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行走江湖必备:撒泼(1/2)

加入书签

  当武夫人坐在地上哭的跟个羊杂似的万念俱灰的时候,一只修长美丽的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武夫人用眼角的余光撇了撇那只手,没好气的大声道:“滚,你也滚,有多远滚多远!”

  说完便扔掉手里的羊杂趴在地上大哭起来,是那种肆无忌惮畅快淋漓的哭。

  “我做错了?我做什么了?我上辈子杀人放火十恶不赦了?要这么对我?我不过想要个完整的家,我老公不要我,我不过想照顾自己在乎的人,一个个都来考察我检验我试探我,我不过想好好开家店养活我自己,你们又这么欺负我。我容易么我?”

  武夫人挨了周鸿老婆那两巴掌,脸还是肿的,又粘了些些羊杂碎和腌渍的调料。整个就是一个不堪入目的大花脸。那眼泪顺着那些花花绿绿的各色调料流到脖子上,衣服上,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刚刚被放在平底锅里煎了一般。

  外人看着自是觉得好奇又好笑,而爱她心疼的她的人看了,自是觉得又生气又心疼。

  “你来做什么?回去找你哥,让你嫂子陪我的损失费。我辛辛苦苦忙活大半天,这下好了,都浪费了。你说明天我卖什么?啊?我这些都是跟人家预定的最新鲜的肉,就是现在去要也不一定有了。告诉你嫂子,敢再来闹,我把你哥阉了做汤!我又不欠你们的!”

  武夫人越说越气,越气越想骂街,怎么她这些年安分守己的过日子,总是要被一些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祖宗搅了好日子呢?她受够了,她不爱说不爱计较,可她真要计较起来也不是个吃素的。“去,找你嫂子给我赔不是,找你哥给我进货去!欺负我一个人么!没门儿。”

  说罢便抹了把眼泪,抓起那人的手就要往外走。“哪有这么当朋友的!来我这白吃白喝我说过啥?还让你嫂子来砸我场子!”

  武夫人拉着那手走出几步,才发觉不对劲儿,晓晓手没有这么大,人也没有这么高。那人跟在自己身后,照出来的影子却还比自己的长些。

  武夫人揉了揉哭肿的眼皮,仔细的看了看那人,他哪里是晓晓啊!

  “你,你,你”武夫人含混不清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武夫人看清来人的脸,心脏扑通扑通的超速跳了起来。她拍着因心跳过快而有些闷的胸口,再次认真的看了看来人的脸。又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确认自己没有眼花也不是在做梦。

  便扑到那人怀里哇的大哭起来,她不说话,只是哭,狠狠的哭,只是这哭里相比刚才少了些愤怒委屈,多了些感激和激动。

  “没事了,没事了,我来了,我来了。”来人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抚着她。

  她哭了许久,把一脸的眼泪鼻涕还有汁料统统抹在那人散发着淡淡香水味的白色衬衣上,那人却依然淡淡的笑着,轻轻的捧着她肿的猪头似的脸,说:“这是什么妆?五颜六色羊杂猪头妆么?你不是从来都不化妆的?难道为了躲我不想见我,故意整成这样子。

  “你,你,我什么时候躲你,什么时候不想见你了?”武夫人揉着酸疼的脸说道“明明是,我过了你的保质期。你不想看我,不想要我了!明明是你欺负我。”

  武夫人委屈的说道,抄起拳头想要给他几下,想了想不舍得便又放下了。

  来人重又紧紧的的把她抱回怀里:“是我不好,是我小心眼,我嫉妒。我见你那般在意他,又想起你们那些年的情谊,我心里嫉妒。所以我生气,我故意气你,故意考验你。”徐铭这些话,这番感悟,是在他终于能走路又苦苦的一路寻着武夫人的时候,才领悟的。

  那时候她沉浸在过去的阴影里自顾不暇,他不但没有温暖呵护,还任性的考验两个人的感情。是他太幼稚。

  “徐铭,是你么?真的是你么?是你来找我了么?”武夫人紧紧抱着徐铭哽咽说道。

  “是我是我,是我来找你了。我当初,就不该跟你赌气,就不该放你走,都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

  “是,你让我受苦了,让我心里苦的不得了。我好不容易把一切想通了,你又来招惹我。这下好,这下好了,我离不开你了。你以后要是再敢对我生气摔我的东西对我不管不问,我就把你绑了拴在我身上,让你哪儿也去不了,什么也做不了,让你只能看着我。”

  “你说走就走,心也是够狠的,你苦,我难道就不苦?不过,我原谅你了,你不必原谅我,尽管绑着我就是了。”

  “我以为,咱们一辈子都见不着了,我以为,你早就厌烦了我了。”

  “你不是说过么,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的而已,我可不是这么以为的。”徐铭笑道。“现在,当务之急,带我去洗个澡吧,我感觉自己快变成腌肉了。”

  武夫人看了看徐铭,又看看自己,不禁失笑。怎么自己每次最糗最丑的时候他才出现呢?枉费了她这一身的优良细胞。

  “走,带你去公共澡堂。你没去过吧?”武夫人麻利的收拾好一地的狼籍,回到卧室取了几件换洗衣物。拽着徐铭往外走去。

  是吧,他回来了吧?他再也不会

  离开了吧?我一定不能再轻易放手,一定要紧紧抓住他,不让他跑掉。武夫人如此想着,便把抓着徐铭的手用力的紧了紧,徐铭也是紧紧的抓了她的手。两人十指交握,意志坚定,不管以后面对什么,她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来的?你的脚,完全好了么?还有,徐奶奶知道你来这里么?”两人洗完澡回来,窝在武夫人连张双人床都搁不下的小卧室里窃窃交谈着。

  “嗯,说来话长,我以后慢慢告诉你。”徐铭笑道“先让我好好看看你。”

  虽然分开只是短短两个月,但徐铭却觉得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当初狠下一颗心等着武夫人做选择,咬着牙坚决不主动开口挽留,可最终,他还是抵挡不过对她的关心和担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