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两个女人的交谈(1/2)

加入书签

  情绪恢复稳定的徐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离开医院去见一个人。他不许武夫人和林月跟着,急匆匆走了。临走还不忘叮嘱林月,拜托她一定要把武夫人送回自己家,一定等到他回来再离开。

  武夫人木纳的跟着林月回到徐铭的家,一进门就无力的瘫坐在柔软宽大的欧式沙发上。一时之间接收了太多讯息,她有些收讯不良。徐铭在时她强打精神安慰他,现在他不在身边,她需要一个人好好梳理下情绪。

  之前接受了再多伤害,之后的路还是要一步步走。怎么走,如何走,走向哪儿?都是个问题。而眼下,徐铭这边又有意料之外的状况,她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她想起以前武大爸爸去世时候武大妈妈跟自己的对话:“女人啊,就是那磨面的磨盘,男人啊,就是那拉磨的驴子。没了你爹,我这老骨头都没办法转了。还是死了好,死了好。”

  武夫人跟婆婆说:“哪有,男人和女人是就是磨盘的两面,你在上我在下,一起把入不了口的七七八八磨成能吃到嘴里美味原料。虽然公公是去了,可两个磨盘长久的磨合下来,早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去了,带走了你的一部分,你活着还留着他的一部分。哪儿能分得清你和我?你活着,便是他活着。”

  可现在想起,终归,她是磨盘他武大是驴子,他自顾自丢下她走了,她却留在原地不得动弹。谁让磨盘是死的,驴子是活的。

  林月看着窝在沙发中眼神空洞独自发呆的武夫人,虽说她依然美丽耀眼,还有几分楚楚动人。可却和周围的环境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完全没有了在武家村儿那时候的美丽灵动。她满脸的疲倦,看上去更是有气无力。或许,徐铭真的不该带她来这里,看上去,她不属于这里。

  “怎么了?看你跟丢了魂儿似的。”林月问道。

  “嗯…”武夫人想起在医院时林月和她说的那些话,想起徐铭和她说的那些话,或许,她们都是好人,都想让身边的人过的更快乐更开心。

  “谢谢你……”武夫人对着林月说。

  “指什么?”

  “所有,你的好心。只是,现在,我还搞不懂状况。”徐铭之前义正言辞的说过对自己只是好奇没有喜欢,昨天在医院却又告诉自己喜欢自己。而林月似乎也早就知道徐铭喜欢自己。

  这对武夫人来说是个不能理解的事实,她觉得一切都不符合自己的认知。以徐铭在武家村时侯的表现,她觉得他开朗随性还有些傲娇,绝对看不上自己。而且即使是看上自己,也会第一时间告诉自己。

  而且他曾经跟自己说过林月是自己的初恋,也打算和林月重修旧好。而林月也说过喜欢徐铭。所以即使感觉徐铭对她太过关注,她也以为只是徐铭对朋友向来如此。

  当徐铭说出那句一直陪伴她的话,她才开诚布公的和徐铭谈,可他生气的表示一切都是武夫人的误会。武夫人觉得他说的都是真话。

  林月呢,为什么明明喜欢徐铭,还要帮助自己跟徐铭在一起呢?难道不是该讨厌自己,想方设法让自己和徐铭分开,他们两个在一起。

  “有什么想问的你可以直接问我,我很好说话的!。”林月看着眉头紧锁满脸疑惑的武夫人说。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问,从何问起。”

  “怎么问都行,我们不是朋友么?不管心里怎么看我的,我早就把你当朋友了。”

  “我,我从小就喜欢过武大一个人。”武夫人坐起身低声说着“我觉得爱情就是你喜欢我我喜欢你然后两个人努力走到一起。即使你不喜欢我,我也要努力让你喜欢我,而且一定要让对方知道我喜欢他,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在一起。而且我永远不可能帮着别人去喜欢我喜欢的人。如果我喜欢的人确定喜欢别人,我会离开,并且绝对不会祝福他。他从此之后便是不相干的人。”

  “哇,幸亏我脑子好使,不然会被你绕晕。大体懂了,你对徐铭对你和我对徐铭以及我对你的态度感到迷惑。我总结的对么?”林月说到。

  “可以这么说,原谅我现在脑子一团乱,我说不好话,我记起来了,过往的一切都记起来了,所有……”

  “嗯,你记起丈夫的背叛和孩子,孩子的事儿了?”林月有些惊讶,她以为武夫人如果真的记起过往,她会承受不住,会大哭大叫甚至寻死觅活。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她看起来那么事不关己,那么安静。

  “嗯,记起来了,其实或许根本没忘记过,只是一直都不敢面对欺骗自己而已。”武夫人淡淡的说着,就像是说别人的事情一样,表情并无任何变化。

  “你很坚强。”

  “不知道,我还有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