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临时保姆(1/2)

加入书签

  “我,林月,女,胸围34c,腰围一尺二,身高168,电话帅叔叔,你记得和我联系啊,哎!”林月见林正把她交给登记资料的值班警察转身要走,麻溜儿的送出自己的个人资料。

  林正回头冲他笑笑说:“谎报了不少吧,待会儿填档案可要真实的哈。”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林月朝林正离开的方向做个鬼脸,不屑的说到:“切,就你精明。然后又对填写资料的女警官说:林月,女,36b,腰围一尺三,身高158…

  女警察一脸严肃的说:“三围不需要登记!泡马子泡到警局来了啊,严肃点!女孩子家家的,还是自重些好。”

  “切,拽什么拽,啥叫自重,自重88斤!一看就是嫁不出去的老处女!!!。”

  “你,你怎说话呢你!”女警察愤怒到。

  “怎么说话呢,爱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怎的,限制言论自由还是咋的。吆,还举起拳头来,干嘛,你想打我啊?来呀来呀,打我啊,警察打人啦,来呀。”林月旧火未消新火又起。直接把头伸到女警察面前,指着脑袋要人打,“来来,揪头发,来来来掐脖子,来来来呀,来打脸,打脸。”

  “咦,你不但打人厉害,教人打人也不赖。”是帅叔叔的声音,林月马上恢复正常,娇滴滴到“咋,帅正,她凶我。”

  “你!你,你你你……”女警察气的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又不敢对林月怎样,只好跺脚撒气。

  “好来,小周,你休息去吧,我来。”

  林正说完那女警便像躲瘟神似的的一溜烟儿跑远了。林月理了理凌乱的头发讨好的冲林正笑着。

  林正抓过她的右臂,拿蘸了碘酒的棉签擦了擦她胳膊上的一处伤口。应该是打架的时候不知让哪个孙子伤了,正流血呢。林月看着低头认真给自己清理伤口的林正,看着他性感的侧脸,突然有那么一丝心跳加快。自己都还没注意到自己的伤呢,他却注意到了。又帅又心细的男人真是性感的不要不要的。

  “咦,不疼么?怎么不吭声了?”林正问道。

  “哟啊要啊。疼。轻点,轻点,轻点啊!”经林正提醒她才感觉到胳膊处伤口的疼痛,哎呀哎呀叫唤起来。原来看帅哥还能起到麻醉作用啊,林月想。

  “咦,这么疼啊,我轻点。”

  “恩恩,是疼,不过最重要的是,我感动。除了我妈,还没人这么仔细的给我包扎伤口过。”林月说着说着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咦,又变脸!好啦!”

  林正清理完林月的伤口,包扎好,在她对面坐下。有板有眼的问起她打架经过来。

  林月细细的说起,当然添油加醋的说全都是俩骚包男的错,说完还恶狠狠的补充一句道:“我绝不放过他们,我要告她们,两个大男人,欺凌妇女,伤害弱小。”

  “咦,这会儿又弱小了?哈哈,得饶人处且扰人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边两人的供词我也听了,他们愿意道歉不再追究,你呢?”

  “我,我听你的。嘻嘻。”

  “咦,这么难得?”

  “咦,是滴,就听你的。”

  “咦,那好,那你们就握手言和互不追究,也减轻下我们的工作负担。”

  “减轻负担可以,握手言和不可以,跟那么恶心的人握手,想想都得吐。”

  “咦,这样啊?那就道个歉算啦。”“

  “好,没问题。就听你的。”

  “咦,那敢情好,我马上就下班了,一块儿吃夜宵?”

  林月面对林正的突然邀约,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不由得红了脸。

  “咦,你脸红了,害羞?也是,那下次再正式邀约。”

  林月则是扭捏的说了句:“好吧。下次。”其实她主要不是害羞,是没心情。打打架撒撒气,耍耍贫嘴逗逗趣儿还行,吃宵夜太长肉!

  还有就是,她谈恋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能不知道女生要矜持点儿才更好。

  哈哈,意外收获啊。林月出了警局,告别林正,一路听着音乐哼着小曲儿回了家,高兴的直到早上才睡着。

  她不是武夫人,她现在需要个有趣儿的男人转移悲伤,她才不管那些什么狗屁伤悲。反正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人生苦短,你情我愿的寻欢作乐,有啥不可?何况,现在能为徐铭做的她都做了。

  徐铭在阳光普照的清晨醒来,心情出奇的好。他哼着小曲儿裱着笑,打算带上武夫人去家附近的早餐店解决温饱。人有时候就是如此,以为沉重不可背负的包袱会把自己压垮掰断,锁起自己的心来退让逃避。可当自己真的奋不顾身冲破封锁,才发现,一切不过如此。

  我退敌进,我进敌退,我弱敌强,我强则敌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