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徐铭的谬论(1/2)

加入书签

  武夫人直到坐上去往广州的列车,才知道,所谓的南方是什么。以前她以为南方就是一个富裕广阔的省市,一个地名。现在她才知道南方只是一个总称,还根据自然地理意义,人文地理意义,行政区划等不同的划分方式包含不同的城市和地区。

  武大只告诉自己去南方,却没告诉自己去南方哪个省哪个市哪个县,她想找他,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当她看着徐铭特地为了给她解释南方是怎么回事买来的中国地图上,自己所在市的那一小点和南方版图那一大片,她就知道,找武大这事,没戏。

  虽然徐铭承诺说他可以在过年期间带她到各个南方城市的著名景点地区去转转,但她还是在心里告诉自己说:“算了,算了,还是回武家村儿慢慢等吧。”

  单单是一路来她自己的车票钱都花去了她一千多元了,她还有什么能力到处去找?就车票这一项,她就负担不起。虽说徐铭几次三番拒绝她自己掏钱,但她坚决不同意。要不是票钱实在太高,她愿意把林月和徐铭的票一块儿买了!可是……唉!

  武夫人眉头紧锁的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完全没有了当初踏上新旅途的激动和兴奋。她心里是满满的失落和自卑,出门才知道,原来自己是这么的愚昧无知。竟然连南方是个啥都不知道!

  当初,武大刚开始出远门的时候,也像她一样这般手足无措吧?肯定比她还要手忙脚乱,最起码自己身边还有两个无所不能的超级能人。火车站里排队买票的人人山人海,他们两个电话就搞定了。不但不用排队,坐的还是什么vip包厢,不但一点儿都不拥挤,还有专人送餐,还可以点餐。还有什么歪什么歪,可以上啥网看电影读小说看照片。武大肯定不能像她这么幸运,他现在一定不知道在哪里怎么辛苦度日呢。可他有文化应该也不至于像自己这么“土冒儿”“傻缺”!

  她背着大包袱小包袱在候车室里满世界找茅房的时候,旁边一个满头金毛鼻子上还像牛一样带了个鼻圈的孩子,不知道是男孩女孩的孩子这么说她。

  唉,出门她连男女都分辨不清了呢,有个卖糖炒栗子的,满头长发,穿个裙子,她过去叫了一声“大姐”人家就不乐意了,栗子死活不买给她。还是林月过去解围说“帅哥,小老弟,给姐姐来包栗子呗!”,那人才笑嘻嘻好高兴的给她称了半斤栗子。

  林月还告诉她,不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要把人往小了叫。比如说吧,你看他像个爷爷,过去叫个弟弟,看着像是奶奶见面就叫妹子。实在分不清,男的一律叫帅哥,女的一律叫美女。可武夫人想不通,要是在村里,把奶奶辈儿的叫妹子,还不得挨嘴巴子?那不是不尊重长辈么!也不知道我们武大有人这么教他不?

  “喂,想什么呢,想的眉头都拧成疙瘩了?”徐铭递给武夫人一杯香喷喷热乎乎的奶茶,打断了她围着武大转来转去的思绪。

  “没啥,想武大。”武夫人摇摇头拒绝了徐铭的奶茶,都喝了三大杯了,再喝就吐了。这一路走一路晕车,好不容易坐上列车感觉才好点,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她一口气儿把乘务员送来的三大杯奶茶一口气儿全喝了!

  “嗯,想他什么?”徐铭淡淡的问道。

  武夫人看着徐铭收了微笑的脸,最近说起武大他似乎总是有些不高兴,想到武大她也不高兴,还是换个高兴点儿的话题吧。

  “徐老板,咋外面等火车的那么多人,这里面却空空荡荡的。”

  “这是贵宾区啊,票价比普通区贵出好几倍呢。”

  “哦,也就是说,有钱人还是比没钱的少。”

  “恩恩,没想到你会得出这种结论,还以为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