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堕落的吻(1/2)

加入书签

  徐铭独自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武夫人被心里烦躁躁的事儿拉扯着大脑神经,又讨厌那软不溜秋的大床,索性在客厅沙发上望着落地窗外星星点点的灯光发呆。她想念,想念武家村夜晚明亮闪烁的星星。一个人沉浸在说不上是悲伤还是烦闷的情绪里想念,想念那些本不该再想念的人和事儿,想念的有些呆。

  武夫人在想念里听见开门关门声,那声音便变得有些虚无缥缈起来。她费了好大劲儿才在那虚无缥缈里醒过神,一骨碌在沙发上坐起来,对着门口的黑影怯怯的问道:“徐铭?是徐铭么?”

  “嗯,是我。”徐铭的声音听起来干净冷静,和以前一样,十分的正常,武夫人想。可话说回来,他只不过受了伤,脑袋里有一点点乱码而已,哪里不正常过。林月为什么要惧怕呢?有何可怕?她一点儿都不觉得可怕。

  “回来了好……”武夫人站起身,想说些安慰徐铭的话,可她不知该怎么安慰他,也不知道对方需不需要她的安慰。听起来,徐铭现在好的非常好特别好很好不能再好了。她只得扭着手站在他的对面,兀自发呆。

  “可以,可以抱抱你,抱抱你么?”徐铭走近她,声音有些嘶哑。

  “可是,你,我,我们现在,你还是先休息,我们明天再好好谈谈。”武夫人想转身离开,一只手却早已被徐铭擒在手里。他只是轻轻的一拉,她便扑到了他的怀中。

  “求你,就一会儿,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问,就让我轻轻的抱一会儿。”徐铭的声音依然平静安静,听不出任何感情,有些空洞。

  武夫人不再出声,心里却各种声音翻腾不息。这样是不对的,他还不是自己的爱人,自己还是有夫之妇。没事,这只是朋友之间安慰的拥抱!不行,一定要推开他,一定要立刻马上上楼远离他。现在他不理智,她不能这么和他在一起,她不能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她要保护自己。可他不是武多,他是个温暖的人,他不会伤害自己。不,不对,和异性亲密接触必须有名有份,她该立刻推开他!立刻,马上!可即使心里大力反对,手上却没有推开他的力气。她现在无法准确判断目前的形势。

  她不知道,其实她也需要安慰,也需要拥抱,她一个人一下子要面对那么多实在太寂寞太孤单太无助太残忍。她想要努力甩掉过去的包袱,想要把一切抹掉重新开始。可她却没办法做到,她甚至刚刚还在下贱的想,吉福嫂子是不是骗她,武大还有可能回武家村里找她跟她解释。即使现在,此刻,徐铭紧紧的的拥抱着她,她还在想要是眼前的人是武大该有多好。

  自她情窦初开,她爱过靠过的男人就只有武大一个。她知道他喜欢吃什么菜,她知道他腰间有颗痣,她知道他睡觉时候最爱抱着她,她知道他哪里最怕痒,她知道他身体哪个部位最敏感。她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闻到他的味道,听到他的耳语,想起他的呼吸。

  只是一睁开眼睛,一切就都像四散的烟花般顷刻间消失不见了,曾经美则美矣,而之于她却再无任何意义。现在,武大怀里抱着的,终究不再是她了。

  她抬起手臂,轻轻的环保住紧紧箍住她的徐铭。好吧,就一次,就自私一次,就无耻一次,借徐铭的怀抱好好的汲取一些温暖。心里实在是太冷了,再不找点阳光生点火,一颗心就要冻成冰棍儿跳不动了。无论怎样,她总得活下去。即使对不起徐铭,她此刻也不管了。白天面对林月时候所有的决绝早都烟消云散了。

  午夜本就使人容易暴露掩盖下的脆弱,何况是两个本就早已脆弱不堪的人。两颗受伤的心紧紧的贴在一起,感受着彼此心脏跳动和血液流动带来的温暖。或许,这样相互取暖,可以让彼此活得更久一些。

  黑暗中,武夫人觉得有一滴冰凉的泪水滴在自己光洁的额头上。那泪水顺着她的额头滑过她的侧脸,停留在她的眼角,像是她眼睛里流出眼泪一样。只是经过侧脸皮肤的温暖的烘烤,那泪水变得有些温暖,不再冰凉,似乎感觉不到,就像根本不存在似的。

  徐铭渐渐松开自己的手,在被各色霓虹灯混杂的微光打乱的黑暗中,凝视着武夫人的脸。他想起林月初到武家村里时的那晚,武夫人斜倚在他的床头,轻轻的睡着,她的脸美丽纯净,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要吻她。而此时,虽然她的脸在背光里看不清楚,他还是想要吻她。那张脸早就烙在他的眼睛里脑袋里心脏里,抹都抹不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