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武多不见了(1/2)

加入书签

  “小宝宝,快睡觉,狗来了,猫来了,吓得宝宝睡着了。”武夫人坐在石榴树下的石凳上,哼着儿时王妈妈教给她的童谣。

  王妈妈怕她受凉,拿了件外套给她披上,手里还端着刚刚给她熬好的补血益气的汤药。

  自从从医院回来,武夫人每天都要在院外的石凳上坐上好一会儿,她说外面空气好,屋子里太闷,对宝宝不好。不知道为什么,出院回家后,总觉得家里不知道哪里不一样了,让她总感觉害怕。可是,一切明明都没有丝毫改变,是她做了妈妈胆子小了么?

  她微笑着接过王妈妈递过来的热腾腾的汤药,认真仔细的一口气喝完,徐铭说了,这些药喝了能让宝宝更壮更聪明。

  “徐老板真是个好人啊,”她说,“妈,你做菜的时候少放点盐啊,徐老板不喜欢吃咸,吃太咸,对肚子里的宝宝也不好!还有就是要少放油,他口味清淡,不像武大……”武大电话还是打不通呢,算了,他一定会回来的!为什么他的电话总是不通呢,为什么他不给她打电话呢。为什么想到武大心里会闷闷疼疼的不舒服呢?难道也是因为怀孕的关系?徐老板说,怀孕后那个什么荷什么尔蒙的会不太正常,觉得心里不舒服是正常的。都是宝宝,因为肚子里这个小小的,调皮的宝宝。

  “来,宝宝,谢谢姥姥,谢谢姥姥来家照顾你和妈妈。”武夫人抚着早已平坦如初的小腹对王妈妈说。王妈妈闷闷的并不理她,最近妈妈不像以前那么爱唠叨了呢,真好,大概也是因为自己怀了宝宝,她高兴的没时间唠叨了吧!

  “妈,你看看,看看我这肚子,你说是男孩是女孩啊?”以前妈妈跟她说过,肚子圆圆的是女娃,肚子尖尖的是男娃。可她自己看不出自己的肚子是圆的还是尖的。

  她问过三婶,三婶揉着眼睛说不知道,三婶最近真是怪啊,整天往她家跑,除了送吃的就是送喝的。王妈妈也挺怪的,动不动就背着自己抹眼泪,问她为啥她说最近害沙眼,让她离她远点,但明明她就不是沙眼。六指大爷也怪怪的,她去割两斤羊肉给徐老板做火锅吃,给他钱他死活都不要。村子里的人都怪怪的,以前对她不冷不热的,现在见了她都特别热情,嘘寒问暖的,让她很不习惯。还好,徐老板还是一如往常!

  “大概有了宝宝,大家都对你格外照顾吧!”徐铭是这么回答她的。

  是么?大概是吧,管它呢!现下,她就想吃好喝好把身体养好,给武大生个白白胖胖的宝宝。

  这天,武夫人正坐在暖炉旁编织着一双淡黄色的小鞋子,因为不知道男孩女孩,所以她都挑选些比较中性的颜色,这样男孩也好,女孩也罢,都不会浪费。她赶着把这些细碎的活计快些做完,怕以后肚子大了就不方便了。

  厚重的门帘呼啦一下被掀开了,聚精会神的武夫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下了一跳,手一滑,淡黄色的小鞋到了地上。一个满脸胡喳鼻青脸肿眼睛通红的人出现在屋门口。武夫人不认识这个人,但她最近总是觉得有人跟着她,直觉告诉她,跟着她的人应该就是眼前这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她非常害怕。她退到房间的一角,惊恐的看着来人,她想大声呼救,胸口却闷重疼痛,让她使不上力气发不出声音。

  “你,你是谁?”

  “你想干嘛?”她瑟缩着用颤抖的声音问他。

  来人并不说话,他慢慢的靠近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眼睛。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尖叫出声。

  “啊!”

  “别,别过来,求……”她恳求的话还没有说完,来人却扑通一声在她面前跪下了。他不断的用自己的头叩击着地面,不一会儿武夫人就看到了他脑袋上混着泥土渗出来鲜红的血迹。

  武夫人想逃走,可一双腿像打了麻药似的不听使唤。她额前细碎的流海儿早已被受惊过度的汗水打湿,她无助的瑟缩在墙角,像一只被刚刚丢进水里捞起来的小猫。

  “你来干什么!还不快出去。”幸好,这时,徐铭回来了。“不是告诉过你,再也不要出现在她面前么!”

  他挡在武夫人和来人之间,对着来人大声呵斥。武夫人躲在徐铭身后,她从没见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