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武夫人的噩梦(1/2)

加入书签

  武夫人再见到武多,是徐铭离开半个月后的一个傍晚。那个傍晚,简单平淡,山村一如既往的宁静安详,家家户户都守着暖炉喝茶闲谈一如往常,却是武夫人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傍晚。

  雪停后的第二天,徐铭就开始组织村民们清理积雪。镇上有关部门也发动群众一起铲除积雪。“雪是停了,但很多棘手的问题还在后面。许多电力和通讯设备被损坏,还有受灾村民的灾后安置问题。”徐铭是这么跟她说的。

  他们镇还是受灾最轻的,听说周围乡镇好多地方积雪都有一米多深,好几户人家的房屋被积雪压塌,吃住都成了问题。徐铭在镇上的工程因为暴雪早就停工,他每天兴高采烈的跟着村民们出门铲雪,有时候回来晚饭都不吃便闷头休息了。后来据说是总公司有啥紧急情况,被人叫回总部去了。

  临走的时候他送给武夫人一部手机,是他以前不用了的,他说是可以听音乐拍照片的手机。可以放音乐给宝宝听,武夫人很喜欢。可惜,手机没电了,暂时不能用,村里自从暴雪之后就一直没有供电。以前徐铭天天在这住着她有些嫌吵,当他真离开了,武夫人才觉得家里安静的可怕。原来,我还是喜欢热闹的,武夫人想。

  徐铭走后,武夫人每天都会在院门口往村外的路上溜达一会儿。以前徐铭在时有他说说笑笑陪着她,到也不觉得难熬,可他走后,她一个人在家,房子里到处都是武大的影子。她想他,想的坐立不安,无法入睡。他的好他的坏,他的一个微笑一次呼吸,她都想,他们一起生活过的画面像幻灯片似的在她眼前闪来闪去。

  所以,她必须出门走走,找人聊聊天,遛遛弯儿。她甚至想过养条狗,可徐铭说孕期养狗不安全,她便放弃了。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寂寞?

  有时候,她想,下雪的时候武大没办法回来。雪停了,他一定会想办法回来的。她希望他回来的时候,她可以早些见到他。可以接过他手中的行李跟他说,“回来啦,快回家歇会儿吧。”有好几次,她都把打工回来的人认成了武大。

  有时候,她想,不回来也好,他不回来,自己总归还能抱着点希望。如果他回来和她坦白,她还真没想好怎么面对。还是等等吧……等等好。

  这晚武夫人在路边散步回来正要关院门,大门却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了。武夫人猝不及防,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来人一把抱住武夫人,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武夫人有些恍惚,她以为来人是武大。他每次回家,都爱搞突然袭击。

  “夫人”

  来人的声音让她瞬间清醒,是武多。她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责备到:“你来干啥,滚出去!”

  武多没有说话,径直走进了屋里,看着他摇摇晃晃的背景,闻到他身上浓烈刺鼻的酒味,她就知道他肯定又喝多了。这些日子虽然没见他,但他的消息却没少听。听三婶说他又开始吊儿郎当偷鸡摸狗了,连给徐铭跑腿儿那活都不做了。

  武夫人扶着有些酸痛的腰,不知道当下该做些什么。徐铭临走前曾经说过要她和武多好好谈谈,认真解决一下她们之间的问题。可武夫人不知道从何谈起,也不知道该谈什么,怎么谈,她都义正言明的告诉过他了,他和她根本就不可能,就是天下男人都死光了她也不会嫁给他!

  她也没心情和他谈,武大那边一直没有消息,福嫂子的电话也再没打通过。武夫人眼见着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大了,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是滋味儿。哪儿能有心情和他谈?!

  看到武多,她又想起武大。难道注定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爸爸的疼爱?以前她和武大开玩笑,武大问她如果自己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她会怎么办,她当时斩钉截铁的说,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他,再找个更好的。

  可事到如今,她想,就算武大真的和福嫂子有什么,只要他肯回头,她也一定会原谅她接受他,不为了别的,就为了,孩子能有个完整的家。

  虽然她再找个男人一样过日子,可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却只有一个。有时候,她会恨自己没志气,那个意气风发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武夫人去哪了?

  可是,可是现在,她愿意包容。愿意退一步,愿意委曲求全。也许见到他,她还是会忍不住质问他,但她一定能原谅他。其实现在,在她心底,她还不愿意相信吉福嫂子的话。她期待着武大回来抱着她,告诉她,一切都是吉福嫂子编的谎话。

  武夫人站在院门口想着心事,没注意到醉醺醺的冲进屋子里的武多早就又冲出了屋子。他站在

章节目录