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结束也是新开始(1/2)

加入书签

  回到自家店里,徐铭错愕未消,满腹疑问,又不知道该不该问之时,正在那整理床铺想办法挤下两个人的武夫人笑着说:“怎么,我这样子你吓坏了吧?”

  “知道你爱赖皮,还真不知道你还会撒泼。”那时候他躺在床上不得动弹,怎么赶也赶不走,他就知道她是个大赖皮了。

  “我是迫不得已啊,我发现吧,跟什么人交流就得用什么人的方法。比如他犯混你就比他更浑,他撒泼你就比他更泼,等等等等之类。”武夫人自从独自出门这些日子,才领悟到这么个真理。虽然只是短短月数,但她什么客人没见过?

  吃饱了说汤里有虫的,改天来说拉肚子的,要挟没钱要赊账的,点完做好说要退的……她要是以为的谦让忍让不计较,早都活活被气死被饿死了。

  “每次见你都好像要重新认识你。”徐铭帮着武夫人掖好床单,在那宽了些许的小床上坐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武夫人麻利的坐过去,靠在徐铭怀里:“看她两口子那样,这会儿估计着该怎么赔偿我,也没心思继续闹了。”

  “你这样为他们,不惜充当坏人,可他们不见得领情啊。说不定,以后朋友都没得做了。”

  “要是她们冷静下来还真那样想,说明他们不够聪明,我也懒得和他们做朋友了。我这些日子还想通一个道理。”武夫人狡黠的说到。

  “什么,说来听听。”

  “嗯就是,有些人虽然是好人但并不一定适合做朋友,所以,有时候两个好人在一起不一定快乐。我现在,我只想和聪明人做朋友。最起码,和聪明人在一起,不会那么累。”

  “你这原则,放到,夫妻身上也适合吧?”徐铭笑道。

  “对,你这么理解,说明你也是个聪明人。”

  “那你什么时候嫁给我这个聪明人?”徐铭紧紧盯着武夫人的双眼,怕她犹豫拒绝,追问道:“你这些日子,一个人,是一直等我来找你的吧?”

  “等你?找我?”这个还真没有,武夫人想,可看到那家伙满脸的期待,又想到他大老远敢赶来。肯定是捧了一颗无比坚定的真心,她当然不舍得引他胡思乱想。“嗯,我一直在等你来找我,而且我想立马嫁给你。”

  “真的?那我们马上回去办手续!”徐铭激动到。

  “嗯,不行,那得等到半个月后再说,还有半个月这里房租到期,我再跟你回去办手续去。”她还不知道房东为什么突然不租给自己了,想趁着明天正好没东西卖可以去问问。不管怎样,她还是想试试,看看还能不能说服房东继续让自己租下去。

  “这个店,你还打算继续开下去?”徐铭问道。

  “当然,暂时是这样想的,不过看情况也够呛。对了,你这次来这里,是不是会镇上去?前阵子哥哥来,说你那学校盖的差不多了。”

  “嗯,其实,没啥大事,有监工在那,我不去也没问题。我留在这陪你吧。”

  “不要,你这大老板窝在我这小窝里不合适吧,你该忙啥忙啥去。”其实,要是他不是个大老板的话,他们两人能早些认识的话,就这样两人开家小店养活自己也不错。夫唱妇随的,挺好。可他是干大事的大老板,窝在她这里岂不是屈才。

  “我现在主要就是忙你,”徐铭挑起武夫人的下巴,色迷迷的笑着说“我哪也不想去,就想跟着你。”

  为了早日来寻她,他可是连国外都跑了好几趟了。好不容易能站起来寻了她来,他怎么能说走就走?

  “哦,也好,我也舍不得你。有你这个大老板做军师,说不定我能做成连锁店呢。再就是,我欠帐太多,得想办法还,有你给我当免费劳力,省下我不少银子呢。好,你留下吧,我准了。只是,你的脚,怎么这么快便好了?”武夫人问道。

  “嗯,我是钢铁战士。修修补补就好了。还有,你放心,我绝对听从安排。”

  “好,只是,眼下有个大问题我明天得去找房东。你作为店员就老老实实在家看见吧,明天进店的客人一律免费赠送小饼一份。唉,都怪那两口子,耽误我挣钱。不说了,我困死了。”

  这时候早已是凌晨两点,武夫人说完翻个身变睡了过去。

  而徐铭则还是精神百倍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可人儿,这床又小又硬又不舒服,那澡堂子又脏又臭又恶心,可他却觉得这是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子幸福的一天。

  武夫人天还没亮就起床了,悄悄抽出被徐铭裹在怀里的脑袋,忙着揉面烙小饼。虽然没有肉和汤了,但也不能让进店的人饿着肚子走。这点小饼算是广告费,笼络人心吧。

  因为昨晚睡得晚又起得早,所以在公交车上赶去房东家的时候,武夫人睡过了站。最后好不容易又坐回来,找到房东家。爬上五楼敲开了房东家的门,怕打电话人家不见她,故意突然袭击来的。

  房东自然不愿意见她,可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还带了礼物,伸手不打笑脸人,哪好意思将人家赶出门去?

  “姐姐啊,我这次来吧,主要是跟你道个别,没啥事,

  您别多心。”武夫人入乡随俗,把比自己亲妈还大两岁的女人称为姐姐。林月告诉过她,把这人叫年轻了,人家才高兴。

  听武夫人这么说,那老房东才放下一张戒备的脸,笑着说道:“哎呀,妹妹啊,还是你懂礼节。”说完又忙起身去端了茶拿来水果,热情的招呼武夫人吃着喝着。

  武夫人也不多走客气,拿眼睛滴溜溜四处瞅了一遭,发现这屋子里装修陈设都非常简单,估摸着房东也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年纪也大了,又没有子女,肯定是指望着那房租过日子的人,之所以那么坚决的不把房子租给自己,十有**是有人出了更高的价钱。

  武夫人只管抓了那水果大口的吃着,并不说话。以前徐奶奶告诉过她,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还有一条是沉默是金。她现在对房东的了解知之甚少,仅有的便是她曾有过一个儿子,跟人打架误杀了人判了死刑,现在只剩他们老两口了。她既然不了解,就只能先听人家说,既然人家暂时不说,她就先吃着。

  “嗯,好吃吧?”房东忍不住这寂静的尴尬,笑问道。

  “嗯,好吃,真好吃,我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水果呢。”武夫人奉承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