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徐铭到家啦(1/2)

加入书签

  武夫人跟着徐铭林月刚刚钻出人头攒动的火车站,就又被塞进了路边的出租车。林月吵嚷着要回家补美容觉,和徐铭他们也不顺路,独自另外打车走了。

  武夫人听着徐铭和司机叽叽咕咕的用方言交流,顿时傻了,她只能对着徐铭发呆,啥也听不懂啊。徐铭见武夫人一脸茫然,安慰道:“不用担心,我们这边多说粤语,但是你说普通话他们是能听懂的。而且现在交流用粤语的也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居多。”

  “普通话是啥话?”武夫人问。

  “嗯,就是我现在和你说的话。你不必在意,大胆的表达你的意思别人就能懂。”

  “哦,那我就学你的调调说话就好了呗,你说的话就是普通话啊?。”徐铭那调调就是软里软气的娘娘腔呗,那还不好学,有啥难得。

  “严格来说不是,但是接近,口音需要一些改变而已,所以放心。再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武夫人听完徐铭最后一句话,莫名的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她久居深山,没有文化,但她对男女之事不是一杯白水。特别是这一路同行,武夫人也算是长了些见识。

  她知道,徐铭作为一个久在各地奔波的生意人,肯定知道自己找武大这事是行不通的,别说她一个大字不识的无知妇人,就是换做他这种大老板,肯定也得费一番周折。他既然知道,又何必拉她这个怀了孩子的累赘来这里呢?

  原因只有两种,一种是把自己卖了换钱,这个她在电视新闻上见多了,一种则是他对自己有好感。

  以她这些日子对徐铭的了解,第一种显然是不可能的,武家村里人人都知道她跟着他来的,她有事,他是第一嫌疑人。何况,以他的身份以他的地位,他怎么可能做这种无耻之事。要不她也不能轻易就跟着他走,她是清楚他的为人,很是放心他。

  那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他一路上对她关怀备至,连自己的衣服都剥来给她。可是,自己现在这种情况,还怀着孩子呢!他怎么会?他一表人才事业有成,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有一群喜欢他的年轻小姑娘。他何故喜欢自己,虽然自己相貌自己有信心,可自己的其它条件是万万比不了他身边其他人的。比如林月。

  难道他不能生?!看上她肚子里的孩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绝对不是这么猥琐阴险的小人。他要是想要孩子的话,可以领养啊,何苦去那么偏僻的穷苦山村受罪?唉,自己真真真是小人之心。难道他真的喜欢我?还有刚才说的那句话,“一直在你身边”,那是情人之间的对白好不好?

  他为什么喜欢我呢?可我不能对不起武大,我要想办法和他保持距离。可是朋友之间也可以说这句话的吧?可男女之间真能单纯做朋友?他和林月也是朋友吧?可没见他对林月像对自己那么殷勤啊!难道之前分手各自心里有了芥蒂?也不像啊,那样林月何苦大老远跑去找徐铭?难道是林月喜欢他,他不喜欢林月了?要对自己格外好做给林月看?那也不行,男女授受不亲她是知道的,她得警告徐铭一下!可咋警告呢?该咋说才能既提醒徐铭和自己保持距离,又不让彼此尴尬?

  武夫人的脑细胞烧掉一半,也没整理出个所以然来,只是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冒烟了,她不禁长叹一声:“唉,头疼!”

  徐铭立马停止和司机的寒暄,关切的问她是不是旅途劳累感冒发烧了,武夫人说没有,他还不放心的抱过她的脑袋,额头对额头。武夫人被徐铭的举动吓到,她呆呆的由他摆布,感到他的鼻子贴着她的鼻子,才觉得这样着实不妥。猛地挣脱开来,又往和徐铭相反的方向坐了坐。不行,她一定得和他好好谈谈。

  武夫人和徐铭回到徐铭住处时,已是华灯初上。武夫人站在徐铭旷阔的落地窗前,看向远处,她被夜间的路灯车灯和高楼大窗户里散发出来的灯光照得眩晕,一下子就想念起武家村儿漆黑纯粹的夜晚来。

  “每天晚上都这么亮么?”武夫人问。徐铭不明所以,连问武夫人指的是什么。

  ‘我是说晚上,每个晚上都这么多灯光么?跟白天似的。”

  “哦,对的,很美吧,这里的夜景数一数二的。”

  “唉,不累么?”

  徐铭又被问懵,一脸茫然的看着武夫人。

  “这一路来,人来车往,到处是耀眼的光,肯定是有人在这耀眼的光下忙忙碌碌,他们这么晚还不休息,不累么?”

  徐铭看看墙上的挂钟,刚刚九点半而已。心想这才哪到哪,夜生活刚刚开始而已。可他不确定武夫人是不是能听得懂夜生活的意思,又不想费心解释,只好避而不谈。“嗯,习惯了吧,怎么,你不喜欢么?有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