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这不是开始(1/2)

加入书签

  武夫人拖着疲惫的身体爬上医院的二楼,她执意不肯坐电梯,受不了那种铜墙铁壁没有窗户的压迫感。徐铭陪着她还能勉强自己钻进去,可现在旁边是个穿制服的陌生人,她实在是鼓不起钻进去的勇气。

  “麻烦您等一会儿吧,我一定尽快想办法取到身份证。”武夫人气喘吁吁的对陪着她一块儿爬楼梯的巡警说到。

  “咦,好。”

  “夫人,你终于来了。”是林月的声音。

  “徐老板呢,怎么了?出啥事了?好端端的咋来医院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本想打他电话问你在心理医生那治疗情况如何,谁知道医生接起来说让我赶快过来。说他一个人躺在街边大喊头痛让人救命,被好心人送来了医院。你快进去看看他吧,他情绪不是很稳定,一直在喊你的名字。可我一直没办法联系上你。你们不是一起去心理医生那里的?怎么分开了?你这满身脏兮兮的是怎么回事儿?”

  “他家人呢?”

  “我没敢告诉徐奶奶,她年纪大了,怕受不住。再说也帮不上啥忙,通知徐铭哥哥了,可他现在在外地出差,一时半会儿也赶不回来。”

  “那怎么办,他爸爸呢,也不在这城市?”

  “你还不知道,他不和他爸来往的。我简单跟你说下,徐铭有过心里创伤,失去过十年的记忆!算了,以后再说,等他好起来亲自跟你说,你先进去去看看他!他一直找你。”

  两人在林月的带领下来到徐铭的病房门口,武夫人一眼就看到了缩在床上抱成一团像个无助的孩子似的徐铭。完全没有了他以前傲娇自信的样子。他浑身颤抖着,嘴里不停念念有词,她看他的嘴型就知道,他在叫她的名字在跟她说对不起。

  武夫人看到这些有些不知所措,她有些为难的看着林月。她现在情绪低落,自身难保,不知道自己能否安慰得了徐铭。

  “愣着干嘛,你快进去啊!”林月催促道。

  “我,我,我不知道能不能帮的上忙,我看我还是先走吧!还是你在这守着他好点儿吧?”武夫人嗫喏道。“还有,这位警察先生要我的身份证。我想办法回去拿身份证给他!”

  “啊啊啊啊,都什么时候啦夫人,徐铭他现在这个样子,你还顾念着其它烂七八糟的小事儿。你是不是弱智,你以为徐铭他为什么带你来这里?他有钱没事儿吃饱了撑得是不是?你也是个成年人了,即使有些事情你不记得,难道你感觉不到他对你的心?求你别装蒜了好不好!!!虽然我和你相处时间不常,但一直觉得你率性纯粹,怎么到这时候你还迷迷糊糊!!!你蠢不是你的错,拿着你的蠢折磨一个爱你喜欢你的人就太卑鄙无耻了,你知不知道啊!哪怕,你就把他当成个普通朋友对待,这时候也该守着他安慰他不是哪?不是嘛?!”林月控制不住的哇哇大叫,惹得来来往往的病人和护士都围拢了过来。

  武夫人被林月的愤怒叫醒一小部分理智,觉得林月说的虽然有些偏颇,但确实是因为自己太过愚蠢软弱,才让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她再次看向病房里的徐铭,他也已经看到她,眼里满是即将溢出的晶莹泪水。

  她为什么迟疑?为什么不能坚定的走进去鼓励他拥抱他?就像他曾经在她最无助的时候鼓励她拥抱她一样?可她心里想的是她配安慰他么?她这时候接近他是害他还是帮助他?

  武夫人轻轻的走到徐铭的身边,擦去他眼角溢出的泪水,狠下心紧紧的把他抱在怀里。虽然她有些扭捏,也不知道徐铭到底具体出了什么状况。但当下,像林月说的,即使是作为一个普通朋友,她也不想让他一个人那么无助的颤抖。可是,她心里还是有些矛盾和挣扎。

  她轻轻拍着他的背,低声的安慰着瑟瑟发抖的他:“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这话一说出口,却出乎意料的安慰到了武夫人自己。是啊,都过去了,过去了,让一切都过去吧。

  “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以后你再也不会见我了!”徐铭也紧紧的抱住武夫人的腰,把头埋在她的胸口,听着她心脏强而有力的跳跃。他确定自己不是做梦,不是幻想,瞬间觉得世界又变的安静而美好。

  “你不要怪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说出那么多惹你伤心的话。我只是,我只是有些生气。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想起一些过去的事,一些想忘记的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