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临行之前的疑惑(1/2)

加入书签

  徐铭和林月回来已是半夜时分,徐铭想着武夫人好不容易答应和他一起去南方而不是独自一人去,要一口气把工地上的所有事情一次处理完,明早立马打包行李动身,免得再生枝节。林月则是在镇上发现一家特别好吃的餐馆,老板娘自酿的米酒好喝到爆,却是只在店里售卖不许外带。林月不舍得走,一口气喝到半夜,直到老板娘下逐客令,她还意犹未尽。

  “哇,这里还真是惊喜不断呢。”林月靠在副驾驶座上,满身酒气,打着饱嗝说。

  “这才哪到哪,冰山一角而已。

  “事情处理完了?徐铭,你这小破车座椅是真不舒服!”徐铭好不容易才在市里租了一辆二手桑塔纳,好不容易才在蜿蜒崎岖陡峭狭窄的山间小路上开到镇上。“这已经是这里很不错的车了。”整个镇上,开车的也就他和镇长而已,而且镇长开的还是没有手续破烂不堪的四轮小货车。

  “本来也没啥大事,全是小事,其实也不必亲自出马,可总不想不交代点什么就走开。”更主要的是,他想忙碌起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这几天看到武夫人的脸,总让他想起那晚想要吻她的事。他分析判断了好几天还是没得出说服自己的理由,也不想再在这种无谓的小情绪上浪费时间,他一向的大男人行动派,做事果决当机立断,绝不拖泥带水含含糊糊。怎么能在这种酒后乱性的小事上分析来分析去浪费自己的时间。可是,往往事不由己,自己的脑袋不听使唤,总是转到那晚,那张有些模糊的脸和那点冲动。难道是自己太久不近女色的原因?

  “啊啊啊啊,我说,怎么和武夫人在一起你话多又风趣,精明又强悍,可是和我在一起,怎么说着说着就沉默?”

  “我有么?”徐铭不解。

  “你有,非常有!你是不是喜欢她,从实招来。”

  “你要让我承认喜欢她,还不如我们两个重新在一起。我空窗已久,你可以近水楼台。”

  林月虽说酒喝的不少,有些迷糊,可这句话的潜台词她却是听出来了。“怎么,喜欢不敢承认,还要拉上老情人垫背?没门儿,咱俩刚见面那会儿不是告诉你了,我刚戒了男色,以后只爱女人。”

  徐铭被林月的无厘头逗笑,也意识到自己话里的破绽,难道,自己真的是喜欢上她了?

  “啊啊啊算啦,又沉默,我快不能呼吸了,你开快些。”说罢便把车窗打开,弹出半截身子,冲着陡峭的山壁声嘶力竭道“我只爱女人,我只爱女人!”

  山谷空旷,又无人烟,徐铭放慢车速静静开着,由得她去!就着这山间清冷刺骨的风自己再仔细分析分析,绝对是同情加可怜引发的错觉,仅此而已。

  那亲密接触恐惧症呢?虽说自己不愿意提起,林月无意间提起他连听都不愿意听。可他真的觉得自从到这山村里,在这里生活这些日子,自己再也没想起过那些令自己烦心不愉快的东西。他拥抱孩子拥抱老人拥抱武夫人,从来没觉得有任何不舒服!自己一定是真的克服了吧?

  武夫人收拾好行李,揣好信和存折,还揣了哥哥给的三千块钱,坐在暖炉旁等徐铭和林月回来。本来不想要的,可哥哥说啥也得给,不拿就急,狠狠的说不收着就跟她脱离兄妹关系。也好,自己虽说还有些积蓄,但去南方找人少不得要花费不少,自己总不能老是麻烦徐老板。如果可能的话,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武大,她可以找份工作,边挣钱边找。

  哥哥和嫂子帮她收拾完行李接了王妈妈就回镇上了,王妈妈临走的时候含着眼泪千叮咛万嘱咐,一定天天按时打电话,一有情况就立马回家。一定要尽早回家,妈在哪儿家在哪儿!更是把武大从里到外骂了个体无完肤!

  最后还硬要陪着武夫人,直到早上送她离开才回家,她和哥哥软硬兼施好话说尽,才哄得王妈妈跟着哥哥回了家。

  她也不是不想妈妈送她,只是不喜欢离别时候哭哭啼啼的,让妈妈在家伤心。她记得武大离开时的背影,她知道看着自己爱的人一步一步离开的时候心里是多么难过和不舍。

  为什么自己不早点去找武大呢?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和武大之间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的事?为什么具体什么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为什么一想多了就头痛乏力,满身虚汗?

  徐铭把车停在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