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意外中的意外(1/2)

加入书签

  “我们离开吧,我们回你老家去吧。”徐铭说道。

  “好,现在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武夫人知道徐铭的心情,他现在的确需要换个环境好好安抚自己的心。

  本来伤害他最爱的人的人是个不相干的流氓无赖,现在却变成了自己的弟弟。岂不是重重的甩了他几个耳光?他刚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现在又要面对这不堪的场面。本来和爸爸的关系刚有缓和,又和徐奶奶闹得很不愉快,他该有多难过?

  因为时刻记挂着他的难过的缘故,武夫人自己的难过到显得是那么无关紧要了。也好,回去也好。反正早晚都要回去的。现在离开,应该对徐铭最好。

  “对不起,反倒要你来安慰照顾迁就我。”徐铭说

  “不用对不起,我们既然决定在一起,便要互相守护着度过难关。哪来的那么多对不起。如果硬要说对不起,那也该是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需要面对如此不堪的场面。”

  徐铭不再说话,他有千万句话应该说,却一句也不想说。现在这般田地,还有何话可说?本来一切早已释怀,愿意勇往直前面对一切,可谁成想,半路杀出个弟弟。

  过去既以放下,此人也无需在意。

  可是,他现在存在自己的家族之中,以后说不定要时时面对,他自己无妨,冷眼相待也就罢了。可武夫人呢?那人的存在岂不是时时提醒着她难堪的过去,她再坚强也架不住始作俑者日日在跟前晃悠。她会不开心,他不想看她不开心,那样他也会不开心。

  他只想和武夫人开开心心过简单的日子,那就只好避开这个是非地。武家村不想去的话,就住在镇上,实在是不济也可以现在县城呆一阵子。

  可是,夫人她愿意回去么?她做好准备回去了么?现在自己这般的选择说是避开实则是逃离,自己这种没骨气的做法会不会不够男人?可是,现下他的压力真的很大,他不想和徐奶奶闹得太僵也不想让武夫人难堪,怎么办?怎么办?

  徐铭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乱糟糟跳着,脚上的油门确是稳稳的使劲儿踩着。因为分了心,根本没注意前方不远处叉路口刚刚掉过头的大货车。

  等到前方刺目的灯光射过来,耳边响起刺耳的鸣笛声,徐铭才觉警醒。徐铭下意识的猛打方向盘避过大货车的冲撞,自己的车子却因车速太快失去控制撞向路边的护栏后又翻滚了几个跟头栽到在公路旁的绿化带里。

  待到武夫人明白发生了什么,驾驶座上的徐铭早已满脸鲜血。徐铭启动车子之前,早已细心的将坐在副驾驶上武夫人的安全带牢牢地扣上了,却忘了扣自己的安全带。武夫人努力的从车子中爬出,惊魂未定的拼了命去拉扯驾驶座上的徐铭,可车头变形严重,徐铭被牢牢的卡在里面根本出不来。

  武夫人不顾身上的伤痛用力的拉拽变形的车门,可这车门岂是她能拉得动的?流血不止气息奄奄的徐铭看了一眼满身伤痕的武夫人,又看了看车头处冒着的浓烟,虚弱的说:“快离开,跑的远一点。危险。”

  “不要,都什么时候了,你放心,我一定把你救出来。我们刚说好的,不分开,你不是很喜欢武家村的风景和石头小屋么?我带你回去。”武夫人一边使出浑身力气拉动变形的车门,一边大声的安慰着徐铭。

  她现在什么都顾不得想了,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把徐铭从危险中救出来。她推拉车门未果,想要找人求助,可怎奈正是除夕之夜,人人都在欢度除夕。这平常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根本就没个人影。想打电话求助,手机却不知去了哪里。

  远处贺岁的烟花还在恣意燃放,照亮了整个夜空,景色美的不像话,家家户户的窗中也都透着幸福的喜庆灯光,可这里,两个人却处在险境中艰难的自救着。

  “你,你快离开,车子快爆炸了。”徐铭有气无力的提醒着重新钻进车里想办法把徐铭拖出来的武夫人说道。

  “别胡说,不会的,你放心。我们都会没事的。”武夫人强作镇定,安慰着徐铭。又细心的观察了徐铭的处境。他的双腿被变形的车门和车头挤在里面,根本动弹不得。她撬不动车门,那就只好从里面想办法拖出徐铭的腿。

  “徐铭,你跟我说说,跟我说说话,你看看你这座椅还能不能移动。”武夫人一边脱下身上束手束脚的西服外套,用牙齿扯了一截衣袖撕成长条,包扎在徐铭流血不止的脑门和眼睛上。一面和徐铭说话商量办法。

  怎奈徐铭早已意识不清,嘴里含混的说着让她快走什么也做不了。武夫人只好横了心试着自己想办法。她凭记忆按下调整座椅的按钮,可座椅却丝毫没有反应。

  她想用力的拽出徐铭的双腿,可她稍一用力他便哀嚎不止。她也知道这样拖拉他的双腿说不定会对他造成二次伤害,可眼下却是没办法的办法了。变形的车头处浓烟越来越多,再不把他弄出来,他怕是要和这车一起灰飞烟灭了。

  “你忍一忍,会痛说明你的腿还是好的。你看着我徐铭。”武夫人捧着徐铭的脸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