萧春秋的嘴角看到一丝肌肉的抽动。

  这是一种焦躁不安的抽动。

  李建笑了,自己赢定了。

  只要你的内心不平静,做不到心如止水,你握枪的就会颤抖。

  李建快速地检查着九二式枪。

  电子大屏幕开始倒计时。

  所有的战士瞬间站在射击位置上,双紧紧握住枪,两眼死死地盯住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