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等待中的春梦(1/2)

加入书签

  一天心不在焉左顾右盼,武夫人终于熬到了第二天傍晚。这个武大也真是的,走得急电话都忘带了,福嫂子电话也没人接,也不知道吉福大哥怎么样了,武大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武夫人看着灶房里大锅上的羊蛋蛋汤愁眉不展,唉声叹气,就怕有什么万一。正当她心急如焚坐立不安的时候,她手里的手机响了,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夫人啊。”是武大的声音。

  “武大,你咋才来电话,咋了,你啥时候回来,吉福大哥咋样了?”

  “人还在抢救呢,估计够呛,下了好几次病危了。我这不自打来就忙着办手续,乱七八糟的一堆事儿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儿呢。”

  “怎么,福嫂子呢?他几个儿子都没一个去的么?你不回来么?”吉福大哥和前妻有两个儿子,就住在这武家村里,他出事的事在村里都传开了,他前妻和两个儿子不可能不知道。

  “他家人够呛管啊,他闹离婚那会不都得罪完了。福嫂子就知道哭,啥也指望不上。我这边工地上老板不都认识熟悉么,我帮着处理处理,就先不回了。没寻思情况这么严重,说啥武大哥带我挺不错的,这时候我不能甩手走人。”

  “那也是,那你啥时候能回来啊,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被窝还没睡暖呢就又走了。”

  “这就又想我啦,放心,等事情一忙完我马上就回去陪你,好好亲亲你。武大哥要是真有啥意外的话,我那活也够呛能做了。”武大语气里是满满的失落和惋惜,看来吉福大哥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武大这次跟吉福大哥出门是去工地帮忙监工做帐的,这种活计一般都是找亲近信赖的人做,没关系也就只能做点扛砖搬灰的粗重活计。武大心气高,是绝不会甘心只做粗活的。

  “净瞎说,不跟你说了,你那边没人咋地,我听着还挺吵得,也不怕人家笑话。”

  “怕啥,我说亲我老婆,又不犯法”“哎,哎,来啦!”“行,先不和你说了,福嫂子叫我呢,好像武大哥那边有啥紧急情况,我和你福嫂子电话都忘带了,有事儿我打给你。撩了哈。”

  武大火急火燎的撂了电话忙去了,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嘟嘟声,武夫人怅然若失,自言自语到“人家还给你熬了你最爱喝的羊蛋蛋汤呢,还特意加了你最喜欢的孜然面。”

  哎,自从武大出门打工这大半年,武夫人是日日盼日日想,想着武大能早点回来。他刚刚离开的那几天,她都睡不着觉,她是被他抱着睡惯了的。可不出门又不行,这几年村里土地都外包种树了,家家户户就还剩一亩多的自耕地。村儿里的青壮劳力都外出打工谋出路去了,连好多小媳妇儿也把孩子丢给老人跟着老公外出扛活了,都说外面钱好挣机会多,心里想着两个人多努力下,能给后辈儿挣个好前程。

  武大本来是在村子里做会计的,他学问高人实在,在村儿里是个说话有份量的人。可眼见着村子里越来越多的住户拆了石头房子盖起了红砖绿瓦的大瓦房,武大在家也坐不住了。村里会计属于半义务性的,就只有一年三百块的补贴,两个人整天在家吃那点承包费也不行啊,再说,她们结婚都这些年了没个孩子,武大想多挣点钱带她去省城大医院好好查查。县城市里好几个医院都看遍了,钱也花了不少,也没查出点啥来。村里好多老人都背后里说她是只不会下蛋的鸡。

  大概没有孩子也是她和福嫂子走得近的原因之一吧,福嫂子自打嫁过来也没有孩子,两人还聊得来。福嫂子爱说爱笑心地也不错,武夫人在家被武大宠惯了,许多农活都不会做,福嫂子总是抢着帮忙先把脏活累活都做了。

  就是一样,福嫂子闭口不谈以前的事,她从哪里来,有什么亲人,以前做什么的,她从来不说。武夫人识趣,也从来不问。她总觉得福嫂子是个有故事的人。要不然她怎么会大老远的嫁给一个比她大十多岁的老头子?其实以她的长相和气质,满可以嫁个更好更年轻的。

  村儿里其它和她年纪相仿的小媳妇们大都在家带孩子,张口闭口谈的都是孩子,她和她们聊不来。想到孩子,武夫人就更伤心了,不觉眼泪溢出眼眶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