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亡人身后事(1/2)

加入书签

  福嫂子披麻戴孝抱着吉福大哥的骨灰盒回村子的时候。村民们都炸开了锅,都是子孙后辈给去世的长辈披麻戴孝,哪有给自己死了的老公穿孝衣戴白布的?这个女人太不受教,简直就是胡闹!

  福嫂子不顾别人的白眼非议,一个人强撑着办完了自家男人的葬礼,严格说起来只是葬,没有礼。

  按他们这边的葬礼习俗,去世的人要在家停灵三天,穿好寿衣搭好灵棚躺在灵床上接受子孙亲人的吊唁祭拜,这三天还要每天三次带上吃的和引魂幡出丧送魂。

  出丧的人要从家门口一直走到逝者下葬的墓地,边走边烧纸钱撒吃的,举着引魂幡的一般是逝者的儿子或孙子,要喊着亲人朝西走,指引着逝去的亲人前往西方极乐世界。

  武大哥在外为人虽然不错,但自己家兄弟亲戚因着他抛弃妻子和福嫂子结婚的事都不大来往了,没什么人来吊唁。简简单单找了几个人抬了棺刨了坑下了葬。再加上现在村子里统一规划墓地,不允许私自掩埋,人被拉到火葬场换成个骨灰盒埋到坑里立个墓碑就完事了。

  任你活着再叱咤风云翻云覆雨,你死了,真正难过伤心的能有几个人?痛哭流涕悲痛欲绝的,就只有吉福嫂子一个。只有一个人的哭声的葬礼,是不是太凄凉了?

  吉福大哥的两个儿子武才,武文,别说去给他举幡引魂,就连个头都没去磕连把纸钱都没去烧。倒是处处跟人家数落吉福嫂子人狠心黑,一个人独吞了吴老头的赔偿款。还扬言说要去法院告状要属于自己的那份,说他们是武老头的儿子,有继承父亲财产的权利。

  吉福嫂子也不是盏省油的灯,当着街坊邻居的面,恶狠狠的啐到他们脸上:“你们每个人在你爹遗像前跪上一天,再背着遗像在村子里转上两天,不用你们打官司,补偿款我给你们一半!没良心的狗东西,你爹或许对不起你娘,但绝对对的起你们,连张纸钱都不舍得给你爹烧还敢来跟我要你爹用命换来的钱?不要脸,下三滥。一分也别想,老娘就是把这些钱当纸烧了,也不给你们!”

  大概见识了福嫂子咬牙切齿的泼辣也自觉理亏,加上他们的母亲也就是吉福大哥的前妻劝导,他们便没再追要。吉福大哥的前妻刘桂娴,是出了名的贤良淑德,温柔和善。跟武老头离婚以后还是亲自照顾她的公公婆婆,直到两位老人先后去世。为此,村里人人都谴责武大哥薄情寡义,是个负心汉,也更讨厌吉福嫂子,一定是这个坏女人勾引人家男人,拆散了人家家庭。武夫人也想不明白吉福大哥怎么舍得背叛抛弃那么朴实善良的女人。也是为此,他的两个儿子才那么恨他吧,恨到连他死了也不愿意原谅他。

  其实人们都知道,吉福大哥虽然跟前妻离了婚,对两个儿子还是尽心尽力的。不光在镇上给他们买了房子娶了媳妇还在村子里给他们翻盖了老宅承包了两亩鱼塘。据说每年过年都给他们一人一笔数目不小的压岁钱,尽管他们一个个早都过了十八岁,早已不是该要压岁钱的年纪。

  吉福大哥的死也让武大感触颇深,也更加坚定了他外出打工多挣钱改变命运的决心,他一定挣更多的钱,让武夫人过更好的日子。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有个自己的孩子,至少,如果有那么一天,他忽然不在了,他还有个流着他血液的孩子延续他的生命。要不然,他两脚一蹬俩眼一闭化成一把白灰啥也没留下,不是白活了?

  还有就是武大哥死了之后,武大的活计做不成了,武大难过。好不容易找着个比在村里村里当会计更挣钱更有前途的好活计,才做了半年就做不成了。当然,在村里,更难过的还是福嫂子,不单单是为了她失去了自己最亲的人,她还成了全村人唾弃的对象。她在村里更不招人待见了,都说她贪得无厌,是扫把星,克夫。

  武夫人眼瞅着福嫂子人瘦了一圈,觉得可怜,每天时不时去她家安慰她几句。福嫂子到是没把这些闲话放在心上,说自己早都听惯了这些,也不觉得啥了。就是觉得自己命苦,好不容易找了个一心一意对自己好和自己过日子的人,说没就没了。她见到他的时候,他人已经睁不开眼说不出话了,就一只手紧紧地抓着病床的扶手,不肯松开,让人知道他还有口气。就那样含着一口气被推进监护室,推出来得时候,人就渐渐的凉了。连个孩子,连句话,连个念想都没给她留下。

  “嫂子,武大哥没了,你还会再嫁么?”武夫人话说出口便后悔了,现在是说这话的时候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