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徐铭的心事(1/2)

加入书签

  徐铭径直去了东屋,推开虚掩的房门,一眼就看见了倚在床头上睡着了的武夫人。她有些苍白的脸在昏黄的灯光下若隐若现,有些看不清楚,徐铭用力的晃了晃有些沉重的脑袋。难道太久不喝酒,喝了几杯就不胜酒力了?

  他轻轻地走近她的身边,她眉头轻锁,手里还抱着翻找出来的新床单。他的被褥已经收拾整理好了,摸上去暖暖的,大概是她早就打开了电热毯。

  徐铭在武夫人的对面坐下,认真的端详着她沉睡中的脸。她长长的睫毛微微的向上翘着,形成一道美丽的弧度,小巧而挺拔的鼻子发出均匀而轻快的呼吸声。她肤色雪白,衬得樱桃似的双唇娇艳欲滴。她真的很美,美得一尘不染不可方物。

  他伸出手理了理她耳边散落下来的几缕秀发,他觉得自己有些情不自禁,他想抱着她给她一个轻轻的吻!可是,旋即又被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和她,怎么可能呢?

  她是善良美丽又心灵手巧还做得一手好饭,可是她……不可能的,他绝对不可能喜欢她。他们的知识水平,家世背景,差的太大,隔得太远。可是,他不是从来都不在乎这些的么?他不是一直觉得爱情除了心意相通不需要任何前提?

  不是的,肯定不是的,他肯定是可怜她,加上又喝了酒,又是这么私密的环境,所以才会一时冲动。想到这些之后却又觉得无比愧疚,难道他是在嫌弃她?她不该被嫌弃被否定遭受不公平对待,她需要的是关心爱护和温暖的包容,应该有个善良优秀的男人好好爱她保护她。

  武夫人被耳边的动静吵醒,她睁开有些酸痛的眼睛,看着对面的人,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是武大。虽说徐铭租住在自家院里,但武夫人并不经常出入徐铭的房间。每次她都是站在门口喊他出来吃饭,他的脏衣服也都是自己收拾了抱出来给她。

  她进屋开灯打开衣柜翻找床单,顺便帮他整理了乱作一团的被褥衣服和文件。“他真该找个女人居家打扫过日子!”,武夫人想。她打开电热毯,打开电暖器,又看了看床边放桌上的暖瓶里有没有热水。徐铭南方来的,特别怕冷,所以他从县城买来了好多取暖设备,幸好村里免了她家的电费,要不还不知道要烧掉多少银子呢。

  武夫人收拾整理完,抱着床单准备出门,无意间看到了徐铭搭在门后木架上的灰黑色风衣。一瞬间突然有些心跳加快头脑眩晕,她最近低血糖的症状越来越厉害了,不会对宝宝有啥影响吧。为什么,总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看到什么东西就会心慌气短,特别害怕呢?难道怀孕以后都这样?

  她靠在他的床边熨平呼吸,又想到给徐铭和林月多留些时间独处,不如自己在这里多呆会儿。他的屋子里暖和舒适,还飘着淡淡的清香,一个大老爷们儿,还用香水!武夫人细细碎碎的想着心事,不知不觉间就睡了过去。她做了个梦,梦见武大回来了,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深深的吻着她,可现下醒了,她又不确定梦里那个人到底是不是武大。

  武夫人看清眼前的人是徐铭,有些不自在,毕竟,这是他的房间,她还坐在他的床上,还是这么晚的夜里,他还坐在离她不到半米的对面。她顺速的起身闪到一边,“怎么出来了,我找到了,顺便给你整理了下房间。”

  “嗯?嗯,谢谢……非常感谢!”徐铭也有些不自在,他还在努力调整情绪。

  “林月小姐呢,我想着让你们单独相处一会儿,不想竟睡着了,我这就去给她收拾床铺去。”

  武夫人急匆匆的走了,留下徐铭一脸凝重的自我挣扎。不会的,我只是可怜她,只是可怜她,我和她绝对不会在一起,也绝对不适合。

  虽然觉得自己的推论苍白无力,他还是在拼命说服自己。可他解释不了,为什么自己一直想着她,惦记她。他回公司那半个月,无时无刻不在想她,想这个他们口中鸟不拉屎的穷山庄。

  她之于他,总是有一种难以言说的亲切感。像是一起生活许久的亲人般,让他感到踏实,自在。只要她在她身边静静的坐着,他感觉就很轻松。为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她漂亮?是的,她很漂亮,徐铭自嘲的笑了笑,不再纠结。身后的电暖器烤的后背热烘烘的,他想睡觉。

  正屋卧房里,武夫人和林月并排躺着,全无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